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虫透明亮体,绕着绿凤飞了几圈后落在了她的肩上。

    眼前一亮,掉头看去,是一只特漂亮的绿色蝴蝶。奇怪的是,这家伙的尾部自身发亮,原来,这里明亮,都是与它有关。

    用手将它捉在手里玩,但是这东西不让,拍拍翅膀飞走了。

    按理说,这里的东西稀奇古怪,绝不可掉以轻心,但是那只蝴蝶的确很漂亮,情不自禁的想抓。

    独孤剑想提醒绿凤,出于面子只好装作不知,不过他的那份担心已经挂在了脸上,他的属下都能读懂,原来,他的那些狠话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是想要她的命,毕竟,父女关系。

    无己老人一伙也是担心,但是那蝴蝶旋绕后落下,觉得不会有什么危险,姑娘家原本就有一种特有的香味,或许,是这原因让蝴蝶落下了。他们没有说话议论,而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一个动作就能说明一切问题。

    有了蝴蝶的出现,照明问题就此解开了。一个两个,或是十个八个成群结队的从自己的头顶飞过,它们想停下来歇息一下,但身体在空中不稳定。

    发出毁天灭地的那一掌后,山洞的岩石一时微微震动,这样的结果让自己始料不及,没想到,此力如此厉害。

    身体多余之力已出,可是,自己飘在空中不落,这是何原因。

    想抓那些飞来飞去的蝴蝶,但它们忽有忽无飞丛既逝。

    奇怪,这是什么空间,前行后退均不可,就似被固定了似的不能动弹。

    再看蝴蝶的来源,都是从一个山洞里面过来的,那道山洞口明显特亮,估计,那是这些蝴蝶的老巢所在。想过去一目了然,可无法动身。

    怎么样才能摆脱现在的困境,让自己无计可施。

    忽然,感觉的从身后来了一个啥东西,但是无法转身,使劲的扭头看去吓了一跳,虽是没有完全看清它的模样,总之很大,足有一只狗大小。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里的东西都会在空中行走?要是如此,我为什么不能自由,而它们却是自由飞翔,这是为何?

    扭头细看,终于分析出来者是何物。它多手多脚,嘴里吐丝,外壳极像蜘蛛,原来是一只超级大蜘蛛。

    这如何是好?难道,自己被它布的网给捕获了?想想,真有可能。但是此处并非出现了蜘蛛丝,而自己面前也未曾出现蜘蛛丝,这又是什么情况。

    搞不懂,很绝望。

    蜘蛛慢慢的逼近,危险已经来临,可是自己无计可施。

    不论怎么说,也不能就此被蜘蛛吃掉,得想个办法。

    随着蜘蛛的接近,身体周围渐渐出现了蜘蛛丝,把自己围绕的密不透风,它的形状就像是一个包,把自己装进了里面,悬置空中。

    原来是这理念,还以为这时空奇特呢。就算看清了现在的局面,也是为时已晚,蜘蛛已经向他喷出黑色丝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在里面,霎时没了空气,呼吸困难,再不挣扎,可能就会窒息死去。

    怎么挣扎?如何挣扎?

    现在,双手双脚都被控制,几乎说是在等死。

    呼吸已经再不能继续了,空气完完全全被自己吸空了,无气可吸来循环身体需要。

    情急之下,忽然想到刚才爆发那一刻,趁着清醒,殊死一搏,于是用尽全身的力量,大吼一声,气道由单一的双掌,成了头顶,双脚心,五处其发,成功与否,在此一举。

    此招就像炸药包爆发,将自己全身的蜘蛛丝统统分离。

    由于蜘蛛丝太密,根本不透气,这使发出的气无处可走,聚在一起,形成了天然气包,随着气压升级,气圈终于不能承受了,轰然一声,蜘蛛丝粉碎成沫满天飞扬。

    蜘蛛见事不妙,撒腿就跑。

    原本一顿百年不遇的美餐,就这样鸡飞蛋打了,这是它没曾想到的。

    瞬间掉在了地上,原来自己被蜘蛛设了套,掉进它的陷阱了,还以为,这个空间很特别。

    想想真好笑,幼稚,怎么就有这样不靠谱的念想。。。。

    但是这道蜘蛛网倒是奇特,成了隐形丝,这让自己不可思议。

    看着飞舞漫天的蝴蝶,真羡慕,自由自在,好似翩翩起舞。

    既然抓不到,只能欣赏了,边走边看,不觉来到发亮的山洞口。此洞不大,不过也有三步见方,里面特别亮,亮的让人避之不及。

    是什么东西如此明亮,就像太阳在此一般。

    那些蝴蝶就是从这飞出的,毫无疑问,这是它们的家。

    看它们的态度,与自己并不为敌,那么,应该可以前行弄个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