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方丈大师深情念到,表情严肃。

    对于几位的言论,白衣郎君着实理解并支持。说到:“各位大师不必生气,只要人在,什么事都能一一解决。目前,就有一事相当棘手。”

    子云子问:“什么事?”

    “相信各位对金面一刀付一卓,铁柺夏深训都很熟悉吧。”

    “熟悉,他们都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一,怎么了?”

    “就在数天前,独孤剑义泉联手,一并攻上中山寨,将他俩还有好些人士抓走了,去向不明,我怕独孤剑对他们下毒手。”

    清苦大师:“原来是这样,不过,有件事不明白。”

    白衣郎君:“大师请讲。”

    “义泉不是掉下山崖了嘛,理应不死也残,怎么,这个畜生没事?”

    “是的大师,他不但没死因此因祸得福捡了个大便宜。”

    众人急切想知。

    白衣郎君看了大家一眼接着说:“他躲进山洞,而山洞里面趴着一只黄金蟒,此蟒乃西域灵殿培育的药蟒,就在他们准备利用药蟒来练功时,药蟒不翼而飞,不见了踪影,恰巧被义泉遇到,由于药蟒没有攻击性,故,义泉趁机将它控制并吸取了它的血,由此,不但功力大增,并且治愈了伤情,而且百毒不侵,然后,不知什么原因,成了长圣教的总管,这就是他被我们打败又起的缘故。”

    大家都是很憎恶此事,真是好人命不长,祸害一万年。

    子云子说到:“看来,中山寨的当家的一定是义泉了。”

    隐山居士:“是呀,哎,你是怎么得知的。”

    “只要稍稍加一思索,就会理清的,独孤剑是不可能呆在那的,只有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会感兴趣的。”

    “嗯,言之有理。”

    此时,一股鱼香味道飘至整个山洞,让人闻的十分溺爱,接着,绿凤端着几碗白花花的大米饭放到了石桌上面。

    刚才绿凤还在跟大家议论纷纷,这会却是米饭白,草鱼翻天整盘在。

    几乎都没见着她离开过,香喷喷的饭真真切切的确在眼前呈现,她的速度极快让大家惊异不小。

    隐山居士问:“绿凤姑娘,你是怎么做到的?佩服呀。”

    绿凤笑笑说到:“米饭自然是早些时候煮的,至于鱼,是我昨天就做好的,只不过,在你们没有过来时,我已经把它热上了。”

    众人疑雾顿解,开怀大笑。

    大家吃着饭都夸味道绝佳,赞不绝口。

    绿凤有些不好意思找开话题说到:“白大哥真是料事如神,早有准备,不然,你们来时就不会见到我们了。”

    听的此话,说那些人来过了,幸的有此想法,不然,后果危亦。

    白衣郎君问:“独孤剑果真来了?”

    “是呀,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幸亏有王前辈说的应急方案,不然,我必是回不来了。”

    应急方案?是什么。

    大家都想知道。

    隐山居士问:“快说说详细情况,怎么个应急法。”

    “应急法,其实就是一个山洞,说白了就是躲避,暂避一时。”

    这样解释,大家明白了。

    隐山居士问:“就这样也能躲避独孤老贼的追击?不会吧,这么轻易。”

    话出,又觉不妥,毕竟,独孤剑是绿凤姑娘的养父。开口道歉说道:“对不起啊,绿凤姑娘,失言了。”

    “没什么,做了恶事就得让人说,隐山居士大师不必自责。”

    “这就好,请继续。”

    “这样的疑问很得当,当然了,要是没有那些奇禽异兽,我就不会轻而易举的逃过一劫。”

    “奇禽异兽?”大家更是迷茫。

    隐山居士:“这又是怎么回事?越听越惊险了,快说。”

    “那日,我将独孤剑一伙引至一个山洞,进了山洞,我才发现里面声音混杂,大的小的声音清清楚楚,每一个声音传来都说着一件事情,其实,都是那些怪兽向我涌来的迹象。就在危急时刻,笑面虎,黑虎使者走了进来,将两只大蜈蚣引了出去,不然,肯定将我咬一口。有了这些怪兽,让我灵机一动有了对付对付他们的办法了。最后,一大群怪蛇冲着我来,我便顺势将它们带了出去,此时,独孤剑一伙正在门口围堵我,这时,我一个出门拐弯,轻易的将怪**给了独孤剑他们,如此,我就脱身了。经过就是这样,各位大师不知听明白了没有。”

    大家都是点头,表示明白了。

    隐山居士说道:“没想到,这么惊险,简直就是一次大历险,精彩。绿凤姑娘才智过人,可喜。利用怪兽将独孤剑一伙打退,同时也解救了自己,两全其美,一箭双雕啊,美哉。”

    其他人也是异口同声的附议隐山居士的言语。

    出于对病人的负责,王秀红又一次检查了他们的伤势,从脉线,穴位,分经,以及手脚指,各个查看后,觉得他们的身体机能基本恢复,接下来,就是很好的锻炼,便会恢复以往。这样的诊断很是满意,由此脸上露出了笑容。

    方丈大师说道:“王施主,几位施主的伤情可好?”

    “回方丈话,大家可以放心了,只要加之锻炼,相信,很快就会恢复原貌的。”

    白衣郎君问道:“王前辈,绿凤所说应急山洞,具体是叫什么,此山又叫什么山?”

    王秀红想了想说道:“据以往的记载,此山应该称为大环山,至于这里的山洞众多,具体称呼是什么山洞,这倒是不太清楚。”

    “我看这里山峰叠影,山洞四通八达,几乎是连着一体的,要按绿凤所描述的那些怪兽,应该这里也会有才是,可是,这里却是风平浪静,并无毒虫一类的东西,我看,这里面定是有问题。”

    大家沉浸在思绪当中,对这个问题着实思考,那么,它们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既是山洞相连,怪兽应该存在才是,但是,它们并不在此处,难道,在这些山洞之间存在着隔阂?

    白衣郎君说道:“为了弄清楚此事,我们需要再一次进驻那个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