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将军大步阔前走了近几十步,忽然,面前有浮土冒起,也就是炸药坑。

    待浮土不再冒时,一根黄色的东西破土而出,远看就像一根棍子从地上凭空而出,奇怪的是这根棍子在出土三尺高的时候,就像被斧头劈开一样随即成扫把头,即出即没,消失不见。一刻钟后,那根棍子彻底没有了。

    陈将军觉得奇怪,于是一步步慢慢的前进看个究竟,还不等他走上六七步,一群一手指长的家伙一蹦一蹦的迎面而来。心问,这是什么东西?会走动的筷子。

    独孤剑看了这群家伙,也是陌生。想起在西域,大师曾说过,有一类东西,唤作蚂蟥,它们分两类,一类以水为生,另一类以土为生,又唤旱蚂蟥。它们凶残无比,就连骨头也会被啃噬。

    想此说到:“陈将军,赶快撤,不然没命了。”

    陈将军一点不紧张:“有这么严重嘛,它那么小。”

    独孤剑着急:“那家伙虽是小,可是,只要让它进了身,别想有机会生存必死无疑。”

    “为什么?”

    “它会吃了你的骨头,喝了你的血。”

    “妈呀,这么厉害。”听到独孤剑的解释,陈将军立刻紧张了起来,说着转头就跑。

    但是,他的手下就不能幸免于难了。

    在旱蚂蟥出现之时,已经在四周分散开来,因此形成了包围形式。这种形式,不是说它们聪明,而是,它们怕阳光,故向四周迅速的移动,速度极快,一蹦就是好几尺,再加它们特有的嗅觉和紫外线分波,致使很快找到了攻击目标,就是在一旁站立警戒的官兵。

    蚂蟥们首先攻击的是官兵们的眼睛,在官兵们眼里只是一闪功夫,瞬间就进入了大脑,分分钟,蚂蟥铺天盖地的成群结队,袭击了一个又一个,那些尸骨瞬间消失,就连一滴血也未曾留下。

    转眼间,四十多个官兵不见了踪影。

    一路撤退的独孤剑边走边看,见此情况,真是后怕。

    跑,加油的跑,只要能躲避蚂蟥,累点值得。陈将军上气不接下气,但在心里想,绝不能停步,否则,命休亦。

    一口气跑了十里地,看来,安全了。

    停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粗声喘气好一会才说话:“这东西追不到这里吧。”

    独孤剑“暂时不会。”

    “你是说,它们会追到这里?”

    “不错,它们有着明锐的嗅觉。”

    黑虎使者:“这么一来,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笑面虎“谁说不是呢。”

    长枪鲁一手“未必。”

    笑面虎“为何?”

    “虽是现在困难重重,遇这遇那,极不顺利,可是细想,未曾不是一件好事呢。”

    长枪鲁一手“别再买光子了,快说。”

    “这样一来,对今后的行动无意间提供了好的信息。大家想一想,怪兽都已从地下而出,相反,藏有宝藏之地就相对安全。”

    大家想了一下,也是,有一定的道理。

    逍遥一郎脑袋空空如也,什么都不想,就像一个木头人,独孤剑叫他往东往西只有服从,没有大脑。对于当前的形式与分析,形同陌路,没有一丝构造,整天的浑浑噩噩,无所适从。这样的结果正是独孤剑所要的。

    独孤剑看着逍遥一郎心中很满意,就不再担心什么了。但对鲁一手的话细想觉得极为重要,为什么此地怪兽多奇,难不成是利用怪兽来看护宝藏的,要是这样,进的宝藏之地绝非易事。看来,走这条道行不通,得另寻路线了,可是,绘图别无所指,如何另寻它路。看了一眼眼前别无他法。

    陈将军:“独孤宫主,怪兽一味的出没,这样下去可不行,宝藏没找到命先留这了。”

    独孤剑无可奈何的说到:“图绘所指是明线,风险自然危高,这就说明,所得图绘者,就要做好一切准备。如今之挫折,是必经之势。”

    陈将军虽是接受此分析,但是,世上无难事,就怕有心人,总能克服困难的。“即是一遭,何时再返回?”

    “待明日,旱蚂蝗不在时,就是我们重回之时。对了,为了防备旱蚂蝗再次袭击,让你的将士们带足盐巴裹在衣服上。”

    “盐巴?它能防止旱蚂蝗入侵?”

    “是的?”

    “是何道理?”陈将军好奇的问。

    “因为,盐巴含碘,蚂蝗最怕咸,是它的克星。”

    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好吧,就照独孤宫主意思办。”

    白衣郎君一伙撤离了地方,来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此地也是王秀红以前住过的地方,在大环山外面。

    山洞不算大,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处还摆放着好几个瓷罐。

    白衣郎君看了看瓷罐,打开盖子,一股药味扑鼻而来,极其难闻。忙盖上盖子说到:“毒圣前辈,这也是你练药之地?”

    王秀红“是呀,我在此处住了八年了。要不是自己受伤,就不会有今日成果了。”

    疑惑,难道?

    白衣郎君问道:“前辈,此话怎讲。”

    王秀红走了几步说到:“十五年前,我被独孤剑打伤,生命垂危,躲避他的追杀,隐藏于此,幸好此处草药齐全帮我度过了难关。期间,我发现了好多有毒草枝,个个都是一些剧毒的好解药。待我伤势痊愈,便开始了研究,如何能轻松抑制蛇毒,鹤顶红一类的剧毒。功夫不服有心人,终于大功告成,让我掌握了天下剧毒都有一个特性,毒药侵蚀速度极快,能快速的杀死胃细胞,进入心脉破坏心脏细胞,致使心脏不再运转。”

    白衣郎君明白了:“以此入手,解药便是快速修复被破损的细胞,从而达到了医治效果。前辈,我所说对不。”

    “对。就是这么个理。聪明。”

    绿凤扶着华玲玉坐到了一个石凳上面,华玲玉说到:“这些事,秀红你从未提及过呀。”

    王秀红叹了口气“是呀,谁愿意往伤口上撒盐。每每提及往事只能是心痛,所以,从未对你说起过。”

    华玲玉明白这层道理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