“江湖门派,齐聚金鹰教,要金飞鹰给一个交代。(书=-屋*0小-}说-+网)但是,金飞鹰拒不承认此事与他有关。可是,那些人的死法都是一致,一招致命,全是被震碎了心脉而亡,这样的招式,只有金鹰拳才能做到,至此,证据确凿,金飞鹰百口莫辩。最终,在强势面前,金飞鹰为了众徒安危,宁死不屈自杀身亡了。事后,我们才知,误信小人,害人害己。时至今日,我们都是悔恨交加,当时的不冷静,一时冲动,酿成千古遗恨。”

    方丈大师的这番词话,让白衣郎君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当时的六门约,还有好些江湖前辈们,听信传言逼死了金飞鹰,由此看来,他们是被人利用了,纯粹的借刀杀人。那么,此人是谁?有何居心?杀死金飞鹰,获利最大的赢家又是谁?

    白衣郎君细细想着问题,以此能将这背后的隐藏高手揪出来,但这样想,这样推算,岂能有结果,两眼模糊。

    想此说到:“看来,你们被人当枪使了。”

    隐山居士:“不错,完全可以这么理解。事后,我们都对金飞鹰的做法很是不解,要是一个罪恶滔天之徒,怎能自杀身亡。日后,我们再去验尸伤口时,发现,伤口根本不能致死亡,致死原因是,事先,已经中了毒。这种毒,无色无味,就连尸骨都不变色,可见当时,根本就无法验出是中毒。而那致伤利器虽是拳头,但是,并没有一拳致死,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此拳绝对不会是金鹰拳所为,而是制造了假象,误导了我们。此事至今,我们都是惭愧至极,活到如今,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出那个制造谎言的家伙,将他碎尸万段。”

    方丈大师阿弥陀佛:“此人居心叵测,要的就是我们自相残杀,替他杀了他的对头。而今,再去追逐十几年前的事情恐不易,为今,能直接找到此人,只有一样东西。”

    白衣郎君急切问:“大师请讲,是什么东西?”

    “此物是在死者手中找到的,也不知,此物是不是凶手留下的。”方丈大师说着,拿出一样像玉块的东西。不大,很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却是雕刻花斑细致。

    白衣郎君接过玉块细细瞧,根本不知是什么。给了隐山居士,隐山居士没有接,这就表示他们都知此物。还给了方丈大师说道:“以各位前辈所见,此物是什么?”

    王秀红说道:“当时,我们研究了一个多月,并没有什么结果,就不了了之了,希望,在江湖中慢慢寻找,可就在此时,独孤剑疯狂的对我们大肆猎杀,胸有成竹,将我们一网打尽。为了躲避独孤剑,我们只好隐蔽躲藏了起来,因此,对于寻找此物就此搁置了。要不是今日提起此事,我想,不知道此事还要沉睡多少年。”

    王秀红的一番话,白衣郎君虽是迷糊,但是,依稀觉得,又有线索。。。。但,自己所想,也只是猜测罢了,故,没有说什么。

    此刻,华玲玉突然咳嗽了起来,见到华玲玉醒来,大家都是喜出望外。绿凤忙搭手扶起华玲玉,接着,华玲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人,除了白衣郎君谁也不认识。转头再看绿凤,心里不由紧张,想挣扎,但是没有力气支配,想说话,也是无法呼出,只有无奈坐着。

    王秀红走到跟前把了脉,脉线平稳,没有什么事情,一切正常,轻轻地放下胳膊盖好了被子,还不等开口,白衣郎君先是说话了。

    白衣郎君心急问:“毒圣前辈,华前辈伤势如何?”

    王秀红脸色带有喜意说道:“大家不必担忧,她的伤势无碍,醒来,就是象征着伤势好转了。”

    这样的诊断,让大家不再着急,总算是悬在心口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而此时,白衣郎君有些纳闷不解,记得华玲玉说过,此地及其隐秘,没有路线图,是找不到的,可是,独孤剑为何轻而易举的就来到了,难道,独孤剑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吗?不会,此地,四面环山,又有两道迷雾遮掩路径,况且,道路中断,绕过一些崎岖弯路才能易见路径,这样的难寻之地,料定,独孤剑定是得了可靠的路线,否则,绝非来此。

    “毒圣前辈,你不觉得,独孤剑的到来很是蹊跷。”

    王秀红对这方面的问题早有思索,有绿凤的解释就不显得那么迷茫。

    “我觉得,独孤剑的到来,他们得到了确切的路线示意图。”

    原来,和自己料想的一模一样。

    “毒圣前辈,不瞒你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不知,此消息是谁泄露的。要按我们身边的人,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这样做。”

    “据我所知,此消息泄密者,应该在宏大镖局。”

    白衣郎君更是迷糊。“此话怎讲?”

    王秀红将绿凤所言告知了大家,大家都在猜疑,知之此地之人只有鹿慧,难道,泄密者就是她?

    白衣郎君不愿意相信这个答案,因为自己问过鹿慧。可是,一切证据链条都指向了宏大镖局,除了鹿慧,难道还会有别人?不会的,此地秘密,鹿慧绝对不会外传的。看来,此事还的细细一查了。

    忽想起,玲玲在宏大镖局提起过,鹿成曾鬼鬼祟祟的门外。想起这个问题,心里打了个问号,是不是这小子搞的鬼?要是这家伙,看来,自己与鹿慧所说的话,让他听去了。不过不明白,他这样做,为了什么?

    隐山居士见白衣郎君想得入神说道:“别想了,既然我们现在得知消息就是从宏大镖局泄露的就好办了,要是哪时有时间,去问个清楚明白就可以了,不必费神。”

    白衣郎君只好不去再想,听的隐山居士之言,一切顺其自然。

    商讨了半天,竟然忘记了,绿凤是怎么来此的。对于绿凤来此,真是难寻答案。

    白衣郎君好奇问:“绿凤,你来此,是不是也有路线图?”

    绿凤解释说道:“不是了,我来此,误打误撞。”

    接着,把自己脱离逍遥宫的事情说了个清楚明白。

    原来,是这样啊。

    大家都表示热烈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