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馨刀客三人被蜘蛛的毒液粘住不能自拔,浑浑噩噩失去了知觉,快要瘫了。如何才能躲过这些毒液,救出他们,这个问题独孤剑来不及想,事态危急,刻不容缓,稍有迟疑,三人必是玩亡。施展轻功如燕,只有旱地拔葱这一招了。到了跟前,揪住衣领,抓住肩膀,使劲的将他门靠到一起,就像拎了一个包袱提起,双脚脱鞋,轻松自如的走了。

    落地后,几人昏迷不醒,定是中了毒气,忙用功把他们的几处要穴封闭,以免毒气攻心。如何解的他们所中之毒,独孤剑毫无头绪,忧郁的看了周围,眼神锁定住了无己老人一伙。因为,他们也是身中剧毒后绝处逢生,忽想起白衣郎君那会发光的珠子,对,就是这珠子救了他们,看来,这颗珠子神奇,说不定能解了此毒。说到:“白公子,救人一命盛造七级浮屠,所以,还请你高抬贵手。”

    独孤剑拉下老脸,是因为没有办法解毒,此三人是自己的左膀右臂,绝不能折扣。

    听到此话,大家有些想不通,这还像不像自己认识的独孤剑?一向凶残,草菅人命,从不把这回事当回事,这会咋的了,改头换面了?

    子云子说到:“难得呀。白公子,别给他使用珠子,省的救活一群败类。”

    白衣郎君也不想给他们珠子使用,不过,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忙,自己也不会脱手。至于他们的德行,此刻不易再论,要是如此,岂不趁人之危。想此,果断的取出珠子,那光自然的发出,耀眼夺目。照了一会,空气变的清新气爽不再带有一股稍微的难闻气息,怪不得,呼吸越来越急促,原来,蜘蛛喷出的气体有毒,污染了整个空间。只是,其他人离的远罢了。

    尹馨刀客三人醒了过来,独孤剑要他们谢谢白衣郎君,他们三却是不知所措为何呀,莫名其妙的。

    想想刚才的一幕,是不是,这家伙救了我们。不应该呀,宫主无所不能,这点本领该是有的,黑虎使着问道:“宫主,这是为何?”

    “要不是白公子,你们都已经是死人了。”

    “为何呀?总得有个理由吧。”黑虎使着明知故问。

    “要你谢你就谢,拿来那么多为什么。”独孤剑不耐烦了。

    三人虽是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宫主岂能随意让自己谢一个敌手,于是阳奉阴违的谢了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收起珠子说到:“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陈将军拍手叫绝说到:“翟心仁厚,一向为了大局着想,白公子,当数现代英豪呀。”

    这番话,独孤剑一伙怎是顺耳,但又能怎么样,只有视而不见,闻而未闻。

    白衣郎君说到:“陈将军过奖了,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同心协力,同仇敌忾,怎能见死不救,应该的。”

    “能有如此悟性,足以说明,君子坦荡荡这句话,今日,我是见到了。白公子,日后,定是武林一代宗师。”

    “能得到陈将军夸赞,我不胜荣幸,有点受宠若惊了。陈将军,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了。”

    白衣郎君知道,陈将军之意,无非是想拉弄自己与他们为伍,但是怎么可能,自己与他们可是死对头,要是再继续与他交谈下去,定是让大家误会,故支开了话题。

    此刻魔障已除,当然是前行,为了宝藏这是必须的,但是前方迷途,只有白公子或许清楚。说到:“那还得劳烦你给我们带路了。”

    前面的情况自己也是未知,要说熟悉,只有光区那块,不过,也是死路一条,无路可走,倒不如顺着暗河走走,是什么情况。说到:“前面是未知区域,我也是两眼黑,所以,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蜘蛛死后,那些飞碟又出现了,但是,那道光区不再显,想走也无路。只不过,飞碟还是从那个地方依旧。

    “好漂亮的飞碟呀。白大哥,这里明灿灿,跟它有关没?”

    “有。”

    白衣郎君不加思索的回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