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气息来临,让大家不得而知,都在四处展望。

    两队泥人泥马队列,分两组,左右各一队,人数前后足十。它们的外边是通道,足有三步宽。它们的中央,足有十步宽,则是一个又园又大的墓葬坟头在里面。墓葬好似被四道绳索牵制,在地上的泥塑图案让人瞧的清清楚楚,还有花纹装饰,精致美丽。看来,墓主人是女性。

    墓葬后面,一个奇异的花枝慢慢展开,待有三尺才停住,原本黑绿色,瞬间,长出了纯绿色枝杆开起了蓝色小花,十几朵,花的中央透白,接着,一个紫蓝色的果子由此而生,渐渐长大。

    好神奇呀,白衣郎君直赞叹。

    其实,这一奇怪的生物大家也是见到了,瞠目结舌,赞叹不已,都说神奇。

    果子慢慢长大,接二连三的,十几朵败去,十几个果子由此可见。

    笑面虎觉的神奇,忙跑上前去一把抓住果子,想将它采摘,但是,摘不下,手也无法离开,就像被吸住似的。他使劲的拉了几下想脱开,可是,事与愿违,无法自拔,大喊到:“宫主,此花诡异,把我吸住了,救我。”

    大家惊异不小,果然藏有杀机。

    白衣郎君原本想说话,让他们切莫动手,抚摸它们,以免麻烦上身,但说了只会遭到反驳,故哑口无言装作不知。虽然面前这群人都是一些心术不正之徒,但经过长时间的感化定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因此,现在同为遭遇,理因联手,不宜同室操戈。想此,还是忍不住的说到:“此处生物怪异,行之慎重,看吧,危险了吧。”

    尹馨刀客说到:“别再那里惺惺作态了,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独孤剑跑到笑面虎跟前不敢接触,仔细观察着笑面虎有什么变化。

    不错,于自己分析的大致一样,他的精华被它所吸。不然,不会脸色惨白,像呆瓜一样任其摆布。

    自被吸住,渐渐地便失去了自主意识,眼睛紧闭,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

    独孤剑即刻用功,一掌打在笑面虎的后背上,想用内力将其推离,但是,那道劲强大,无能为力,根本脱不开。

    尹馨刀客说到:“宫主,再这样下去,恐怕他的小命不保。”

    “我何尝不知,但此花的确厉害,我真是浑身乏术了。”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当然不是,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选择将他的手与花分开。”

    “这怎么分?”说着话,脑袋忽然明白了“难道,,,,”

    “不错,以我们的力量,无法将他们分开。”

    此刻,那些花有原来的紫蓝色渐渐地变成了紫红色,越来越大。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似乎意识到,此花就是人间流传的吸血鬼花,要是如此,待那些花都变成正红色时,整个山洞将布满它的花藤,那时,在劫难逃。可是,怎么样才能阻止这一切发生?一时没有好的办法。

    尹馨刀客指着变了颜色的花说到:“宫主,那些花都变色了。”

    独孤剑岂是不知这些,再犹豫,笑面虎定会被它们吸干,当机立断的举起手来如刀,想将笑面虎的胳膊切断,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分离。

    白衣郎君见之他们的行动,分析定是断开手臂,这样做,只是暂时的,接着,它们的花体由于见到血的来源会连根接连断臂处。叫到:“住手,那样,只会害死他。”

    独孤剑老谋深算的犹豫了说到:“难道,白公子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尹馨刀客说到:“他能有什么办法,目的是不让我们及时救人。”

    “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只是不希望他就这么死了,,,,,”

    白衣郎君的做法,不是不希望他们有事,而是,他们的所作所为会波及到更多的危险被引起,为了无己老人一伙的安危,只好出手解决问题。对于笑面虎的问题,心里已有底。说到:“你们所做,只能加速他的死亡,所以,此做为属于愚蠢。”

    尹馨刀客怒道:“再胡说八道,扒了你的舌头。”

    长枪鲁一手刚要复合出语,被独孤剑挥手制止。

    独孤剑闻听白衣郎君之话,感觉到他话里有话,看来,定是有了应对之策。既是如此,何不让他解围。

    说到:“我对你虽是恨之入骨,但今日不是议论此事的时候,常言说得好,化干戈为玉帛,和气生财嘛。若是白公子有解决良方,还请你高抬贵手,解了燃眉危机。”

    白衣郎君对这些家伙早已厌恶至极,要不是为了大家的共同利益,自己绝不会说出这番话的。对于独孤剑冠冕堂皇的一面司空见惯不足为奇,说到:“办法是有,只是委屈你的人了。”

    “只要能救的人,委屈一下无碍,只是不知何种良策,还请明示。”

    “对,独孤宫主言之有理,除此之外我还有疑问,你就这么有把握断定,我们此举会让他散命。”陈将军信誓旦旦的说。

    又想解释又不想跟他们多说什么,多说一句话,感觉是在浪费自己的口舌,既然打算救他,就告诉他们缘由吧。

    “实话说,你们不觉此花像流传中所说的吸血鬼花吗?我想大家都知此花的功能,要是将其手臂斩断,不是正中此花下怀嘛。”

    这样说,独孤剑一伙不再疑问。长枪鲁一手说到:“宫主,他不行了。”

    独孤剑此时此刻很矛盾,要是救的人自然是万事大吉,他说一种委屈让自己犹豫不决。不过,吸血鬼花倒是听说过,看来,就的由他出手帮忙了。

    “白公子,请你出手吧。”

    闻听此花怪异,内气十足,只有墓葬内才能见到它,属于极阴之物,要是吸了它的内气,定是能解身体烧焯之感。想来,唯有此法能让自己解脱痛苦,要是不行,也不吃亏,总之,吸取了一定的内力。

    它与它是不是相生相克之物,还待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