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思来想去,利益权衡后,觉的,小腿拗不过大腿,决定与史思明合作。不过,合作归合作,最终,自己的利益的有所保留,这样,对将来毒霸武林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是,自己的行动始终离不开史思明的眼睛,如何才能做到利益的当。要与史思明谈条件,他定会以权势压迫自己,那么,自己的利益如何才能得到保障。

    独孤剑细细琢磨着,希望能有一个两全其美之策,这样,一来,凭借史思明之力,借刀杀人,除去自己的绊脚石。二来,能得到一些财宝以备后用。但是想了好多种方法,都是行不通,因为,自己的想法始终如意,觉得天衣无缝,可是对方也不是傻子,如此笃定对方,就是把对方想的太过幼稚了。其实,他们绝顶聪明。

    最后,还是觉得,与其合作,先是找到财宝,那时再议利益稳妥。要是史思明独占,再动手不迟。

    想此说道:“承蒙史将军看得起,本人不盛若曦,哪有怠慢之意。刚才一番情趣,无非是一个小章节而已,还请鹿镖头不要惊慌有偏异。对于我们商议合作,我想,还是有前途的,故决定,大力赞同合作事务。”

    鹿会空万般惊喜,再次没想到独孤剑又一次回头,不知这次是不是再次改变主意。说到:“独孤宫主主意已定自然是好事,大快人心啊,不过,这次答应我,该不会再次反悔了吧?”

    独孤剑生气说到:“你这是何意?是说我言而无信吗?”

    “不是不是,我就是害怕我的耳朵出问题,还请独孤宫主息怒。”

    “这还差不多。”

    “独孤宫主答应合作,我也该回去了,就此别过。”

    看着远走的鹿会空,自己心里实在是没底,不知与史思明的合作是不是一个万全之策。但在这种情况下,就好比老虎与羊毫无争斗之举,不接受,就是自取灭亡,接受,便是受制与人,自是武功了得绝非力克众人之力。也罢,走一步看一步了。

    来到房间拿出丝绸仔细看去,希望能侦查出一点线索,也好先派人去探。

    按金丝的路线指示,应该是在滁州一带。

    大环山,兽阴洞,怎么这么熟悉?似曾相识。想了想,终于知道了此处。

    独孤剑仰头大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

    原来,宝藏就在这里,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哈哈哈,,,,绿凤,多谢你呀。

    独孤剑得意的收起丝绸,盘算着,如何行动。

    这日清晨,绿凤依旧给几位大师擦脸擦手,突然,清苦大师清醒了过来,微微的睁开眼睛看了周围,见到绿凤不盛惊喜。想说话,但却不能言语,只有看着绿凤。

    绿凤见此情况说到:“前辈,清苦大师醒过来了。”

    王秀红闻此消息走了过来,用手扒开眼睛看了里面,没有血积,脉线清晰。说到:“果然是醒过来了。”

    绿凤听的此言有几个意思,问道:“大师,难道醒来,还不能确定吗?”

    “是呀,醒来有好几种。比如,死前回光反照,等等等等。”

    这样解释算是明白了。

    白衣郎君一行三人急匆匆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