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华玲玉身受重伤,只有绿凤陪着,要是突发事件,定是难以应付。白衣郎君担心她俩安危说到:“我们出来多时,这边事情既是不能再有进展,只有先回去,待有法子再来探讨也不迟。毒圣前辈,此处可是安全?”

    此话怎讲?此处当然隐蔽了,自己得知此处已是快二十年光景,从未有人来此,自然是一处无人知晓的宝地。王秀红虽是对此话不大接受,可此类问题也是不能确保就是一定安全的,不过,十余年的经历让她自信的说到:“决定安全。”

    无己老人说到:“万物瞬时变迁,事事瞬息万变,所以,世上之事没有绝对的。白公子,你既对华玲玉她们安全着想,何不即刻赶去?我们内力已损,定是行动多有不便。”

    无己老人之言大有哲理,令白衣郎君又是一节深刻的教育,可以说茅塞顿开。是呀,世间之事没有绝对的,看来,华玲玉她们是否安全可是未知数,想此说到:“好的,大师,我即刻前去。”

    由于一股糜烂味道使得华玲玉极具难受,好似呼吸困难,故华玲玉和绿凤走出了山洞,找了一块阳光照耀的地方晒太阳,此刻,一对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她们面前。嘲笑的说到:“这不是你的娘子绿凤吗?”

    绿凤和华玲玉转过身一看,原来是黑虎使着和义泉还有公孙雯以及笑面虎,各个嘻笑在此。

    她俩一惊,他们怎么会在此处?

    每每见到他们,绿凤就是怒气冲天,再加黑虎使着说的那句话,更是火上浇油,骂到:“闭上你的乌鸦嘴,再说,对你不客气。”

    义泉吆喝一声说到:“好个伶牙俐齿,只是不知本事如何?对了,你不是独孤宫主的爱女嘛,怎么,与这些下等货色在一起,岂不玷污了你身份。”

    绿凤生气说到:“谁与你为伍,那才是下等货色。”

    公孙雯听后绿凤之言不依不饶起来:“活的不耐烦了。”说着就要动手,但被笑面虎拦阻说到:“我老婆出言不逊,还请你不要生气。”

    “既是如此,那我就给你这次面子。”

    “多谢。”说着话,笑面虎看了绿凤,希望她能感谢自己,因此对自己有了好感,但绿凤对他丝毫没有感激之恩,相反恨得要命。

    见到义泉一伙的到来,见他们人多势众,再着义泉的武功高深莫测,只能是尽快进的山洞,不然,自己定是没有什么,但华玲玉大师可就不好说了,毕竟身受重伤所以大祸临头。可是进去,又怕暴露其他人的行踪,但在这个时候无处可逃别无选择,只有先进的山洞,于是扶着华玲玉边喊边走,义泉来了,可是,里面静的鸦雀无声,一个人都不在,即刻想到,他们十有八九去了山洞那头。在心里多么希望,他们都已从山洞深处返回来了。想归想,但事实归事实,只能扶着华玲玉往前行。

    还不等她们进的山洞,独孤剑一伙又来到。他们一起有七人,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逍遥一郎,鹿会空,鹿成,还有陈将军。

    瞬间见的几人相继而来,看来,他们也注意到了这里。

    斜眼看着他们,不管不顾就进了山洞。

    里面没有火把眼前一片黯淡,虽是走了一遍,但是,坑坑洼洼也是记不清楚,所以,高一脚底一脚的往前急急行驶,希望,他们不要追来。但是,他们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随即,在后面的脚步声非常清晰,判断,只有十余步就能抓住自己。

    大概跑了三十多步时,华玲玉一脚踩在凹哇处,一个不小心倒地摔倒了。绿凤也是跟着一个趔趄,两人双双瘫在地上了。绿凤即刻爬起,想扶起华玲玉继续前进,但是,华玲玉身体虚弱,不然,也不会轻易倒地。绿凤扶她,她已是气喘吁吁无力爬起说道:“不要再管我,你快走,走一个是一个。”

    “这怎么能行,你不走,我也不走。”说着话,极力的想扶起华玲玉。

    “听我说,我体力有限,无法再跑,你快走,唤他们前来,或许,我会没事。”

    “大师,,,,,,”

    “快走,不要管我了,否则,谁也走不了。”

    “哈哈哈,你们谁也别想走。”义泉洋洋得意的说着。

    此刻,他们已经到了绿凤她们的跟前,只差两三步远。

    接着,尹馨刀客拿着火把走了过来说道:“只要你现在肯认错,以往过错我们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绿凤知道,这只是一种冠冕堂皇的说法,真要是随了他之言,定会害人害己,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说道:“要是有这样的必要,我又何必当初呢。”

    笑面虎劝说道:“老婆,你再不要执迷不悟了,你这样,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跟我们回去吧,宫主定会原谅你的。”

    “你给我闭嘴,谁是你老婆,痴心妄想。”

    此刻独孤剑已来到面前,脸色深沉,一副极不想见绿凤的样子,冷冷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若知错,我会既往不咎,我们父女还会和往常一样。”

    听到父女二字,绿凤听的亲切,可是,他的所作所为让人极度难受,尤其在自己的婚姻问题上,他就像一个旁人,把自己当做一个礼物送给别人,毫不顾忌自己的幸福,这算什么父亲。想此说道:“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你不配。”

    独孤剑想再一次的把绿凤哄骗回去,然后把她关起来,就算她是不肯为自己做事,至少,也不会成为自己的隐患,可是,绿凤如此质问,引起他的恼怒,说道:“既是冥顽不灵,痴迷不悟,就不要怪我不念以往的父女情分。”说着,速速用功提气,接着,一掌打了过来,要是击中,定是命丧黄泉。

    对于独孤剑的出手,绿凤不会有防范的,毕竟,自己是他从小养大的,他有这个权利,死了也好,一了百了,自己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