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群毒虫,对曾今没见过面的蚂蚁作了分析,发现,它们就是传闻中的食人蚁,而黄色的蚂蚁特别,一时无法有个定论。说道:“它们就是食人蚁,所到之处,尸骨无存。”

    有了白衣郎君的提醒,大家算是长了见识,原来,传说中的食人蚁就是这样子的,着实惊讶。再看它们的个头不由的浑身神经紧绷,似抽搐又像打颤,总之全身不自在。

    此时,里面的怪兽咆哮而来,听声音判断,离自己不远,就是十来步距离,面前的毒虫挡路,后有怪兽穷追不舍,形式无疑和前面一模一样,只不过地点有了变化而已。

    白衣郎君:“各位前辈,我们速速离开,今日这些畜生占得上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说着,挥剑劈了几下,劈的毒虫粉身碎骨漫天乱飞,就像浮尘一样随风飘零。

    王秀红:“这里的毒虫数量过多,应战只能是自取灭亡。白公子说得对,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无己老人:“路选好了吗?那只怪兽已经来了。”

    方丈大师:“它来它的,我走我的,各不碍事。路就在脚下,我们走。”说着就地跃起,临空几掌而下,毒虫不翼而飞,一块一块的空地显而易见,众人借势,迅速的移步向山峰低凹处驶去。

    毒虫见到怪兽,一样的扑了上去,怪兽好像知道毒虫的厉害,无奈,只好掉头逃生去了。

    大伙施展自身轻功,蜻蜓点水般很快的离开了毒虫府邸,都屹立于各个岩体上突出的小平台上,相互照应相互扶持,同心协力离开此处。

    怪兽咆哮着,要是没有毒虫拦截,定是冲上山峰不离不弃玩命的追赶,有了毒虫出现,只好放弃逃命去了。

    毒虫一半追赶怪兽,一半爬上山岩顺其直追不死不休。

    白衣郎君:“各位大师,我们还需继续,看,它们的速度有我们两倍快。”

    王秀红:“畜生再快,它也只能一步步的追,而我们,借助山岩速度极快,不用怕它们。”

    白衣郎君:“前辈实话了,不过还需多加小心。”

    子云子:“看,前面有路,这下好了,不用攀岩了。”

    众目睽睽,大家真的看到一条路显在面前,再看毒虫也是往那跑,或许意识到,目标会走的,于是及早的霸占,故不要命的纷纷往前。若是稍有待歇,唯一的出路就会被分锁,那时,定是危亦。

    白衣郎君:“大家快看,毒虫在攻占那条道。”

    王秀红:“是呀,情况危机,我们没有时间了,快走。”

    众人皆知,现在就是与毒虫塞时间,刻不容缓,三步并做两步速度极快,飞檐走壁,临空飞舞,脚尖轻点山岩,借势而为,很快,就在毒虫爬上道路口的瞬间,白衣郎君王秀红顶先到达落地,再看他人还未到,两人施功,其利断金,将爬上路口的毒虫轰了下去。

    就在顺利到达时,子云子感觉被什么东西再咬,钻心痛,痛的他一时无法提气武功尽弃,好在脚下是平台停了下来,抹起衣袍,取开裤口,小腿腿肚子那块趴着三只黑色蚂蚁在咬,疼的揪心,一掌拍了下去,将三只蚂蚁拍的粉碎。此刻,虽是蚂蚁已死,但是蚂蚁在侵蚀过程中,蚁酸已侵入体内,觉的晕晕乎乎脑袋不清醒,更不要说走脱了。

    脚下,毒虫迅速的攻了过来,以致断去了退路。

    白衣郎君见势,冲了过去抓住子云子跃空而起,接着,一剑劈了下去,将平台毁之,毒虫一落千丈。再接着,挥动乌金剑,在脚落地之时,乌金剑轻点岩石,就地撅起,这样,轻松的离开了。原以为万事大吉,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不想,三三两两的飞蚁扑面追来。

    子云子说道:“我说怎么回事,有蚂蚁咬我,原来它们会飞。”

    白衣郎君明白了子云子为何停止不前,原来还有飞蚁。转身掉头一瞧,还是悉数别只,还好,不是群体。心中顿知,要速速离开,不然,待它们大批量袭来,想逃也是妄想。

    “子云子大师,抓好我。”

    来到路口处,平安落地,子云子感觉全身麻木,用不上功夫,看来已是中毒。说道:“各位,你们快走,不要管我了,我会拖累大家的。”

    无己老人着急说道:“你说什么疯话呢,哪有此道理。”

    子云子:“不满各位,我已中毒,无法施展功夫了,走不了了。”

    无己老人:“是什么东西咬的。”

    子云子此时说话艰难便没有回答。

    白衣郎君回答说道:“是飞蚁。”

    刚才,白衣郎君一直观察飞蚁的动向,好的一点是它们没有借势而来,而是在哪地方就地打转,不知是为什么,那个地方如此的吸引它们。不管怎么说,只要不来就是万事大吉,怕只怕,它们是在等待援兵蚁群。

    对于飞蚁,大家很是陌生,只是听说曾为亲眼目睹,好是好奇,不过,现在不是目睹之时,而是想法躲避才是。都看了子云子的伤势,伤口发绿紫,像是要腐烂似得。

    王秀红拿出解毒丸给了子云子说道:“为今之际,只能吃它来抑制毒性蔓延,回去,我在研究对症下药。”

    子云子吃了解毒丸,顿时觉得舒服了好多,神经不再抽搐紧绷,心脉也是恢复了平静。

    见他气色恢复正常,白衣郎君说道:“我们快走,飞蚁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威胁。”

    还不等走路,两只怪蛇已经堵住了他们的去路,死死的盯着他们,视线不愿意动半寸。

    要不是怪蛇的身影高大,他们绝对不会意识到危险已经临近不足二十步。

    目光急速从子云子身上转移开来,见到大蛇极度惊讶,这些都是什么东西,远古时代的动物,太不可思议了。

    绿凤指着大蛇说道:“那日,就是这些东西袭击的我,决不可恋战,它们会喷毒液。”

    有了绿凤的提醒,大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对付这些大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