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云子对绿凤和白衣郎君发现的山洞很感兴趣,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子,你们所发现的是道什么样的门?”

    白衣郎君仔仔细细的将里面的情况描述了一遍,说道:“各位大师,此洞,是不是与宝藏有关?我是说,是那道暗道。”

    众人琢磨不透,要是暗道,岂不好事。怕只怕再有虫子一类的东西,定是死路一条。不过,明修栈道,实则暗渡陈仓之观念,这点,古人自然分晓,不会在墓室里引进虫子。

    白衣郎君说到:“即为暗道,看来,定是名堂不小。”

    无己老人说到:“要是真那样,倒是好了,我个人认为此事不会这么简单的。”

    子云子急切说到:“既然发现了古怪,我们就得去把它秘密解开,不要再议论了,在此多说一句话都显的多余。”

    “猴急啥呢,担心吃不了热豆腐。”清苦大师言语伴有玩笑说。

    无己老人说到:“目前,我们只是分析里面有很多尸骨,并没有发现含毒气息,也就是说,里面是一个大墓葬。他们的死因,我想,定是离不开人为。”

    子云子接着说到:“无己老人,别在这讨论了,我们去了就知道了。”

    “瞧你,没有预测作为防范,突遇紧急情况,岂不危亦?”

    子云子想想说到:“没有你说的那么旋。”

    “那好,我们走吧。”

    方丈大师说到:“我们行事莫急,凡事都的仔细斟酌后方可,隐山居士的死,就是一个教材呀。”

    王秀红说到:“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不过警示也好,不要重蹈覆辙便是。”

    子云子此时此刻感觉到无地自容了,没想到挨大家噼,或许,是自己造成目前这种状态。无语的随着大家走向山洞深处。

    腐烂味道扑鼻,大家只好蒙上几层纱布以防空气中有有害物质吸入。

    到了缝隙跟前,白衣郎君说到:“各位前辈,我在此处连打几掌结果就是这样,不过有了大家的相助,相信,定能将它打开。”

    子云子看后缝隙说到:“此缝隙绝非一般,你一人之力便将它移动,看来,白公子的内力非同凡响,已经超越与我们这些老家伙了。”

    无己老人:“是呀,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这是自古不能更改的自然规律。”

    方丈大师:“白公子年轻有为,将来定是江湖风流人物。”

    这些夸赞让白衣郎君受宠若惊,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各位大师言重了,我哪有你们口中所说的那般,抬举我了,我受不起呀。”

    王秀红:“白公子就不要不好意思了,这都是你一点一滴练就的,受得起我们对你的夸赞。”

    白衣郎君不再说什么,看了缝隙说到:“各位前辈,多谢。那接下来我们就要齐心协力将它打开了。”

    方丈大师说到:“我看了缝隙,分析它的厚度足有五步,要是强行打开,恐怕不易,还会影响室内的东西。我建议,找找机关。”

    白衣郎君也想过这个问题,四周寻遍,就是不见任何凸显和凹陷之处,所谓机关,看来此地不会有。

    “这里我都找遍了,除了一面墙热,一面墙冷,别无任何东西存在。所以,我建议,还是用大家的力量将它摧毁。至于里面有什么东西,按我的猜测,定不会有什么,就这股腐烂味道足以说明,此处就是一个尸坑。”

    这样的分析,大家虽是疑惑,但是思路明确不得不认这个理。

    方丈大师说道:“既如此,我们动手吧。”

    子云子说道:“说不定,就此能找到宝藏的通路。”

    无己老人说道:“往往想的都是美好的,结局却是冷酷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说着,双掌已经在用气,“你们准备好了没有,我先来一掌。”

    大家准备妥当,就等无己老人发掌。他们一字排开,对准面前人的肩井穴付出内力与对方。

    白衣郎君在最后面,浑身的内力一下子使出了,只听一声巨响,灰尘冒起,整个山洞都是迷雾漫漫。随着灰尘消失,原来那道缝隙不见了,而是一些岩石慢慢滚落,随即,通道如门,不过只有一尺多宽,五尺之高,这样的情况,也能将人走过去。

    看着眼前的门或缝大家都是高兴的,因为,没有徒劳无功。

    白衣郎君扒拉了几下岩石,确定再没有浮起的岩石后说道:“各位大师,我先进去探探,如有异常,我会即刻返回。”

    无己老人说道:“小心呀。”

    “放心吧,大师,我会没事的。”

    王秀红担心说道:“白公子一人前去着实不放心,我随你去。”

    子云子拦住王秀红说道:“探险,你不在行,还是我去吧。”

    说着话,一只脚已经踩上那道缝隙的岩石了。

    墙壁就是厚,果然五步之遥。白衣郎君已经到了里面,里面并不是他们所分析的尸坑,里面的尸体极少,只有三具,死状都是一样的,他们没有棺木入殓,而是并排三具尸体,不前不后,尸体间距一步很均匀。看着尸体,白衣郎君觉得少了点什么,感觉很轻松,想了想,原来,是那股腐烂味道不翼而飞了。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