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立起,紧追不舍。

    大家边走边看身后,见到如此怪兽都是惊出了一身汗,天呀,,,,

    原本以为,它是爬行类动物,没想到,还会直立行走,而且速度极快,可谓高智商。

    白衣郎君绿凤一路开辟道路畅通无阻,想着此处就会有怪兽出没时遗留的痕迹,这样,就会顺藤摸瓜顺利通过,没想到望眼欲穿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不过好的一点,开了一条道足有百步,算是突围了出来。但是,怪兽怎肯善罢甘休,一路穷追不舍,很快,眼前的形势没有了变化,只是,地点不一样而已。

    要是怪兽会说话,让你们跑,累死你们,孙悟空再厉害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祖的手掌心,呵呵呵,,,,

    果真,怪兽见到大家止步,那个狗脸狮相变得温和起来,尾巴得意洋洋的翘了起来,不时的左右摇摆。

    大家见怪兽的模样,心中其实都是明白,不过告诉自己说,它高兴地太早了。没有任何退路可选,拼也死路一条,不拼也是死路一条,倒不如拼了,最起码,后人会有不一样的评价。

    随着怪兽尾巴的摇摆,像是一种指挥,怪兽们分别有秩序的凶悍的呲牙咧嘴的扑了上来。

    白衣郎君:“各位大师,小心了。”

    子云子:“你所说的出路在哪?”

    “怪兽太狡猾,它的出没痕迹都被破坏了,没有一丝遗留。”

    方丈大师:“区区兽类奈我何。”

    说着,手形刀斩劈怪兽。

    原来,自己的思维方式不能代表大家,唯唯诺诺,一种担心一种惧怕的心理在各位大师的心里是不会存在,难道,是自己的思维方式导致判断失误?罢了,想在想这个问题或许为时已晚。不论怎么说,齐心协力战胜怪兽躲过这一劫。

    一时间各种武功绝技施展,使得成千上万的怪兽们尽粉碎。

    剑气,指气,红袖布气,随着主人自身的内气附于之上,大展手脚。

    他们的绝技施展,惊天地泣鬼神,怪兽何奈。

    白衣郎君与绿凤联手,剑气桌绝,无人能敌。一道道气道劈波斩浪,打的怪兽呀呀怪叫,死伤无数。即使这样,密密麻麻的怪兽涌洛不断。就在剑气劈怪兽之余,地上突然被劈开了一个洞,地上之洞口,有五六尺大,白衣郎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怪兽们的巢穴洞口?应该不会吧,要是如此,就得将其堵死才是。

    绿凤见白衣郎君犹豫不定想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说到:“白公子,怎么了?”

    白衣郎君指了地上之洞说到:“怪兽的巢穴。”

    绿凤没有意识的应是,仔细一想,不对呀,要是巢穴,怎么没有任何怪兽把守,想来定不是巢穴。要不是巢穴,就是山洞。要是山洞,哪有地上之口的道理,那么,它就是地道。想想怪兽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的面前,还嚎叫了几声,原来声东击西,目的就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好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出这洞。想到这一点,怪兽的行为就一目了然了,原来如此。不由的看向白衣郎君,准备说出自己的建议。

    白衣郎君的内心深处,层层剥皮加以思绪,和绿凤的分析基本相差无几。

    都想说出自己的所析,由此异口同声。

    白衣郎君:“女士优先,请讲。”

    绿凤:“那好。我所分析,它定是怪兽从那山洞出来的路口。”

    “不错,我也有同感。”

    无己老人着急,因为,怪兽瞬间将至,到时,谁也别想脱身。说道:“议论啥呢,怎么不前行了。”

    白衣郎君:“大师,前面有个地洞,我们在分析要不要进去。”

    “还分析啥呀,进去就得了,说不定这是唯一的出路。”

    白衣郎君担心说道:“怕只怕,它是怪兽的巢穴,要是这样,无疑自寻死路。”

    王秀红:“既是不能确定,那就赌一把吧,或许有转折。”

    白衣郎君拿定了主意说道:“好吧,我先进去一探。”

    王秀红:“目前形势不容我们片刻停留,所以,我们都得下去。”

    大家不屑一顾,急急地走进了山洞。

    山洞立斜式,白衣郎君头一个被滑了进去,幸好山洞圆滑,被怪兽打磨的光溜顺滑,滑了十几步远的距离,山洞成平式,人能站立。

    怪兽见的攻击目标进了地洞,大叫,或许是呼唤山洞的同伙给于信息要它立即阻止。

    众人起身都知刻不容缓,因为,外面的叫声震天,是通知山洞里面守的那只怪兽,慢了,恐被再一次前有堵兵后有追兵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