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不能让公孙雯这个一手培养起来的杀人机器就这样有丝毫损失,但无能为力阻止,要想阻止这一切,就的冒骂名强行,要是不然,功亏一窥。于是绕到白衣郎君身后猛然出击,一掌打在了后心处。

    此举无人晓得,因为,都在关注白衣郎君与公孙雯的比斗。

    此举,独孤剑是无法做出的,虽有时自己行事也是偷偷摸摸下作,但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小人行为,自己下作还有比自己还下作的无耻之徒,真是卑鄙到家了。不过有这样的像猪一样的队友也好,出奇的总能替自己分忧解难何尝不是一件兴事。心中几乎愤怒的态度立刻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洋洋得意。

    白衣郎君看着公孙雯就要败去,心里欣慰,借机控制她,说出实情,让她明白真正害她如此痛不欲生的人是谁,突然,后心被人偷袭一掌,劲道强大,突感心脏不适,像堵了血脉,血聚在心里不上不下极为难受,接着脑袋晕乎,没有了知觉,瞬间掉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公孙雯顺便夺下乌金剑回到了义泉身边说到:“夫君,你真棒。”

    义泉得意的说到:“你夫君是何人,区区黄毛小儿能耐我何?瞧,他不死也废。”

    尹馨刀客竖起大拇指说到:“义寨主这么有把握?”

    “那是当然,谁都知道,绿魔大法功奇毒无比,中掌者不死也残。”

    公孙雯拿着乌金剑说到:“夫君,我们已经夺回了传说中的乌金剑,看他还能怎样,就用他的剑来了结他,为我父母报仇雪恨吧。”

    义泉拿过乌金剑左右细看,就是找不出一点神奇之处,除了黑的出奇就没有别的亮点可值得一提。找不出奥秘所在,那就挥剑来证明它的厉害之处吧。

    独孤剑没有提醒他们,在一旁视若不见。而他属下其他人,也是没有知声,只是看好戏罢了。

    陈将军虽是不赞同义泉所为,怒不敢言。白衣郎君目前虽是一个心腹大患,但在刚才除毒虫之时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要不是他的聪明才智和灵活多变的应用,恐怕此刻已被毒虫生吞活剥了。再是仇恨之入骨,也不能在此刻偷袭击挪,至于他死地,这还没出墓葬呢,这不等于自掘坟墓嘛。看着义泉挥舞乌金剑,真想过去给他一巴掌,要不是他武功毒置,自己绝不会袖手旁观。

    义泉玩弄乌金剑根本没什么奇迹出现,这就说明此剑并无厉害之处,而是,持有此剑者拥有独特的内力罢了,并非剑奇异。

    这样的结果,公孙雯大失所望,没想到此剑就是一废铜烂铁,不管怎么说,立刻杀了他才是正事。说到:“夫君,杀了他。”

    义泉傲慢的说到:“别急,中了绿魔大法功,还有活的机会吗?”

    “也是啊,我怎么忘了这一点。夫君,你真牛。不过,我就是不甘心,我要他立刻死去。”

    “别急,我们不妨慢慢等他死才有味道,不是吗?”

    公孙雯这才有了笑脸。

    白衣郎君倒地正好是无己老人一伙面前,不足三步,王秀红想起身但无力为之,只能看着。

    绿凤扶起不省人事的白衣郎君,叫到:“白大哥,白大哥,你醒醒。”

    白衣郎君没有任何反应,一会,又吐了一口鲜血后才恢复了知觉,苏醒了过来。

    见醒了,绿凤给无己老人一伙报喜:“各位大师,白大哥醒了。”

    大家算是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听到白衣郎君醒了过来,义泉一惊,怎么,他还没有死。

    公孙雯急言说到:“绝不能给他生还的机会,夫君,我们动手灭了他。”

    义泉觉的言之有理,“不错,只有死人才不会威胁我们。”说着就要动手。

    陈将军出口说到:“他已成那样了,还有余力挣扎吗?行了,他不会威胁你们的,见他那样,迟早会死的。”

    说这番话,不是为白衣郎君求情,而是为了,尽快找到宝藏,不要把精力浪费于此。

    此刻,白衣郎君又昏迷了,绿凤再一次紧张的呼唤。

    子云子担心,绿魔大法功奇毒无比,只要中掌,毒气侵身,不死也难。说到:“毒圣,你快想想办法呀。”

    要是在住处,定是有法可医,现在,真的是无计可施。说到:“我也是无能为力了。”

    “怎么会呢,你不是华佗在世嘛,你没办法谁有办法。”

    此刻,他们只有说话的份,而且说话也显得有气无力。

    白衣郎君再度昏迷,原本出手的义泉终于放下心了,说到:“再是华佗在世又能如何?还不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话后仰天大笑。笑了一阵子停止说到:“这把乌金剑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留着也是多余。”说着双手各抓一头高举,就要将它折断。

    绿凤见之手急眼快,立刻挥剑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