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无心与独孤剑的手下磨破嘴皮子,有了这些家伙的掺和,想办成一件事真难。看来,想从他们手里取得解药比登天还难,无望。与其难以完成的构想,为何还有苟且求他们。想此,应该即刻找到出路才是上上之策。

    看了周围,一无所获,几乎绝望,因此,不再梦想有机关暗钮来解的危机,而是寻求线索怎么样破解危机,那么,怎么解?线索在何处。

    看着被冰封的一个个雕塑物,白衣郎君真的没有头绪。

    唯一有蛛丝马迹的可能,只有观察往下射的光。看了一阵后,那道四射的光不知其原因停了下来,或许是没有了目标的原因吧。

    忽然,被冰封的泥人泥马有了动静,冰块开始了变化,一道一道裂开的冰口子越来越大,随即脱落在地,就此,泥人有了变化,附有灵魂一般动了起来,挥动手中兵器慢慢向大家攻了过来。

    二十多具泥人和泥马有了攻击路线并明确了目标,此分工有序。

    泥人向后退,成了横着一条线,原本是前后队列,现在是左右队列,而且是后排,泥马成了前排。原以为,泥人并会先出手,看来,它是后来居上的举动了。

    泥马行驶过来,慢慢张开嘴巴,从里面喷出了火,火舌凶狠,直击而来。虽是火苗就跟筷子一般大小,但是强劲有力。泥马距离大家足有十步远,火舌足够攻击到。若是一两道火舌,可以轻松躲避,现在,二十多道,防不胜防,就像一道高压火墙推压过来。

    无己老人一伙行动有限,对于突如其来的火舌攻击毫无法子。

    白衣郎君想到这一点,让他们先上斜坡躲开再想办法。

    尹馨刀客见之,说到:“宫主,他们想占据斜坡躲避于此。”

    独孤剑冷哼一声说到:“那就不让他们得逞。”

    “好。”

    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黑虎使着,拉着笑面虎动作敏捷,先是占据斜坡,阻挡了无己老人的行动。

    绿凤怒到:“尹馨刀客,你们也太不要脸了。”

    黑虎使着笑到:“我们的所作所为你是最清楚的,一向如此。”

    长枪鲁一手说到:“能者居之,有何不妥。”

    绿凤哑口无言,对于这种不要脸面的人,鬼都怕。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无暇顾及这波行动,斜坡被他们抢占,看来,自己找到的躲避点,他们都会抢占。

    火舌来势汹汹,危险即刻来临。陈将军,鹿会空,鹿成,对这一情况都是惊讶,没想到此处这么危险。只有公孙雯毫无顾忌,只是注视着白衣郎君伺机动手,今日,就算自己死也的把他杀掉,不然,不会再有机会了。

    就在公孙雯思索之时,陈将军喊到:“我们回去。”

    鹿会空说到:“宝藏不要了?”

    “要,但的另想法子,绝不能就此丢了性命。”

    鹿成说:“我们无路可退,别忘了,上面还有毒虫等着我们呢。”

    此语提醒了陈将军,惆怅表情:“这如何是好。”

    鹿会空安慰说:“没事的,定会有法。”

    他们的希望都寄托与独孤剑身上,而独孤剑也是毫无办法,要是平日,他会利用自己的脑汁想尽一切办法对付白衣郎君一伙,而今日,不由自主的看了白衣郎君,想从他的举动获取应对之策。

    面对泥马的火舌随即而来,自己却是无计可施,原以为,把大家支开,自己独自应对,没想到被尹馨刀客一伙堵住了去路,也罢,见机行事。

    白衣郎君继续关注泥马火舌。

    泥马火舌瞬间有了改变,原本一字长蛇阵,演变成了上下中三处攻击点,原来的攻击,构想可以应对,如今又有了变化,真是措手不及,这如何是好?不过,眨眼睛的功夫有了对策。

    要是再不出手,来阻止火舌伤人,以达到毁灭它们的目的便彻底泡汤。

    火舌位置的变化,给白衣郎君的行动诸多不便,原本蹲地,低位攻击,不想,泥马变化打乱了自己的部署,此刻,只有临空一击,将它们粉碎,只有如此,才有机会战胜它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