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据平台,则是暗箭袭来,既是不能占据位置,只有出手攻之剑指石门,只要石门破碎,就可以直接跃入门内,此举,便可防范暗箭难防。

    双掌威力强劲,只听浑然一声大响,那道石门被破碎了大开无阻碍。

    为了安全着想,白衣郎君让大家稍等,自己进去一瞧,要是再有机关也好预防。

    原本黑漆漆一片,随着石门被打开,或许是见了空气的缘故,里面嗤哧的声响后,四周布置好的油灯全部亮起,照的室内灯火透明。

    室内空间很大,正方形,足有三百平方。自己所处位置是门口,那么,门的前方就视作为上方位置。

    上方墙壁收拾的特别完美,长方形,呈现了一幅画,画上描述了战乱的那一刻。画的下方有一张石桌,桌面上放有一本羊皮书。石桌前面,就是下一个环境,有三口棺材,紫红色,位置前后一二,上下摆开,除此之外没有其别的。

    白衣郎君看了很久,希望有所发现,但是,没有一丝暗置机关的踪影,另外,自己站了好久也不见有什么异动,说明是安全的。

    说到:“大家进来吧,没什么危险。”

    有了白衣郎君的示范,大家依次跳跃了平台走了进来。

    里面的环境让大家不得其解,都是好奇。

    子云子摸着棺材说到:“这是什么人的墓葬,如此气派。”

    无己老人说到:“不要随意触摸它们,此处机关重重。”

    “不会这么巧吧。”子云子无所谓的说。

    “小心使得万年船。”无己老人提醒说。

    白衣郎君对棺木不是很感兴趣,而是对石桌上面放的羊皮书卷很是吸引,便走到了跟前,左右张望,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产生暗置机关。瞪大眼睛没有发现什么,不过,要是能看出机关,就不是暗置武器了,罢了,不去理会,真要是有机关,定是躲不过的,该来的还得来。于是用手迅速的拿起羊皮书卷,立刻离开以防万一。走了四五步,见没有反应,看来,是自己多疑了。

    以防有暗器,众人没有翻动棺木,而是注视着白衣郎君的一举一动。见到羊皮书卷拿了过来,都是凑过来一饱眼福。

    羊皮书卷重叠三层,小心翼翼的打开后,里面没有包裹什么,而是一张图绘示意图,也就是此洞的布置图。

    看后图绘,白衣郎君了解了详细情况说道:“我们所处位置,是前厅,接着还有两段,也就是中厅和后庭。”说着话看了周围,没有看到路口,说道:“此图绘没有标识路线。”

    大家奇怪的又看了图绘,不错,就是没有入口和出口。

    无己老人说道:“又给我们留了一个难题。”

    子云子:“可不是嘛,要是这样,何苦留有图绘呢,这不是戏弄人嘛。”

    白衣郎君仔仔细细的钻研着图绘的每一处留笔,希望能有所答案,可是,简单的路线和分布,就是没有示意路口在何处,难道,这是古人特意留下的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