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面虎对他们几人的对话细细分析,觉得长枪鲁一手的言语虽然直白但道理大在不失真理。

    对于鲁一手之言,独孤剑听了也是不是那么舒服,有了笑面虎补上几句又觉言之有理,杞人忧天之类的话就此搁回肚里去了。不过,有了这些话,他又不急的前进了,应该等官兵到来,怪兽来此,也有挡箭牌。

    “大家注意就是,我们就地休息,官兵来了一同进去。”

    躲避一方的白衣郎君一伙,听的他们对话真真切切,但就是不知他们来此其目的。听他们言分析,定是利益熏心,又怕怪兽,故以官兵做挡箭牌,真是一伙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

    官兵距离不远了,他们场地散的大,躲避之地瞬间就会被发现,因此速速撤离,以免暴露。

    百米处停了下来,想必,官兵不会来此才觉安全。

    官兵一个个爬上山峰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都是一屁股坐地不起喊累死了。

    此时,陈将军与鹿会空还有鹿成也上了山峰,看着东倒西歪的官兵,陈将军

    刚要训话,被鹿会空拦阻说到:“山峰陡立,将士上的来,已是拼尽全力了,将军就不要责怪了,来,我们也歇歇,待人马全部到齐再行路不迟。”

    见到陈将军,独孤剑有礼客气说到:“将军好脚力,上的山峰,一点没有疲倦之意,体力充沛呀。”

    “独孤宫主过奖了,要说体力要强,你是当仁不让,要不是鹿镖头相助,我定会是最后一名。”

    “将军谦虚了。”

    “独孤宫主,你所说的路线反应点就在此处吗?”

    独孤剑肯定的说到:“是的,这就是大环山万兽洞所在之地。”

    陈将军嗯了一声点点头说到:“我相信独孤宫主不会搞错的,既如此,怎么不见一只奇禽异兽,莫不是只表图名。”

    独孤剑脸带微笑没有直接回话,而是稍加犹豫。在心中所想,见了怪兽,你要不尿裤子我不信独孤。“将军莫急,万兽洞要没有怪兽,就如将军所言了,不过,要令将军失望了。”

    “听你言,果真有怪兽?”

    笑面虎一伙,对独孤剑对面前这个狗屁将军的谦和态度为实不满,搞不懂,为什么就对一个毫无攻击力度的家伙毕恭毕敬,不就是他有手下人马而已有何惧哉。

    笑面虎接言没好气说到:“这能有假。谁没事编瞎话寻穷开心。”

    陈将军看了一眼笑面虎没有发火,他知道,独孤剑手下能人异士多,各个武功如狼似虎,得罪不起,更何况,现在有求于独孤剑,万不可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过观察此人很久,发现此人非成大器之人,不是因为出言不逊,而是因为,遇事烦躁。

    露着笑脸暗藏阴谋说到:“想必你就是笑面虎了,果然快人快语,欣赏。对了,你老婆寻到没有?”

    笑面虎一愣,他是如何得知此事的,莫不是宫主相告的?于是眼睛不由自主的移向独孤剑。

    对于陈将军问出此话,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还来不及多想,笑面虎已经盯向了自己,说到:“我也是不知。”

    陈将军忙解释说到:“此事与你们独孤宫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想要谁的信息那是分分钟的事情无需谁透漏,实话说吧,你们的情况我是了如指掌。”

    聞听此言,笑面虎恍然大悟,顿时不再怀疑独孤剑,把他的信息透露给了外人,如果真是宫主所为,那么,以往风格的宫主算自己看错了。

    “不要多疑,我没有别的意思,有可能,我会帮你。”

    笑面虎犹豫一时,自己的事情自己办就好,无需别人插手,不过,要是能有陈将军的出手,定是能成。

    双手相冦见一礼:“那就有劳陈将军费心了,鄙人感激不尽。”

    “不必见礼,客气了。没想到,鼎鼎大名的笑面虎,为了儿女私情也是卑躬屈膝有求与人,可谓血性汉子。嗯,好。”

    “大人,人员已全部到齐,可否开拔?”官兵副指挥请示。

    “好,速速前进。”

    官兵足有两百人有余,虽是队伍整齐可是精神恍惚没精打采,就连手中长枪也是不能矗立横着提拿。

    副指挥在前,看到一群蚂蚁围着两具尸体疯狂的大吃,所过之处白骨尽露。见之情况惊慌失措忙回头挥手示意急停,然后跑向陈将军报告此事。

    陈将军见状呵斥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慌里慌张的。”

    “回禀将军,前面有一奇怪事件,着实让人生畏,触目惊心,不忍直视。”

    陈将军奥一声,难不成真有怪兽出没?“是什么事?”

    “一群蚂蚁啃噬一只怪兽,速度惊人,说过之处只留白骨。”

    “一群蚂蚁?”

    陈将军不可思议,蚂蚁只有吸露水,食蛆虫为生,哪有啃噬肉的道理,简直胡说八道,不过听闻独孤剑一伙的描述,看来,此事不足为奇。说道:“在哪,我们去看看。”

    “就在前方。”

    “带路。”

    鹿会空觉得,此事大有隐情,既是怪兽,可不能掉以轻心。如此场面,定是血腥,如此的蚂蚁,定是有着特效,所以,不能随意前往观看,不然,会招致他们。

    拦阻说道:“将军不可前去。”

    “为何?”

    “既为怪兽,就不可前去观观,小心招惹它们,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鹿成赞成鹿会空的说法接言说道:“是呀,怪兽奇异,一不注意,它们都会主动攻击的。”

    陈将军不耐烦的说道:“按你们父子的说法,我们只能前进与此了?”

    鹿会空见陈将军不高兴忙解释道:“将军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你不可以身犯险。”

    陈将军想想也是,不过,自己不亲自前去探看,官兵就不会前行这如何是好?不论怎么说,必须前去。“你们之意我心领了,我主意已决。”话落随着副将走了。

    独孤剑也不知道这些蚂蚁是何时出现的,不过想想,只是一些蚂蚁而已有何惧哉,于是,一起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