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自个的房间,心乱如麻,不知所措,顿时怒火中烧,内气齐聚丹田,练起了幻影大法功。

    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环环相扣,无一漏洞之处,堪称天衣无缝,绝对是江湖最为厉害的杀手锏。

    速度极快,如流星闪,招式准确,如探囊取物般致对手死地。

    这样的境界为何就不能将他们各个击破,这是为什么?

    独孤剑一声怒吼,喊声震天。

    一掌打在了一只木箱上,顿时,木箱破,木制材料粉碎乱飞满天,随着木箱内的东西漫天飞舞,忽有一物呈黄色,吸引了独孤剑的眼球,接之瞧,是一块纱绸,刚要扔之,有一道金属线让他住手了。展开丝绸细瞧,那金属线若隐若现,按它的走势,弯弯曲曲,还有标识,山峰,水河,山洞,明细清楚。细细分析,原来是一副地图。金属线极其简单,根本看不出它的所示意义。

    看着一尺见方的纱绸,不能断定它代表着什么。

    想想它的来历,是在东晋时期,要说没用,那就欠缺思绪了。

    再细瞧,也是没有头绪,又是心中烦恼,就把此事搁置一边了。但是,心中总觉,它定是有用,只是自己没有察觉到而已。

    目前,最为重要的是如何瓦解所为的名门正派众志成城。细想,自己已经做到了。

    做到这一点,先的解决六门约,如今,六门约已是秋后的蚂蚱,算是在江湖上彻底消失了,剩下的,就是江湖八大高手了,他们其中的几个已被自己擒获,其余几个,相信定能将他们一一搞定。

    想此,心中郁结慢慢被解开了。

    想到王秀红,料定,白衣郎君一伙定是离开了,如果现在搞个偷袭,定能将她一举拿下,以解当日之气。

    想到这,他的拳头捏的更紧了。叫到:“来人,速传尹馨刀客。”

    公孙常胜接到义泉的来信,十分犹豫。

    行猎问道:“教主,义泉说什么了?”

    “他要我去中山寨一絮。”

    行猎接过信看了一遍,想了一时说到:“这会不会是义泉的阴谋。名义是要你参加他接任中山寨大典仪式,实则,是接机除掉你,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位寨主之位了。这招,真厉害,一举两得。”

    瘦黄急道:“教主,你可千万别去,这是明摆的鸿门宴呀。”

    三灵“只要教主稳坐教位,义泉便拿教主没辙。”

    公孙常胜说到:“你们可想过,以义泉现在的实力,我能与他抗衡?既然迟早不能躲过此劫,何不成人之美,或许,此次前去,还有生机。罢了,我们明日就出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遭横祸,我们也得忍着,只是希望早日能练成师傅留给的独门功夫。”

    行猎“听之师傅之言,是赴约中山寨了?”

    “不错,我们明日就出发。”

    公孙雯报仇心切,终于等到了机会。按义泉的吩咐,早早带了一伙人,埋伏在公孙常胜到中山寨的必经之路,等待仇人的出现,亲自手刃,为死去的爹娘报仇雪恨,好让爹娘在九泉之下瞑目。

    公孙常胜一伙急急的赶往中山寨,原因是,害怕路途有设伏。

    行猎说到:“教主,已经三天的急行军了,我们有些吃不住了,太累了。”

    公孙常胜骂道:“平日里让你们多多练习,现在知道累了?真是一些饭桶。”

    嘴上骂着,但自己感觉,的确有些累了。自己还是坐着轿子,都感觉累,何况他们。

    言语缓和说到:“既然走不动了,那就歇息一下吧。”

    刚刚坐下,周围人潮涌动,呼啦啦一大群,围了上来。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公孙常胜看了蒙面黑衣人,足有百众,气势汹汹,有备而来,看来,是蹦着自己而来的。

    即是这样,不用想都知是义泉所为,目的很明确,除之而后快,然后堂而皇之的荣登长圣教宝座。

    计划倒是完美无缺,不过,就派这些人招呼老子,也太给面子了。就算我答应,可我手中的这把关公大刀不愿意。

    横脸说到:“哪来的毛贼,敢挡老子路,真是活的太久了。”

    公孙雯全副武装,黑衣蒙面,再是隐藏,也不能埋灭她的声音。

    在出门时,义泉千叮咛万嘱咐,要她不要吭声,以防万一。

    万一刺杀失败,就不会露出马脚。

    而今,见到仇人,曾能忍得住心中怒火。

    又见公孙常胜如此嚣张,更是气不从一处来。

    大骂:“公孙常胜,你恶事做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喊着话,挥动双掌直击而去。

    此声音如此熟悉,想了一会,终于明白是谁了。

    面对公孙雯的攻击,公孙常胜速然住手了,想解释,但是,没有时间给他,只好躲开了一边。

    公孙雯用力够狠,双掌直击轿子,一声巨响后,轿子成碎片漫天飞舞。见没有攻击到公孙常胜,更是气脑,接触轿子的反弹力,掉头又攻击公孙常胜。

    公孙常胜知道,这样躲着不是办法,要想法让她知道,这都是义泉的阴谋。

    可是,公孙雯根本不给自己时间,即是想说,照这样的情况看,她是懒得听自己一言。

    想以武力解决,可是,这样根本行不通。众所周知,绿魔大法毒气逼人,碰着准中毒。

    这如何是好?

    软硬兼施,都是无济于事,难不成,就让她为所欲为,合了义泉之意?

    不,绝对不行。

    就算随了义泉的心意,也的死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吧。

    躲到一边说到:“义泉大费周章的把我骗出来,目的就是给予我的教主之位。我有些郁闷想不通,义泉为何不亲自动手,却是派了你来,试问,你是我的对手吗?好不夸张的说,你来对付我,就是以卵击石罢了,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回去吧,不要白白浪费力气,还丢了小命。”

    公孙雯怒气从生骂道:“废话少说,今日,就是你明年的祭日,你受死吧。”

    说着就要动手。

    这样的说话机会来之不易,千万不能错过,否则,不会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