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三具尸体的死状,白衣郎君纳闷了起来,一时不知所措。

    此刻,鼻孔不再有臭味,才发现腐烂气道消失了,既是这样,定是无风险存在,此时让大家进来,看来很安全。便来到门口说道:“各位大师,里面没有什么,挺安全的,你们进来吧。”

    三具尸体,死法一样,大家对这三具尸体的死法觉的怪异,就是无法说出缘由。

    头颅后脑朝上左放,看来是面向前方。

    说是一种形式,那他们是为了什么?看他们眼前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可是他们的死样就是在跪拜什么。

    顺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去希望能有所发现。

    走到墙壁跟前,白衣郎君用手轻轻的抚摸后,觉得墙壁发热。在他抚摸后,墙壁上出现了他的印记,抚摸痕迹,而且发红,颜色越来越深。

    众人奇怪,惊讶万分。

    白衣郎君说到:“这道墙壁会变色。”

    就在他说话瞬间,颜色变得发紫,紫色依然形成了一种花,由于近距离,白衣郎君无从识之,只是一味的好奇,却不知危险已经来临。

    其他人远距离,瞧的墙壁变色,真真切切一目了然。对这样奇特的变化大家都是朦胧一无所知,它是意欲何为。

    是凶是吉都在猜测。

    不管怎么说,墙上有变化就的离开,是好是坏躲开为上策。

    王秀红说到:“此墙怪异,白公子,你先离开。”

    白衣郎君不经意的说到:“前辈,有何不妥?”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下来你就晓得了。”

    白衣郎君还是没有意识到什么,再看看墙壁,只是颜色有异没什么事的。说到:“前辈,你太过紧张了。”

    方丈大师叫到:“白施主,速速离开,我看那道墙暗藏杀机,不宜久留。”

    有了方丈大师的提醒,白衣郎君再不敢粗心大意,刚刚转身,那团紫气迅速的变黑,拧成了一股气道,看似就是大地上的风头,接着破墙而出。

    方丈大师一直关注墙壁颜色的变化,看到它的诡异叫到“小心,白施主。”但为时已晚,就算声速超过黑气速度,白衣郎君也的有所防备,所以,无法躲避黑气攻击。千均一刻,两道红纱瞬间将白衣郎君缠绕,还不等白衣郎君反应过来已被红纱拎到一边了。而那道黑气随着白衣郎君的躲避直击方丈大师而去。方丈大师早有准备,一掌打了过去,想将它打的魂飞魄散,然而事与愿违,那道黑气的劲道极其顽强,似乎,方丈大师不是它的对手故难以控制与它任凭它的肆揑而为。

    众人见之都是惊讶,不解。

    无己老人速速出手将自己的内力借方丈大师身躯发出,这样,两股内力,足以抵抗黑气,可是,无论他们有多大内力,黑气之力就会有相同的内力付出对付他们,所以,他两十分吃力。

    方丈大师说到:“这样下去,不被打垮,也会被累垮的。”

    无己老人说到:“这道黑气也太诡异了吧,不可思议。”

    他两的对话众人不解,当今两大武林高手的内力一聚,还对付不了区区一团黑气,匪夷所思。

    子云子说到:“两位,我来了。”说着话,已是出掌助威,结果,丝毫没有改变。

    清苦大师研究了半天也没有头绪,只好出手相助,结果都是一个样。

    王秀红说到:“我也来,我就不信它这么厉害。”

    说着就要动手,但被白衣郎君阻止了。

    “前辈莫急。”

    在几位大师对抗的过程中,白衣郎君深思了一边,觉的对付它的手段不是如此的。要是分析的没错,现在,几位大师想撤手都无能力,所以,阻止了王秀红再次出手。

    “白公子有何高见?”

    “我还没有想到解决方案,只是我觉得,前辈出手也是徒劳。”

    “为何?”

    “你们有多大力,它就有多大力,而且就是比你们强一点,让你们欲罢不能,我若猜的不错,几位大师现在弃手已是不能了。”

    清苦大师听完白衣郎君的分析,觉的不会如此于是想住手,可是身不由己无法脱手,这才紧张了起来说道:“白公子分析的没错,我无法离开。”

    这句话,让在场的每一位都是吃惊不小,怎么会是这样?这也太诡异了,匪夷所思,不敢往下再想。

    王秀红对这样的结局大为不安,说道:“白公子,如何才能让他们住手。”

    白衣郎君也在深思这个问题,一时没有好的建议,它既然能使各位无法脱手,这就说明它有着吸力,若是如此,大家脱手便不是轻易所为了。要想让它失去吸力,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破坏它,让它永久的消失,这就是标本兼治根除勿尽。想此,拔剑挥动力劈而去。

    此行动,王秀红觉得不妥,自己一向喜欢探索,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拦阻说道:“白公子,不可。”

    白衣郎君迟疑的住手后问道:“前辈拦阻,莫非有更好的办法?”

    王秀红说道:“此举只能是销毁举动,而不能了解奇异之处,从此,它所隐藏的秘密将会成为悬疑,这样的结局,我想大家都会遗憾的。”

    白衣郎君明白了,可是不能如此,如何才能解救众位大师。问道:“如不能这样做,恐怕,大师们会受影响。”

    王秀红想到,白公子会乾坤吸掌,应该能应付这东西。说道:“你的乾坤神掌,主吸功能为一体,相信,将会把它的内力吸出来,说不定,因祸得福。”

    提起乾坤神掌,自己差些忘记了还会这套功夫,可是,它的内力也是主吸,何况内力如此强大,自己与它对决,岂不是小巫见大巫。不自信的疑惑说道:“行吗?”

    王秀红肯定的,支持的说道:“一定能行。”

    “那好,我试试。”

    说着将剑插背,用功使出乾坤神掌之吸攻。

    内力一出,自然是大功告成,果然,那团黑气内力被白衣郎君全部吸干了,接着,各位大师都是轻松脱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