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会空说:“慧儿,别闹了,你哥哥他有要事去办。”

    鹿慧只好噘嘴走了,可是她决定尾随。

    独孤剑一伙来到王秀红的住处一无所获,于是来到了上面,也是空无一人。他们去哪了?正在四处寻找,就见绿凤端着一盆草鱼走向了崖底。

    见到绿凤悠然自得,独孤剑很是气脑,准备悄无声息的跟随,最后,将她们一一抓获。

    有了绿凤的带路,相信,她们定是在一起,看来,自己的判断十分正确,报当日之恨势在必得。

    就在万分欢喜时刻,一声大叫:“老婆,我可找到你了。”

    原来是笑面虎见到绿凤情不自禁于是呼喊。他这一喊,给了绿凤一惊,立刻警觉了起来。

    声音特熟悉,不用想就知是笑面虎在此,要是他一人,事倒好办,可是,他定不会是一个人,肯定有很多人。

    调转头一看,来了好多人,逍遥宫的大小头目全在。有此分析,来势汹汹,有备而来。

    如此,六门约的人,王前辈都很危险,好在早有准备,不然,在劫难逃。

    要是径直回去,势必将他们引去密藏之地,看来,要与他们周旋一二了。

    想此,丢下鱼盆,向一处山洞跑去。

    此山洞,是王秀红准备应急所用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走动,因为,里面有阴暗生存之物。

    至于是什么,王秀红从未进去过,只是在洞外听到数十种的怪叫声,有蛇,蝙蝠,蜈蚣,相生相克的东西,等等,声音大作。

    山洞口不大,透着白天的阳光,看的清山洞前方。里面什么都没有,静静的,虽是听王前辈提起此山洞的诡异,因此,心理上产生了不小的恐惧。但见里面清清白白的,那种恐惧感消失了。

    大胆的走了进去,希望能找到一个藏身之处,这样,就可以躲过独孤剑的追杀。

    独孤剑很生气,很想给笑面虎几个耳光,本来一帆风顺就可以毫不费吹灰之力便手到擒来的事情,让他这么一嗓子喊出,全乱了,现在可好,一切从新部署。既然她走进山洞,那我们追击进去就好,总之,山洞的尽头,就是她被抓之时。

    “还不快追?就你嘴快,站着干嘛。”独孤剑指责笑面虎,像是抱怨。

    笑面虎不明白宫主这是何意,自己觉得自己的行为并没错,那么,宫主发火这是为何?笑面虎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得令进的山洞。

    山洞黑漆漆的,绿凤小心翼翼的,脚步轻拿轻放,恐惊动蛇虫蚂蚁。即使是这样,在地上爬的跑的都能感觉到有人已经入侵了,各个像是苏醒了一般,兴致高涨,抿着舌头寻找食物。不过,它们行动也是特别小心,它们的天敌说不定就在某一处静静的等候着。

    笑面虎黑虎使者急速的追了进去,声音之大,把原本追腻绿凤的那些虫子吸引了过去,一时间,两只毒蜈蚣各有一尺长,两只角相互触动,好似在商议什么。

    这样的动物举动,笑面虎黑虎使者根本不解,只是觉得好奇,挺有意思的,于是发善心,挥手示意让它们即刻离开,否则不客气。心里这样想着,但在手里已经准备就绪,万一它们攻击,瞬时就可灭了它们。

    两只毒蜈蚣丝毫不退让,好像在示威,这是自己的地盘不容侵犯。

    见此情况,只能采取措施了,将它们各个铲除,还不等出招,噬噬的声音有远而近。有了这种声音,听得出,这是一条蛇来了,那么,毒蜈蚣该是毫无条件的撤退了,可是,令他们失望了,毒蜈蚣举动不变,死死的盯着他们。这是何道理,哪有这样的,巨大危险就此来临,它们却是毫无畏惧,就好像是,它来它的关我何事。妈呀,这也太恐怖了吧。

    黑虎使者胆战心惊的说道:“我们再不能有所顾忌了,开动。”

    话落,两只暗镖啾啾而出,直击毒蜈蚣。

    毒蜈蚣虽只有一尺长,但它的身体宽度足能让暗镖插住。不过,暗镖的飞速让它们敏捷摇晃身体躲过了,接着,它们的身体轻轻地跃起了,猛扑笑面虎黑虎使者而来。

    见此情况,他两几乎吓瘫了,两腿发抖,不过意识清醒,都说快跑。

    三步并作两步出了山洞,气喘吁吁,狼狈样子让独孤剑着实生气说道:“跑个球,看你们样子,像个啥。”

    笑面虎支支吾吾说到“宫主,里面有会飞的蜈蚣,它们太厉害了。”

    黑虎使者也说:“是呀宫主,太奇妙了。另外还有大蛇。”

    听他们话,着实让人颤抖。独孤剑在他们的身后看了一眼什么东西都没有,安心的说到:“别再喳喳呼呼了,说的跟真的一样。东西呢?在哪?”

    此刻,他两才冷静下来,原来,那东西没有追来。吐了一口气,算是平安了。刚有点放松,两条毒蜈蚣随即冲出洞口,向笑面虎黑虎使者驶来。

    独孤剑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见之大惊,果真如此。

    要是不即刻处理,笑面虎黑虎使者定是在劫难逃。

    有了此料想,都使出了绝活。

    独孤剑一掌推了过去,正打中毒蜈蚣的身子。

    尹馨刀客唰唰两刀顷刻间完成,速度就在眨眼间,力劈毒蜈蚣之身。

    长枪鲁一手挥动手中枪,嗖嗖两下,将毒蜈蚣的后半截刺到了枪头上,而前半截则被刀一斩为二,就在毒蜈蚣被分解后,还在没有意识到,身体已被分开之时急速前行时,独孤剑的一掌特有力,一掌击中两条毒蜈蚣的脑袋瞬间暴毙。

    笑面虎黑虎使者不明白,他们这是为何?随着他们的攻击目标看去,天哪,它们竞追到这了,幸好,有大家在,不然,定会被咬到。

    看着被灭了的毒蜈蚣,他俩这才意识到,危险算是解除了,可以松口气了,刚要准备就地落坐,那噬噬声随即而来了。

    一条三角形头型的蛇慢慢爬了出来,挺立洞口注视着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