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会飞的尸变理应不是奇事,跟想象中的吻合,可是,这是头一次,定是有所感叹,也是惊慌一度,没想到,这一生还真能遇见这玩意。如何才能逢凶化吉,希望全寄托于白衣郎君一人身上。

    面对两小尸变,白衣郎君已经是竭尽全力了,要是再坚持下去,看来,轻松的就被它们灭了。不行,再不能这样下去了,如若不然定是在劫难逃。原本就想用乾坤神掌对付尸变,但又怕尸毒侵体,只好用内力大打出手,没想到事与愿违并且大祸临头,再不用乾坤神掌,看来,来不及了,与其被内力耗干致死,不如一搏,既是尸毒侵体,只要能将它们打败也值。于是用功启动了乾坤神掌吸功。想是这样的,乾坤神掌一定能将他们击败,但结局还待应证,不过自信心满满。吸功一出,感觉自己的劲道越来越大,对方不堪一击似的,身体面貌有了根本性改变,原本面目清秀,随着内力流逝,脸色越发难看,肌肉渐失脸庞消瘦,面目全非了,这样的结局令人欣慰,大快人心。一会,两具尸变随着内力消失成了两具骨架,倒地,碎骨满地都是。在碎骨中,有两根银针闪烁,亮点射了白衣郎君的眼界故发现银针,想弯腰捡起,但没有时间,因为,绿凤此刻危亦。瞬间出手,大叫到:“死妖婆,我吸干你的精髓,看你还能牛逼。”

    乾坤神掌对准蓝气吸了过去,相信,她一定成白骨满地都是,可是,无论怎样用功就是不能如愿以偿,反倒觉的吃力,相反,自己的内力被她吸取了,这是何道理,难道,她了解此功,故能解的此功相反利用之。

    想此,断然至手。

    这如何是好?

    不能用乾坤神掌,这就意味着没有办法对付她,如此,岂不是大难临头。

    一时慌了神不知所措,心急如焚之际,看到绿凤所持乌金剑,虽是吃力,但不觉的有性命之忧,让尸变无可奈何。即刻意识到,乌金剑威力无比,看来,乌金剑灵性冲天,有降妖除魔的灵力,真是没想到,意外的惊喜。

    打想将他们引至门口,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有乌金剑怕她何惧。

    瞬间挥剑,乌金剑再度联手,珠联璧合,霎时,一道惊雷般力道齐击蓝色气道。有了白衣郎君的相助,绿凤感觉轻松多了,虽是减轻了压力,可是不能击倒尸魔。

    尸魔依然在空中悬着,手握一颗蓝色珍珠,看来,她的力道来源于此。是什么力量让她如此强悍,难道,真是妖邪法力?想起地上的银针,开始怀疑,是不是这些尸变都是被控制着。要是如此,是什么邪术呢?

    见到他两也不能战胜尸魔,无己老人急道:“我们虽是浑身无力,但是,人多力量大,助一把力给他们,虽是微薄之力但参与其中就能撼动尸魔。”

    大家相互相应,一一出手,除了华玲玉。

    自己与绿凤的威力算是极为强大的,但是,尸魔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法力强劲,按这样的结果推算,再是有大家的帮忙也是无济于事。拦阻说道:“各位前辈,不要出手了,你们出手也是徒劳,只会消耗你们的内力,最后的结局就是全部赔上性命。”

    子云子不明白的问:“为什么呀。”

    “以我现在的经验,我发现,我们的力量增加了,她的力量也在无形的增加。”

    “是什么原因呀?白公子,你有发现吗?”无己老人问。

    “目前没有,不过,我相信,会有破绽的。”

    “会有破绽?”王秀红感觉这个问题奇怪,一个尸魔有什么破绽,除非,这不是自然形成的尸魔,而是人为。

    “是的,你们注意到地上的那根银针了吗?”

    众人的确看到了银针,都以为这是尸魔身上藏有的,没什么好稀奇的。

    子云子说道:“这能有什么解说,这不很正常嘛。”

    “看起来,虽是很正常,但是细想就不正常了。你们看,两根银针是在他们的头部掉落,也就是说,银针原来的所插位置就在头部的某一个位置。”

    这样解释,都不是庸俗之辈,算是大彻大悟,原来如此。

    方丈大师说道:“白施主,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们取下她头上部位的银针。”

    白衣郎君点点头嗯了一声。

    但是,这样的举措极为难办,几乎没有人办到。

    方丈大师为难说道:“这项任务艰巨,我们可能无能为力。”

    白衣郎君知道这个问题,现在,除了绿凤有乌金剑护体,没有中毒,其他人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要想取出银针只能有自己去完成,别无他求。可是现在,自己又无法脱身如何是好,要是长期这样,自身内力耗尽,到时,全军覆没。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绿凤先坚持一会。说道:“绿凤,只要你能坚持一下,我就有办法制服她。”

    绿凤相信白衣郎君一定能做到,说道:“白大哥,你要小心。”

    白衣郎君瞬间住手,猛然跃空挥剑劈向尸魔,对准的位置是她的头颅,只要她有所防范,就有机会接近尸魔,一来,能减轻绿凤的压力,二来,借机伺机行动,一举两得。可是,尸魔没有防范,而是一动不动,此举,让人始料未及,大跌眼眶,原本想的天衣无缝,可是结局让人出乎意料。乌金剑剑气强大,就是劈到岩石也是碎石满天飞,就不怕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剑气劈之头颅,就连一点声响都没发出,这令人惊恐万分甚至毛骨悚然,天呀,这是什么头颅,金刚铁打,刀枪不入?不会。

    大家也是倒吸一口冷气,我的乖乖。

    不过,就在剑气劈到头颅之时,还是有一点反应的,尸魔的身体微微的往下降了一点。

    这点,白衣郎君观察的非常仔细,由此可以判断,继续攻击,定有奇迹出现。于是挥剑,一连三下。果然,尸魔的身体原本高高在上,这下倒好,接连降级,直至脚落棺木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