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神掌就是厉害,吸干了墙上所有的内气。众人得到解救,而白衣郎君觉得极为不舒服,浑身发热,就像一个火球在自己身体里来回穿梭,接着,全身滚烫,沸腾起来,快要发狂。这样的症状,从未有过的,极为难忍,真想握剑劈人来发泄,但自己的意识很清醒,压制着内火中烧。

    看到白衣郎君快要发狂的样子,料定心情急躁,正在与恶魔斗争。脸色一会青,一会紫,像是中毒之症。

    王秀红忙上前点了穴,让他静静,好给他号脉确诊。

    脉线起伏不稳,时而快的蹦蹦蹦连跳,时而慢的蹦,,,,蹦,,,,一下接不住一下,王秀红此刻着急了。

    无己老人问:“怎么样?”

    “心脉不稳,快慢不定,像是中了剧毒。”

    说着,取出一颗解毒丹给白衣郎君喂下。

    有了解毒丹,觉得稍微好了一点,身体不再像火烧一样像针刺那样难受,此刻身体温和了起来,就如平日。

    大家看着白衣郎君的眼睛,时刻在变幻颜色,一会成绿色,一会成红色。大家都是疑惑,这是什么毒,让人变幻眼色。

    子云子问:“毒圣,你行医多年,应该对此症状很熟悉。”

    王秀红为难说道:“说实话,我也是头一次见这样的症状,无从说起。至于什么毒,还需我慢慢研究。”

    这样的答案无疑是雪上加霜,原本想着,有了毒圣在此,什么样的毒都是小菜一碟,无所何惧。没想到,此类症状无人晓得。

    就在大家垂头散气之时,白衣郎君的眼睛有红蓝绿白转变为紫时,白衣郎君突然大吼一声跳了起来,就连众位大师也是按耐不住他,王秀红说道:“我们这样死死按着他,也不是办法,不如放开他,看他有何症状。”有了王秀红的提议,大家觉的也是,只好由他疯狂。

    白衣郎君瞬间直立起身,脸色变得通红,就好像在身体内有一个火球就要脱口喷出,但是,无法将之呼出,只有强力利用自己的自身力量来战胜它,便念动乾坤神掌的内功心法将其吸收。

    心里默默的念着心法,身体则是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大家都是疑惑,就像一根木头立在那,好像失去了自我知觉一样。

    子云子走进想瞧个仔细,被无己老人拦住说道:“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离他远些。”

    子云子不明白其中缘由问为什么?

    无己老人撸了一下胡须说道:“你没看出来,白公子正在用功吗?不要打搅他。”

    子云子又看了白衣郎君一眼,没有发现有其他症状。说道:“没有呀,只是他的眼睛都是紫色的。”

    无己老人再没有说什么,把眼睛闭上了。

    子云子疑惑,难道是我看错了?不会呀,事实如此。他又一次的看了白衣郎君的面部,发现他的嘴唇的的确确存在似有似无的状态。有了这些特征明白了。

    突然,白衣郎君又是大吼一声,随即一掌击向对面墙壁,一声巨响后,碎石满天飞,接着,一个大洞出现在众人面前。洞口有三尺见方,墙壁很厚,足有八尺。众人见之,都是大吃一惊,如此神力,临如天神降世,太不可思议了。

    待一口气出完,感觉舒服多了,此刻才清醒了过来,站在原地动动手脚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无辜又多了个洞。”

    看他样子,刚才的那一幕他是完全不知。

    子云子说道:“我的乖乖,这洞就是你造出来的。”

    白衣郎君疑惑,“是吗?我怎么不记得。”

    说着话,细想了经过,慢慢的记忆起了过程。

    自吸了那团黑气,浑身都是力量,唯有不足之处就是全身发热,刚才爆发出的那一掌,无疑,将身体里面多余的气冲了出去,要不然,自己不会清醒过来。

    想了好久终于知道了真像。

    无己老人说到:“依我看来,白公子的内力又升了一个台阶,现在,恐怕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子云子说到:“没想到因祸得福,看来这是天意。”

    王秀红走到白衣郎君面前说到:“把手给我,我给你号号脉。”

    脉线平稳有力,应该恢复了原态。

    白衣郎君问:“前辈,怎么样?”

    “没什么了,一切正常。”

    白衣郎君奥奥了一声,看着被自己打开的洞口,自己也不相信会有如此之力,但事实如此。走到跟前,左右看了一眼,一个人能进的去。虽是远有火把照亮,但前方漆黑,什么都看不到。自问,这是什么情况?要想知道真相就得以身犯险。说到:“各位大师,我想进去探探。”

    无己老人担心里面有机关,拦阻说到:“白公子且慢。”

    白衣郎君知道他的意思,微笑说到:“大师尽可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

    方丈大师接言说到:“此处虽说没有暗置机关,但玄幻武器存在,所以,危机四伏,绝不可掉以轻心。”

    说到玄幻法术,明白了这三具尸体的由来,原来,他们不是跪拜而是精力被吸光而亡。既然如此,那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想到这一点,不由得四处打探。

    众人不明白其中缘由,疑惑。

    子云子问道:“白公子,你这是何意?”

    白衣郎君解释说到:“刚才,方丈大师提醒了我,让我明白了这三具尸体的来历,我想,他们是自己来的还是有人控制与他们。”

    子云子有些不明白问:“反正都是来的,这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要是自己来的定是有出入口存在,若是被控制而来,也是有出入口,只不过被特意封堵罢了。”

    这样的解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没有一个人再有疑问,都开始四处寻找但没有一丝发现。

    急切希望能有蛛丝马迹出现,但事与愿违。白衣郎君心中发急但也是干着急。四周墙壁都是温的,但它们的温度各有不同,就如春夏秋冬季节的变化,太奇异了。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它的温度变化?”

    有了白衣郎君的提示,大家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