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地上之洞,不计后果如何,进去再说。于是大家奋不顾身的跳进了地洞,果然,平静无奇。不过,怪兽聪明奸诈,意识到此地不可久留。由白衣郎君绿凤为先锋打头阵一口气跑出了此山洞。面前,又有两个山洞,左右遥遥相对,这样的局势,可把大家为难了。

    都在心里问,走哪一条。

    绿凤看了一会,觉的眼前环境似曾相识,就是一时间说不出口,想了想,终于知道了。原来,就是独孤剑一伙追赶自己,当时,就是从这里穿过的。再看看冲进来的路线,应该是往左边那个山洞走的。也就是说,左边山洞出口,面临毒虫的威胁。

    想此说到:“我们走右边,安全。”

    白衣郎君:“理由。”

    “记得进了山洞来此,就是走左边山洞的,结果,就遇到了毒虫。”

    王秀红想了想,分析了绿凤的一系列行动路线,觉的,越是这样就会越安全。说到:“我们应该走左边。”

    绿凤着急:“前辈不行的,有毒虫等着我们呢,无疑自寻死路。”

    王秀红淡定的说到:“非也,相对来说,或许,是我们最佳的出路。”

    绿凤:“前辈讲话深奥,还请名言。”

    王秀红信誓旦旦的表情满怀自信的说到:“我只是分析了,你与独孤剑他们周旋的步骤,得出,如若猜的不错,出路就在左边山洞那边。”

    绿凤细想了当时与独孤剑的一些行程,觉得也是,既然他们能到此处,说明,外面定有出路。

    “前辈提醒的及时,当初,独孤剑一伙在我离开后他们也安然无恙的离开了。说明,此处就是进来的路口。”

    无己老人:“看来,我们就此能离开大山了。”

    王秀红:“虽是外面毒虫当道,可它们在山洞,只要不去招惹,相信,在外面的地界是没有的。”

    此时此刻危机万分,似十面埋伏,危机四伏,刻不容缓,稍有差吃必是在劫难逃。

    外面追赶的声音越来越近,虽是发出声音,但是明显没有之前那样的气势震荡,而是有意隐瞒好再一次瞒天过海神不知的到大家面前来个突然袭击。

    它的用意众人皆知,不过让大家疑惑的是,山洞里面的那只怪兽为何没有丝毫动静,难道,它是昏昏欲睡没有察觉同伴的呼唤?觉的蹊跷定是匪夷所思。

    不管怎么样,只要怪兽不再出现就是万事大吉。

    白衣郎君边跑边想,留在最后一个。

    前面带路的自然是绿凤。

    山洞的那只怪兽在大家议论时刻已经来临,就要出招,大家已是跑开了,只有一个攻击目标,就是白衣郎君。

    就在白衣郎君刚刚起步走开几步,怪物的舌头迅速的将自己的腰围缠绕,接着使劲的拉扯,好一口吞下。白衣郎君面对险情临危不乱,手握乌金剑,一剑劈了下去,随之怪兽一声惨叫,舌头被一分为二。白衣郎君借势挥剑一力而下,想将怪兽的头颅劈下,但是,山洞黑暗不比白日,此招没能如意,被怪兽轻易躲避,看来,山洞作战吃亏不少,天时地利都是属于它们的。借着怪兽受伤之机迅速的向前冲。

    此刻,外面的怪兽已是到来,两只怪兽相互抚慰,咆哮几声后速度更快,面相更凶猛更加残忍的追了出去。

    出来山洞来到平台,果然,此处不是环山围困,相反,高高低低的山峰,奇缺不平的岩石是天然的道路。

    此处平台前后不足三十余步,两山洞就会连接,要是它们同时出动,难免又是血战一番。

    白衣郎君四处展望,看到一处最为适合脱身的地段说到:“看那,明显有一条道,供我们行走。”

    绿凤看了一眼点头说到:“地势有利于我们。”

    王秀红:“即是如此走吧。”

    还没起步,对面的山洞里面嘈杂的声音四起,毒虫就要来临。

    绿凤见过毒虫的厉害说到:“大家快走,不然来不及了。”

    众人皆知情况,但在此处有益发挥,凭借自身的轻功,害怕什么毒虫。

    子云子:“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属我们这边,怕个鸟。”

    无己老人:“再是武功盖世也不可粗心大意小看了毒虫,就连独孤剑也是束手无策,弃之。争强好胜,对我们一点好处没有。”

    清苦大师:“是呀,一个不小心,大船也会翻至毛草沟的。”

    子云子觉的自己言语欠考虑才挨训,无话可说。

    王秀红:“时不待我,我们即可离开。”

    显然,几句争议,还是给毒虫留了好多机会,此刻,面前之路被毒虫一番尽占,丝毫不留一点余地。

    毒虫都是蜈蚣,蝎子,蚂蚁,臭虫等等等等,十几种,品种众多好多不认识闻所未闻。

    它们身色黑为主,粗壮,蜈蚣蝎子二十多厘米长,蚂蚁有小娃拳头大小也是二十多厘米长,而且,蚂蚁走过的地方寸草不生尽光一片。

    子云子:“妈呀,这是什么玩意,见什么吃什么。”

    见到这样的蚂蚁,还是头一次,就在这些黑色蚂蚁凶猛扑来之时,一些黄金亮色的蚂蚁数量不多的从山洞走了出来,不过,它们就地打转不往前行,似是再找什么。白衣郎君好奇,这又是什么东西。既然见什么吃什么,身旁的那些毒家伙为何不吃,难道,它们都是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互相抚慰?不会的,畜生就是畜生,怎有这般素质。蚂蚁黑色,黄色常见,要是这金黄色放光似透明的蚂蚁还是第一次眼见,黑色蚂蚁见什么吃什么,而它们,却是挑三拣四一口也不想吃,这是什么原因,难道,食物不合口味?要是如此,地上的东西不吃,看来,人肉就是它们的美食了。细想,不会,要是这样,跟黑色蚂蚁无异,那么,它们的食物是什么东西。见身上的颜色分析,定是与黄色的东西有关,不然,不会金灿灿的。设定是黄色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黄金,除了黄金,便无其他东西是黄色的。

    想此说到:“这些黑色的畜生,是食人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