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子越来越大,形状%还是一只大蜘蛛,不过另大家傻眼的是,它的个头有面前蜘蛛的个头近十倍。天呀,超级货。

    众人懵了。

    实话说,都是捏了一把虚汗,因为,气势逼人。

    见过的怪物多了,多一只不足为奇,心情随即平复后,白衣郎君则是细细观察,想着如何能干死它。

    因为,眼前时局,不容后退,退无可退。

    而尹馨刀客几人已是战战兢兢,开始发慌。

    独孤剑不高兴的说到:“瞧你们那点出息,丢人。”

    陈将军恐慌,这么大个,世间稀有,瞧它那腿比自己还壮实,自然,腿毛好似一个个长枪外揸,别说它的头它的眼睛一类的了。总之,就是特害怕。说到:“独孤宫主,你有何高见啊?”

    独孤剑自然是想到,在这个时候,只能是拼尽全力,歼灭这东西,难道,还有退路吗?说到:“只有拼了。”

    “如何拼?它可是远古怪兽。”陈将军着急,似乎意识到,独孤剑在说胡话。对于这个大家伙,还是有多远离多远,保命要紧,大不了,回去上面,总该安全吧。

    独孤剑明白他的意思说到:“上面也不安全,并且无出路,唯有硬战

    ,方可有出路,而且,这是唯一的出路。”

    陈将军不再想着躲避在上面,逃之夭夭,而是尾随独孤剑寸步不离,他知道,此刻,唯有他,是自己的保护伞,救命的稻草,无论无何需抓紧。

    鹿会空说到:“陈将军不必如此,有我足矣。”

    “鹿镖头还是跟在我身后,以防不测。那些蜘蛛丝神出鬼没,速度极快,我们站到一起,总能防备他。”

    鹿会空再没说啥,因为在理。

    子云子来到白衣郎君面前:“白公子,有没有把握?”

    “此东西来势汹汹,看它架势,早有准备。再看那些小东西,排列有序,定会不易对付,所以,静观其变,以静制动,贸然出手,会被蜘蛛丝攻击的。”

    “可是,后续动手,也会被攻击的,不如先下手为强,给它个措手不及,打乱它的方寸,这样,才有机会灭了它。”

    “话是如此,谈何容易。”无己老人说到:“要是它们没有准备,怎会有阵形。我认为,分明,这是它们最尖端的部阵了。你们想想,要是没有玄机,会如此吗?所以动手,万万不可,又会被蜘蛛丝再一次袭击。”

    子云子“依你之意?”

    “静待时机。”

    王秀红“这么等着,岂不是给它们足够的时间准备。”

    子云子:“我也认为,它们在等待什么。”

    绿凤说到:“一群蜘蛛,不至于有此意识吧,不过,还的小心点。前辈,要是如你们分析,你说它们在等待什么?”

    王秀红看看队列有序的蜘蛛,似乎明白了,原来,它们所部属的阵少一个核心,而来的大蜘蛛,就是这个位置。说到:“不好,我们的随即动手,不然,危险重重。”

    白衣郎君对它们的阵形也有了了解,忽然间明白了,原来如此。

    还在愚蠢的等待时机,无疑是给它时机。“各位大师,我们一起动手,否则,危机四伏。”

    独孤剑也意识到,危险重重,如不与他们联手,看来,在劫难逃。看了义泉,义泉却是傻**的和公孙雯注视着白衣郎君的一举一动,想伺机动手,而老天没有给他们一丝机会。

    独孤剑说到:“义寨主楞着干嘛,还不出手帮忙?”

    独孤剑对他们的那些小九九很是理解,不过在此时,性命忧关,天大的仇恨也的暂时搁置。

    义泉自然明白此刻的危机,只有万众一心才能有机会搅灭这群畜生。

    “好的,我们也在观察。”

    “这就好。”

    而公孙雯却是不管这些,在她心里,只有报仇血恨,对于蜘蛛攻击丝毫不管不顾,但被义泉说服了,与大家一起共度难关。

    此刻,趁着大蜘蛛还未到来,先灭了这群小的,这是大家一致的想法。

    众人齐动手,打乱了蜘蛛的部署,它们咆哮着,呼叫着,口吐五彩丝,攻击大家。由于现场混乱,它们失去了目标,吐出蜘蛛丝,与其他的蜘蛛丝无意间缠绕在了一起,自乱阵脚。原本整齐有序的队列,乱成了一团。

    没有蜘蛛丝的攻击,大家战劲十足信心澎湃。最有威慑力的战斗武器,当属乌金剑,那剑气,气势恢宏,霸道无暇,劈的蜘蛛精无处可逃,都躲在了大蜘蛛后面了。

    白衣郎君绿凤借势趁胜追击,给大蜘蛛一个措手不及,谁料,一道紫色蜘蛛丝很粗,有碗口大,与剑气坚持不下,剑气顿时不能往下移动。

    蜘蛛丝的力量很大,与自己的剑气相撞后,便能感觉得到,幸亏有绿凤并肩作战才没有后退的迹象。

    大家都是一惊,如此巨力。

    无己老人,方丈大师,清苦大师三人齐出手,三掌力量齐聚一个点,就是蜘蛛的大嘴巴,要是击中,定让它嘴巴粉碎,吐不了丝。

    他们的招式清纯有力,但是被一团丝死死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