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绿凤的到来,大家表示热烈欢迎她的加入。(书^屋*小}说+网)

    白衣郎君:“绿凤姑娘深明大义,难能可贵呀,不知你如何打算?要是你不嫌我们,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的队伍。”

    绿凤自然是愿意的,因为他们不是一些无恶不做的队伍,但是,加入他们后,就免不了与独孤剑接触,甚至刀锋相见,到时,自己该如何决断。要是袖手旁观,自己绝对做不到置之不理,因为,独孤剑所做之事都是让人触目惊心,不忍直视惨绝人寰的罪恶之行。要是自己参与扬善除恶,自己又于心何忍,毕竟,他是养育自己的义父。就算不是义父,一个把自己从小养大之人,也不能翻脸无情,即使他是罪恶滔天,自己也不能对他动手,否则,禽兽不如,真这样做了,试问,与畜生有何异。加入也行,不过,自己得把事情说清楚。

    想此谢说到:“多谢白公子,我想你们知道我的心中所想和我的理想,我不喜欢打打杀杀,更见不得血腥场面。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正义而战,而罪恶的源头却是离不开独孤剑,而我,是独孤剑一手带大,有一日,怎么面对。”

    隐山居士道:“绿凤姑娘不必担忧。独孤剑罪恶滔天,滥杀无辜,早已天怒人怨,人人得而诛之。独孤剑虽是对你有养育之恩,可是,他走的是一条恶行之道,所以,你还需恩怨分明,判断是非才是。即使有那么一天,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相信,没有谁会指责你,更没有人数落你,相反,都会为你的所做称赞的。”

    绿凤也曾想过扬善逞恶的后果,不外乎有两点。一是被人称赞,二是被人戳脊梁骨。不管怎么说,他对自己都有着养育之恩,就算是大义凛然,也绝不能手刃,否则,天地不仁。

    “大师之言虽是句句在理,对独孤剑的行为,我也是憎恨,如若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做了,只有离开,才是我唯一的出路。”

    绿凤话语,让大家很满意,看来,她已经有了高觉悟,都很欣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方丈大师很是感慨。

    隐山居士说到:“绿凤姑娘总的说来,心还是善的。对于你的态度,我表示万分支持,我想,我的这种想法,大家都是一致的。”

    不错,这样的说词大家都是不约而同的,别无他想。

    王秀红说到:“绿凤烦恼,我们都能理解,其实,此事搁置谁身上,都会如此,毕竟,我们都是有血有肉,情感颇丰的朗朗之子。虽是所遇之事情节变故,但大同小异,所以,算是同病相怜。由此可见,我们大家的心思都是一致的,不分彼此。绿凤,欢迎你的加入。”

    对王秀红的畅述,绿凤再无后顾之忧。虽说有些词语言过其实,但,大致相同的目标让人信服,感觉暖暖的,就像春天穿上了一件厚厚的马甲,温暖而又气畅。

    “王前辈之言,敬佩有佳,令我折服。刚开始,我还是有好多顾虑,听了王前辈言语,让我茅塞顿开,所以,我愿意加入框扶正义的队伍,为武林付出一份因有的职责。”

    今日忙,就到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