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越是得意,公孙雯就越是气愤,绝不能让仇人在自己面前欢心悦目,但而今,是自己不能阻止的。

    气怒之余,即刻提气用功,施展自己修炼多日的绿魔大法功最高一招,身毒变。

    此功完全利用原来的毒气爆发于一体,原本原来的毒气在身体内相生相克,要练就最高境界便会毒气侵身,身体走样,皮肤上疙瘩四起,青一块紫一块极为吓人。

    对于公孙雯此举,大家目瞪口呆,瞠目结舌,谁都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原本倾国倾城的美丽容颜,变得一去不复返,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满脸长满疙瘩痘痘的怪物。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如此巨变,难道,是为了爱情吗?绿凤不可思议的揣摩着,希望能思量出答案的源头。

    公孙雯怒吼一声,脸色大变,张牙舞爪般凶神恶煞的姿势攻击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见此情况,更加的心疼流血,看吧,雯儿又在折磨自己了,但是不知因何成这样,有心问候几句关心话语,但是公孙雯不给他机会,速度极快,就地跃起,临空而来。“拿命来。”

    像幽灵般飘起,轻松自如,看来,功夫已不在平庸级别,而是少有的大师级。

    王秀红一伙无不惊叹惋惜,各自摇头叹为观止。

    绿凤好奇的想知情况问道:“毒圣前辈,能说说缘由吗?我好着急。”

    王秀红怎知精细情况,只是略知一二。“其实,不是为了爱情,真真原因我也没有顾及问起,所以,,,,,”

    “我来说吧。”子云子接言“那丫头被义泉骗了,说是白衣郎君杀了她父母亲,还灭了全家一十六口人。”

    绿凤不解,气言,为白衣郎君打不平说到:“她怎么这么幼稚,难道,真不分青红皂白糊涂了?”

    子云子:“谁说不是呢,瞧她那样,像是吃了白公子似的。”

    无己老人说到:“这也不能怪她呀。”

    绿凤:“为啥?她都这样了,大师还为她说话。”

    “要是了解了真实情况,你也会为她的遭遇同情怜悯的。”无己老人解释着。其实,无己老人根本不知原因,只是一日听白公子对自己提起过关于公孙雯的事情,当时,自己正是从昏迷中转换清醒过程中,所以,记得此事。要不是今日一见,自己绝不会想起此事。

    这样一说,绿凤内心的怒气顿时消了一半,不再敌视公孙雯,而是可怜起她,虽是不知其原因,但是自己相信,她,应该是善良的。

    公孙雯的速度如幽灵般忽闪而来,而且她的手掌心冒着一股青气。双掌袭来,就像流星从天而降般神速。

    对于绿魔大法功,白衣郎君只得用乌金剑,不然,定会身中剧毒。有心避开,但这架势无可避免,挥动乌金剑迎头一击。心里明白,要想克制公孙雯的狂暴发飙,就的速速制服与她。

    绿魔大法功最高境界的确厉害,似来去无踪。绿凤看着公孙雯的变化几乎看不清,心中不由的担心起白衣郎君。

    公孙雯临空双掌打出,目的是一招毙命,虽是自己清楚,这样的想法天真,但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弄死他,否则,这些日子的辛苦就白费了。

    公孙雯的掌力强劲,想过用自己的内力及时抑制与她,又觉让她发发内心压抑已久的仇恨,一时半会矛盾不已,三思后还是躲开了那一掌。

    掌气落空目标,推到了对面的岩石上,即刻碎石蹦起,一个掌形坑哇保留于此。

    白衣郎君一惊,天呀,好大的内力,但即刻又不再惊叹,觉的理所应当,看来,不可大意。

    一掌袭空,更加愤怒,紧接着第二掌又起。

    白衣郎君这会不能再躲了,再躲,无己老人一伙就会危险,因为,公孙雯正面是他们。

    两人临空而至,白衣郎君早有打算,绝对不能让公孙雯发出任何招式,利用乌金剑对准了公孙雯的双掌,胁迫她来个内力大比拼。

    双方僵持不下,各领风骚。

    没想到她的内力精进了不少,真为她高兴,只是此功害人害己,绝对不可以再让她这样下去,否则,迟早会毁了她自己,有心阻止,但此刻她的内力与自己相当如何能做到,无余力而为之。不过,时间长了定会有机会。

    公孙雯拼尽全力以赴,但事与愿违,对方内力似有洪荒蛮力,自己是无法将他打败的。原本以为,拥有了绿魔大法功最高境界,便可以置他于死地,如今,还是不能如愿,真是老天爷不公,对这样穷凶极恶之徒,为何让他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骂道:“畜生,今日就是拼尽全力,也要让你血债血偿。”

    脸上如盖上了厚厚的茧子,恶劣性质的脸色中露出一双极为焦急愤怒的眼光直视自己,自己更加心疼。可是,事过近千,想也没有办法了。怎么样解决眼前之事才是重中之重。

    有了一种觉的对不起公孙雯的心理,白衣郎君始终没有出重手,而是随着时间的延续,公孙雯就会不战自败。

    不错,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敏感到公孙雯的内力越来越弱。

    分析是这样的:起初,她的内力源自全身,不可战胜,时间一长,就会支持不住,尤其是在空中。

    他的决定,出于对公孙雯的保护,可是,忽略了一个十足的不讲道德的家伙,义泉。

    义泉岂能让公孙雯吃半点亏,要是有了什么闪失,可是得不偿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样的买卖咋不干。再着,一个绝好的杀人机器也会消失。总之,哪头都对自己没有好处。

    于是,趁其不备,来了个突然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