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怪蛇缠绕在一起,蛇头交替,吐着芯子发出噬噬的声音疾驶而来,气势逼人。

    有了绿凤的提醒,众人都是不敢小看此物,小心翼翼的分辨。

    绿凤:“就是这个东西,搞得独孤剑一伙无可奈何,最后狼狈逃脱了。”

    无己老人:“此刻给我们的时间不多,身后的毒虫已是到来了。即是独孤剑能战胜的,我们也可以,速战速决,万一有失,但不要恋战,脱身就好。”

    众人附议,纷纷一致。

    白衣郎君叫到:“立刻动手。”

    说着挥剑劈去。

    绿凤也不示弱,“白大哥,还有我。”

    方丈大师“我也来了。”

    三位武功似和为一体,打的怪蛇顾头顾不了尾,剑气飞横,让它们无懈可击。虽是缠绕,威力大增,也不是乌金剑的对手,最终步步退让,一副失败样展露在大家面前。

    绿凤见怪蛇后退,担心有阴谋,因而口吐白沫毒液。说到:“小心有诈。”

    白衣郎君不大相信:“不会吧。”

    “是的,它会引诱,让人失去防范,来个突然袭击,口吐毒液,让人防不胜防。”

    “如是这样,那好,一鼓作气灭了它。”

    方丈大师:“它一味的以退为守,我们的招式根本不敌与它,如何做到。”

    是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想做到,彻底,干脆,利落的铲除,必需堵住它的去路。“这样吧,我去怪蛇前面,目的是堵住它的去路,前后夹击,想来它是再聪明,也不会轻易躲避我们的每一招。”

    绿凤:“话虽如此,可它如人狡诈一般,记得在与独孤剑打斗的场面,我是听的清清楚楚,时间够长的,何况那么多人,此刻区区三人怎是对手,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再召唤几人来助。”

    白衣郎君:“不用,绿凤姑娘莫不是一朝被蛇咬,今身怕井绳,放心,它们没有那么大魅力,看我的。”

    刚要动手,方丈大师说到:“凡事应该考虑周全,且不可盲目行动。绿凤姑娘言之有理,应该请回两位大师帮忙,方可万无一失。”

    白衣郎君原本施展轻功,借机施展一下子爵剑法,看看,整套的剑法连贯性,是何威力。以往都是单一按部就班对症下药,今日好想集体出动领略风骚,但被两位阻止了,在心里极为不愿意。这样的行动,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最后一式始终不能领悟其中的秘密,连贯性,或许能有所悟性,致使子爵剑法整套收入囊中。

    “好吧。”

    方丈大师叫到:“清苦师弟,毒圣,这边危亦,你们过来一助。”

    清苦大师王秀红赶了过来加入了战斗。王秀红:“这家伙如此厉害,我们齐出绝招方可制服。”

    白衣郎君“不行的,这畜生太过狡猾不容易对付的,我的方案是,应立刻堵去它的退路,所以召唤两位大师而来助我一臂之力。”

    原来如此。

    清苦大师问道:“如何助阵?”

    白衣郎君边战边说:“你们联手,切不可松懈,让它们有可乘之机,借势,我绕去前方,两面夹击,这样,不愁不灭它。”

    方丈大师嗯了一声说道:“果然不失良计,秒。”

    清苦大师:“既如此,我们动手。”

    有了大家的帮忙,白衣郎君进展顺利,来了个突然袭击。不过,他的行动怪蛇岂不得知,由于无法抽空防御,所以,无能为力只能任凭宰割。

    不错,有了白衣郎君在身后的突袭,怪蛇分身乏术,几剑下去,怪蛇招招毙命,最后,终于就地伏法。

    看着怪蛇的倒地,白衣郎君觉得可惜,因为,子爵剑法没有施展完毕,也就是最后一招的内功心法要理,随着怪蛇的坍塌,没能如愿以偿。

    大家对子爵剑法的灵活妙用感到称奇,不愧为天下第一剑法。

    方丈大师说道:“白施主可是玛子的关门弟子?子爵剑法发挥的淋漓致尽,可圈可点,妙不可言呀。”

    “回大师话,我也是偶遇玛子,其中奥秘说起来有些长,一一详情日后定会如实相告。”

    王秀红:“既如此,我们速速离开。”转身叫到:“各位大师,怪蛇一灭,毒虫不必再拦,走了。”

    白衣郎君:“是呀,此地凶险,不宜久留。”

    还不等起步,飞蚁成群结队的袭击而来。

    绿凤看着子云子他们转身而来,同时也见飞蚁袭来,大叫道:“各位前辈,快跑,飞蚁冲过来了。”

    大家都是惊奇,要是如此,所担心的问题终于出现了。

    白衣郎君:“各位大师快跑,地上的东西好对付,飞的就不那么容易了。”

    大家伙连奔带跑,轻功绝佳,瞬间,把飞蚁抛之脑后不见了踪影。

    速度惊人,谁也不会想到,自己能跑这么快,简直就是与大鸟赛跑飞驰而过,不留痕迹。

    转眼间,路口终止,山峰迭起,好的一点是,山峰岩石倾斜,对施展轻功绝佳,这样的地势根本不是问题,拦不住所有人,于是轻而易举的攀岩到山峰之上。

    原本可以就地歇息,好好休整一番,养足精神,再是行路,不想,山峰之下布满了天罗地网,人满为患。

    方丈大师,清苦大师,王秀红先到,但是没有注意山下,没有发现一点危险已是临近,而他们却是注视着同伴全部到来没有,是否安全。

    待白衣郎君到来,就算人员到齐。白衣郎君也是高兴,不由的看了前方一眼,瞅瞅下山的路,哪里更为合适,不曾想看到了大批官兵缓缓行驶而来,虽是登高望远,但是,距离遥远看不清楚,不过按行动路线分析,看来,他们的目的是专行此处。奇怪,纳闷,他们来此何事。

    说道:“各位前辈,大批官兵来犯,是为何事?”

    大家这才见到山下的情况,都是无法判断,默默无语。

    子云子:“官兵来此,不外乎军事行动,看来此处,藏有要犯。”

    无己老人:“不会的,定是有其他缘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