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白衣郎君被怪物舌头所缠,接着又向自己攻来,由于自己不冷静,致使失去判断能力,一时惊慌,是解救白衣郎君还是自己立刻躲开,就在犹豫不定时,舌头猛的攻击过来,防不胜防,瞬间,双手就被差些缠绕。危机时刻,清苦大师的一指禅从绿凤身旁穿插过来直刺舌头上面,怪兽疼的大叫一声,收起了舌头,顺便将白衣郎君带走了,就像拎小鸡轻松自如,毫无阻力的被拉走了,然后,展开它那狮子口,准备一口咬碎。

    众人众志成城,拧成一根绳,人多力量大。起先,是隐山居士一把拽住白衣郎君的一只脚,死死不放,大家都是齐心协力,一个一个连接,使劲儿的往回拽,希望,从死亡地平线上将白衣郎君拉回。

    就是众多人手,也不能阻止怪兽使劲拉,虽是速度慢了下来,可是,白衣郎君的身体还是被拖动。

    要是这样下去,定是,不被吃死,也会拖死。

    王秀红想着一个解决方案,再不能如此,不然,白衣郎君定会喂了怪兽。

    终于,一计上心头,临空飞袖直击怪兽。

    飞袖似两把枪,飞击而去刺向怪兽的眼睛,要是击中,势必一切危机就此化解。

    往往,想的都是完美无缺,天衣无缝,可是,结果尽是让人难以接受。

    怪兽见之,只是轻轻摆头后,红袖擦身体下方巧妙躲过,不过,就这一招,给了白衣郎君绝好机会,就此逃脱了魔口。

    真是虎口脱险,一点不假。

    由于怪兽防备飞袖,原本力道很大的舌头变的松软了下来,趁机,双掌猛推地面,就地跃起,双脚被隐山居士所控,故站立隐山居士双手之上,挥剑劈之。

    怪兽躲避红袖,但它不能同时躲避两家攻击,由此被乌金剑击中了前胸,也就是蛇七寸。

    剑气威力惊人,原本想着就此可以将其劈断,可是,怪兽就像有乾坤吸功大法般将所来剑气纳入其中,至此,外表看起来与原样无异,平常一般,可是,它的举动明显迟钝,犹豫,徘徊。

    这样,就给了大家攻击的好时段,众人一展绝技杀之。

    就在围攻之余,各种武功齐聚,一招,就会轻松搞定将其灭了,但是,怪兽突然疯狂起来,口吐白沫喷了出来,顿时一股腥味渲染整个山洞,臭味扑鼻似迷雾,窒息,几乎昏厥。

    这种味道,绿凤很清楚,是毒液喷体,叫到:“大家小心,快离开,是毒液。”

    众人攻击正是兴头,怎能愿意罢手,但听是毒液,不得不收手再做打算。十几步距离的转移空间,分明是来得及的,大家就此止步不前,身体转向,前变后,速度极快,三步并做两步冲出了山洞。

    外面的世界,自然是山脚间距离位置,此呈现出一片大好空地,平坦无物,好似人为,如此,便会有攻击的机会了,人多力量大,可谓多点开花,相信,怪兽怎么也不可能躲避。

    大家兴心十足,都有决心将其灭毁,可是左等右等就是没有踪影,大家质疑,是不是刚才的攻击它已受伤,走不动了还是死在里面了。

    隐山居士:“这家伙不会不敢出来了吧,怎么没动静。”

    方丈大师:“怪兽怪异,乌金剑直击,并没有将它怎么样,看它身躯完好无损,想来,应该无大碍才是。”

    “那它怎么不出来,难道,害怕了。”

    “畜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的。”

    子云子:“如此怪兽,平身初识,实话,胆战心惊,要不是人多,我定会第一个撒丫子跑的。”

    无己老人呵呵两声说到:“这样的事情遇到了不跑才怪,除非等死要么傻呆。”

    白衣郎君聆听山洞里面是不是有声音传来,静悄悄的,看来,怪物是不敢出来了。是受到攻击力度狠的缘故还是还有其它原因?一时半会无头绪分析。

    不由得抬头仰望天空,天空一片云雾,虽是云雾妖娆但空气质量还算大好。看了周围,山脚间接连不断,就此形成了一望无际的空间。要是怪兽出来,定是它的末日。

    其实,大家都是这样想的,剩下的工作只能是细心等待它的出现,可是,怪兽似乎非常聪明,躲避山洞给大家杳无音信的地步。

    突然间,一种孤傲,威风般的叫声传来,几声后停止了,恢复了原态。

    大家迷茫,更是迷惑,甚至不解,这是为何?

    想到老鼠死时都会哀叫,意思是让它的同胞多生鼠仔为其报仇。难道说,怪兽在里面已经快死了?即是这样,还在这里等什么,进去杀了它不就了结了。

    想此,白衣郎君微笑说到:“这是怪兽临死前的挣扎,是给同伴传递信号了,是我们进去大展手脚之时了。”说着话意识到了不妥之处,它还有同伴,要是如此那该如何是好。一只就让人胆战心惊,要是多只,岂不危亦。“各位大师,我们的处境很是危险。”

    绿凤说到:“处在危险之中,只能以身犯险与怪兽拼了,别无他法。”

    白衣郎君:“话虽如此,自然是竭尽全力以赴,只怕,,,,”

    “怕什么?”大家齐问。

    “怪兽众多。”

    这个问题现实又惧怕,众人立刻讨论起来,如何之战。

    白衣郎君的想法,要是有逃生之道那该多好,可惜,众目睽睽之下,就是找不到一个出口。

    声音虽是山洞传来,声音至,都是以为这是它临死前最后应该做的一件事,可是,他们的猜测和笃定都是直线型,而事情却是曲线型的。原以为怪兽已经灭亡,可是,从身后传来了地动山摇的声音,而且嘈杂。

    清清楚楚的声音,没有人不会听的清晰,转身瞭望,只是其声,而不见其影。都认为这是虚假信号,于是转身还是死死盯着山洞口,希望有所发现。但是,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疑惑之时,噪杂的声音震耳欲聋的大批量袭来。

    由于身后,是道坡,怪兽的行踪并不得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