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大师和清苦大师来到了天山之地,极度寒冷,不过,雪莲遍地,花开万朵。

    看着眼前白雪皑皑起伏无律一望无际的天山,有了雪莲花的陪伴,盛是一番美景。

    方丈大师感叹说到:“如此美景甚是世间少有。”

    “方丈师兄,不如摘几朵雪莲花带回寺里去好练药,这可是上等的药材,尤其是白里透着微微一点红的那几朵,稀世珍宝,千年罕遇。”清苦大师见到传说中的雪莲花唯利是图的说到。

    方丈大师口念阿弥陀佛说到罪过罪过。“师弟,你这些年的修为都上哪里去了?”

    说出此话,自己也是言不由衷,就好像是身不由己,虽是心中有感觉此话不妥,但自己的心智不知是怎么了,无法克制。面对方丈大师的质问大为不满此而大怒,吼到:“你的修为就高吗?”

    方丈大师的感觉也是怪怪的,脑袋晕晕的,心智也是被迷失了,易怒不已。叫到:“你在说什么?我打死你。”说着大打出手。

    清苦大师也是好不示弱挥拳而上,瞬间,两人缠斗在一起难解难分。。。。

    白衣郎君没有深探这些奇异的花朵,只不过扫了它们一眼,觉的无趣,便不再关注,而把心思放到了,被自己打了一个洞的里面有什么。寻思了一会,却是没有答案,要想得到答案,只能进的里面观察。

    想此说到:“各位前辈,此洞怪异,定是暗藏玄机,我觉得还是亲身经历一番方可晓得答案。”

    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可是鸦雀无声。奇怪的转身一瞧,他们看那几朵花,看的出神入化般着迷,看来,自己不过去,他们对自己定是视而不见的。

    走到无己老人面前,见他面带微笑,却显疲劳症状,这是怎么回事?一连叫了几声后都没反应,接着用手推推也是没反抗意识,这是为何?

    又看了王秀红,也是面带微笑,但显极为痛苦,没有丝毫反应。接着又看了方丈大师清苦大师也是如此。

    自问,他们这是怎么了?

    看他们的样子都是在看那些墙壁上的花,难道,他们的行为与那些花有关?要是这样,无疑,他们又中了玄幻术,被绕到里面了,身不由己。

    这如何是好?

    标本兼治,一次性解决,只有将它们整个粉碎,不然,他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想此,浑然出手,连续几掌,那些图案一一被击毁。此刻,大家才从幻觉中醒悟,但是,他们的内里消耗太大了,各个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还好,并无性命之忧。

    白衣郎君将各位一一扶坐后问道:“各位前辈,你们这是怎么了,一动不动的,就好像无魂无魄的稻草人。”

    无己老人叹口气先说:“我们被迷失了心智,故自伤内力。”

    说着将自己的遭遇讲述了一遍后,觉的不可思议太诡异了。

    其余人也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

    原来是这样。

    白衣郎君觉的,此地不宜久留,应该及早离开。再着,几位大师都已受伤,要是再坚持自己的想法,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罢了,探险里面的秘密只有改天进行了。

    说到:“各位前辈,你们身体无碍吧?我们速速离开。”

    方丈大师说到:“无碍事,不必如此,只是精疲力尽的感觉,休息一会就好了。”

    无己老人和王秀红清苦大师的回复也如此,看来,是自己担心了,即是如此,进行下一个想法应该没问题。

    “这就好,我也放心了,那好,我进去看看了。”

    王秀红明白白衣郎君所说,说到:“你一人进入,岂不很危险,呆会,我们一起进去,好有个照应。”

    白衣郎君觉的他们的身体健康还需时间,要是等他们,看来,一时半会定是无法行动,为了他们的安全,不如自己先进去探探安全如何,这样,大家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毒圣前辈,我还是先进去看看,要是存在着危险,定会退回来的。”

    王秀红见白衣郎君主意已定,再是金口良言也不会改变结果。“既是这样,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总之,万事小心就是。”

    白衣郎君点点头嗯了一声说:“我会的。”

    对于此洞,有所质疑,单单此墙,为何有通道,而其它都是岩石。难道,这里面有玄机?不管怎么说,不以身试险,万事开头难。起步时,特意的望了那几道墙壁,想再次的确定,它们会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

    被自己打穿的岩石洞,不知是什么原因里面就是漆黑一片,火把光亮虽是照的周围明亮,可是在这洞口,亮光显的十分微弱,其中的道理白衣郎君一时不能解答。

    手举火把,慢慢的进入了漆黑而又充满恐惧的好奇的山洞。

    走过洞口进入了里面,里面伸手不见十指,虽是火把照亮,可是在此时微不足道没有一点作用。

    如此漆黑真让人不敢前进一步,顿觉空气质量好差,吸入困难,就像沙尘暴降临,空间充满颗粒,空气稀薄,每走一步都能感觉的到颗粒浑浊满天飞。

    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让此处变的漆黑一片?

    此时,一对发黄的眼神向自己驶来,就像空中漂浮。

    这是什么?

    看眼神,似蛇,不像,蛇没有这么大眼睛。像豺狼虎豹的又很小,那么,它是什么?

    世间生万物,各个貌其扬,各有所长。不管它是什么,自己都的小心行事。于是注视着它的一举一动。

    眼神左右移动关注着白衣郎君,像是伺机行动。

    而白衣郎君也是一动不动,则在寻找它的身体在何方。

    除了一对眼神别想发现什么,这让白衣郎君无所适从,一时不知如何之战。

    眼神徘徊了好久,像是也在分析,这是哪里来的宝宝,一会,急不可待的猛然进攻了,那道眼神“嗖”的一下到了自己的面前眼对眼,给了白衣郎君惊险一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