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军事行动,那么,是什么事?

    白衣郎君观察了很久说道:“看他们动作,像是寻找东西。”

    “看来,这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王秀红坚定的说。“我们先躲起来吧,看看他们的行动再做分析。”

    官兵们的速度并不慢,忽然,有几个熟悉的身影再现大家面前,他们就是独孤剑一伙。

    大家疑问,他们来此作何?

    王秀红:“他们齐头并进,看来,和官兵是一伙的。”

    “这么说,是他们招来了官兵。”绿凤说。

    白衣郎君:“不错,一定是这样。要是这样分析,上次来时,定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不然,不会官匪勾结。”

    “来了正好,让他们尝尝飞蚁的厉害,正愁甩不掉它们。”子云子得意的说。

    方丈大师阿弥陀佛一声后说道:“虽是佛家云,从善德治,可是,恶有恶报,恶业终有报,所以,我们再是慈悲为怀就是助纣为虐,无形中再造恶业了。”

    白衣郎君:“大师所言极是,佛法无边,舵示善心,本是佛家本道。但是对于恶业深渊之人,万万不可怀有侥幸心理,否则,就是自寻恶果。”

    绿凤希望方丈大师能助独孤剑去恶从善,但是,两人冤家对头,怎么可能成为一个教化师徒呢?想到这,自然的,想法终止,只是希望独孤剑好自为之。

    无己老人见到逍遥一郎说道:“瞧,是逍遥一郎,可是,他怎么会与独孤剑为伍呢?白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清苦大师,子云子也是纳闷再问,这是为何?不过想想,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逍遥一郎不会无辜追随独孤剑的。

    子云子:“白公子,逍遥一郎什么时候和独孤剑走近的,瞧他样,一副叛徒像,毕恭毕敬的,差些给人家下跪了。”

    清苦大师:“也许,事出有因,我们还是不要早下决断,听听白公子如何说。”

    “是这样的,几位大师见到这样的场面,心情能理解,至于他为何成了独孤剑的傀儡,这个问题我也不知,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的大脑已被控制,受人摆布。”

    白衣郎君的解释,大家半信半疑,绿凤给三位又是解释说道:“白公子的诉说是有道理的。之前,我也曾与他接触过,他的性情和现在完全大有不同,以往,彬彬有礼,现在粗暴烦糙,蛮不讲理,动不动拔剑与人拼杀,完全就是两个人。”

    三人疑团解开,算是不会对逍遥一郎有过多的看法。

    大家都知逍遥一郎现在的情况,那么,或许就有解救逍遥一郎的办法,说道:“各位大师,对于逍遥一郎现在的状况可有良方医治?”

    大家相互交头对视,一时暂无良策。

    无己老人:“之前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无从查的病因,要想有的医治,就得控制其人,方有良策。”

    这番话,让白衣郎君茅塞顿开,总以为时机不对,一次次的错失良机,总觉就算控制,也是不能将其治愈,如今看来,是自己没有坚定的信心,致使他们的病不能及早治愈,想想,是自己的优柔寡断害了他们,让他们遭受了颇多的痛苦,越想越气恼自己,瞻前顾后以致最佳时机错过,再找机会,恐怕比登天还难。逍遥一郎,公孙雯,是我辜负了你们对我的期望,一时,自己沉静在懊悔之中。如今,逍遥一郎身现其中,想控制他,看来得费一番功夫了。而公孙雯,又在哪,还在遭受巨大的痛苦吗?此刻,已经对公孙雯有了意见的心理大转变,变得相当牵挂起来。一时的心酸,一时的悔恨,都是涌上了心头,难以消化,留给自己的只能是不切实际的思考。

    没有回答问题,一时脸色难看,久久不语。

    绿凤说道:“白公子,在想何事,有了良方反而不高兴了。”

    “没有,我是在想如何控制逍遥一郎。”

    “原来是这样啊,我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现在想这个问题想都别想,你是无法控制他的。”

    “怎么讲?”

    “因为独孤剑给他服了一种毒药,至于是什么毒,我不清楚,只要逍遥一郎离开红宵,不出一日,定会返回。”

    想了半天,白衣郎君没有答案,是什么毒,致使逍遥一郎定是返回。说道:“这么神奇。”

    绿凤点点头嗯了一声说道:“独孤剑在西域呆过,懂得其毒百用,目前,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了。”

    大家费解,但是没有结果。

    此刻,独孤剑一伙迅速的冲上山峰,又稳落路口。

    除了独孤剑知道来此的秘密,尹馨刀客知道,此处怪兽之多,毒虫横飞,一个不小心,定是遭遇不测,不明白宫主,明知此地危机四伏,却是再度来过,岂不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不过细想,定是暗藏玄机。:“宫主,我们终于又回来了。”稍停“但不知此次目的是为何事?”

    独孤剑得意的撸了一下胡须说到:“此处虽是怪兽天地,可也是我们大展手脚的天地。”

    “属下不明,请宫主名言。”

    “我怀疑,此处有一墓。”

    “即是有墓,为何与官兵联手。”

    “这你就不懂了,说白了,他们都是殉葬品,棋子而已。”

    尹馨刀客,一伙明白了。

    长枪鲁一手说到:“此地之兽,看起都是远古怪兽,就是百人也不够它们吃的,就我们单单对付一只都显吃力,何况其它呢。”

    黑虎使着:“你太过担心了,怪兽就是兽,怎能与人相比较。上次只是偶尔遇见,应急自然是吃力,如今,已晓怪兽动机,对付应该是得心应手手到擒来才是,鲁兄,你太过多虑了,这样影响不好,大落势气。要是在军营,这类话,属于霍乱军心,是被推出去斩首示众的。”

    长枪鲁一手“有那么严重吗?夸大其词。”

    独孤剑“好了,别再那磨嘴皮子了,大事要紧。”

    笑面虎摇着扇子说到:“宫主,鲁一手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我们不得不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