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开的口子,觉得,这可能是唯一的出口了,即便下面暗流涌动危机四伏也得下去,因为,与其被蜇死,不如一搏,想此,便跳了下去。

    有了他两的领头,方丈大师急说到:“我们也走。”说着扶起华玲玉同王秀红跳下了口子。

    见大家都已走,白衣郎君说到:“绿凤姑娘,你先走。”

    其实,两人同行完全可以,但为了安全,绿凤答应说:“好的。”

    接着,白衣郎君最后一个下了口子。

    独孤剑一伙进了山洞,见到狼籍一幕的环境不堪入目,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总之,预感不让人省心。

    陈将军说到:“这里一片废墟般场景,看来,他们在此定是有过格斗。”

    尹馨刀客见三具骨骼整齐摆放,分明没有动过手,但再不见任何可疑目标,那么,他们和什么格斗呢?不明白的说到:“面前只有这三具骨骼,但它们整齐有序,说明,不是与它们格斗过。看这墙壁,岩体坑坑洼洼,像是被他们攻击过,说明,这里存在着危机。”

    对于尹馨刀客的分析,独孤剑很赞同,与自己不谋而和。

    陈将军看了周围一圈的确如此,分析头头是道,看来,就是这样的,夸奖说到:“没想到独孤宫主的手下各个能人睿智,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独孤宫主,恭喜呀。”

    独孤剑没有说什么只是脸带微笑。

    陈将军又对义泉说到:“义寨主,听独孤宫主的介绍,你懂的五行八卦,更是对阴阳奇术有所了解,所以,你来说说这里的具体情况,可否?”

    义泉嘻笑几声见礼陈将军说到:“你就是史思明的副将陈龟宇了?”

    陈将军有所生气,但往后还需重重利用此人,故假装无所谓说到:“正是此人。”

    “幸会幸会。独孤宫主让我来,以为是为了游山玩水,没想到,是为了此事。”说着话看了周围一眼接着说:“此处凶险,不过危机已除,想必他们定是受伤不轻,如此大动干戈,想来定是恶战一场。”

    陈将军:“这就好,这样也好,有他们为我们开路岂不乐哉。”

    陈将军副将恭维言语:“将军所言极是。”

    公孙雯见到有出路心急如焚,担心白衣郎君就此溜走,来到洞口处说到:“你们别在那磨叽了,追赶他们才是正事。”说着话,一股浓浓的空气扑鼻而来,顿觉鼻腔很呛。“这是什么空气,这么呛人。”

    义泉走了过来感受了一下,觉得蹊跷,必是有问题说到:“这空气诡异,大家小心。”

    黑虎使者说到:“这有什么奇怪的,在山洞,空气异常很正常的。呛鼻是吧,我先进。”说着话已经踏上了洞口处。

    义泉没有跟随,他知道,定不是好兆头。但公孙雯报仇心切,担心白衣郎君就此溜走,急着进去寻找,刚踏上洞口被义泉拉住衣袖说到:“不可鲁莽。”

    公孙雯不解缘由问:“为何?”

    义泉解释说到:“空气质量不好,我觉对身体构成了威胁,不宜进去。”

    公孙雯急切的表情说到:“现在,事态紧急,顾不了那么多了。”说着就往里面闯。

    义泉拦也拦不住,只好提醒说到:“我担心空气有毒害物质,小心点。”说着撕下一块纱绸“把嘴巴鼻孔堵上以防万一。”

    公孙雯听了建议,照着义泉吩咐所做,然后进了山洞。

    独孤剑问:“义寨主,空气若是有异,不妨另寻路口。”

    义泉肯定的说到:“不会再有路口了。按它的布置,设置,种种障碍表明,它是一个墓葬的入口处,机关越是凶险,就表明墓葬的主人身份尊贵,以我的判断,这空气恐怕有毒。虽是毒气不是那么厉害,但足以让人失去力气,虽是活着,行尸走肉一般。”

    听后介绍,陈将军大喜,既是这样,说明,宝藏入口已找到。说到:“有没有解毒办法?”

    义泉摇摇头说到:“没有。”

    “独孤宫主,你不会也是束手无策吧,请不要忘了,这可是宝藏的入口。”

    对于解这些毒质,独孤剑很有把握的。在学武艺的同时,也在研究解的疑难毒药,因此有了自己独特的一种解毒丹。别说好空气里面掺杂毒粉,就是世上最毒毒药也是不在话下,眼前之毒,区区小事。

    既然是宝藏入口,岂有陈将军进去的道理,现在,便是除去异己的大好时机。但现在还未确定,是不是操之过急了。要是按义泉所析,头头是道,应该不会有错。假设做了,宝藏如何搬出。算了,到时候见机行事。

    “区区小事,不足为疑。”

    说着从衣袖里面取出一小瓶,打开盖子倒出里面的东西,见是药丸,陈将军说到:“独孤宫主就是厉害,想必是解药了。”

    “是的,每人一颗,含在嘴里即可,过了毒障就取出,以免身体不适。切记,不可吞咽。”独孤剑得意的表情,语气又是警告。

    陈将军虽是质疑,但在这个时候,这种环境下不得照做。

    有了解药就不在怕什么,义泉迫不及待的拿了一颗药追了进去,因为,他担心公孙雯。

    随即,独孤剑一伙也是相继进去。

    公孙雯捂着嘴,也不能阻挡毒物侵体,顿觉脑袋昏晕,四肢无力,几乎就要倒地。义泉拿着解药赶来说到:“把解药含嘴里。”

    公孙雯奄奄一息,呼吸都是困难说到:“这空气太诡异,让人无法呼吸。”

    “此空气有毒,待会,就没事了。”

    黑虎使着已经昏迷不醒,尹馨刀客和长枪鲁一手扶起他,给他喂了解药,一会便醒了过来。尹馨刀客提醒说到:“别把解药丸吞了,含嘴里即可。”

    陈将军见到台阶大快人心,心喜,就快见到宝藏了。走过台阶,一阵狂热空气袭来,这是什么情况。见到面前的路途大吃一惊,天呀,此路太窄了,再看下面,尽是悬崖峭壁,熔岩岩浆如波涛沸腾,不由一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