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不能报仇雪恨,急的心里发慌。如若现在不动手,会发疯,等待何时呢。看了独孤剑,他的脸色告诉了自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为了个人利益,难道就应该牺牲自己吗?不行,绝对不行。说到:“独孤宫主,你所忧虑不是没有道理,不过,留着他始终是个祸害,难道,你没感觉,他已经威胁到了你。”

    就当前的形式,公孙雯无法凭一人之力打败白衣郎君,要想报仇雪恨,就得伙同实力派助手帮忙。这样说的话意,独孤剑甚是清楚。虽然他一直担心前方路途险阻需要人手,不过,少一个不少。

    独孤剑心中明白,绝不可轻举妄动,或许,此刻才是危险的开始。说到“危险处处存在,不急于一时。公孙雯不必着急,相信,很快就有机会了。”

    公孙雯叹口气说到:“如若这样,那我就忍一时。独孤宫主,你可别忘了你说的话呀。”

    独孤剑没有再说话,只是微笑了一下。

    无己老人一伙也在议论纷纷,前去是否安全。

    子云子看着尹馨刀客几人过去安然无恙说到:“各位,要不我们过去。”

    无己老人说到:“前方虽是有人,但却绝非安全,我觉得,存在着很大隐患,可以说,暗藏杀机,四面埋伏。”

    “有那么危险嘛,你瞧,他们在门前不是没事嘛,别杞人忧天了。”子云子不相信的说。

    清苦大师看了看环境说到:“看这里的部署,倒像一个迷阵,所以,大家千万别相信眼睛里面所见到的。”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虚空空间?”

    “是的,但是,它又那么真切,无一破绽可寻。”说着话,清苦大师四处展望。

    清苦大师的观点提醒了白衣郎君,要说危险的确存在,那么,如何才能找到切入口破除这危险。自己虽是走过一遍,但未发现任何的破绽之处存在。

    如何找到入口,这是重中之重,但是无从下手。罢了,走走看,或许有眉目可寻。

    听着他们的言论别有一番发现。

    绿凤小声说到:“白大哥,你是否来过此处啊。”

    白衣郎君望了绿凤一眼毫不保留的说到:“是的。”

    “那你怎么不早说呀,搞得我们在这里猜测。”绿凤有些埋怨。

    “我怕这是一个不真实的世界。”

    “奥。”

    王秀红说到:“既然是一个虚空,我们何不瞧瞧。”

    华玲玉说到:“还是小心为妙。我看,呆在此处甚好。”

    “不怕。白公子,说说前面有何。”王秀红很想知道情况。

    怎么描述才能说的清楚,想了一会说:“里面是一座地下宫殿,不过很危险,恐有去无回。”

    要是如此,还是呆在这里安全,王秀红说到:“既如此就不去了。”

    “哎,去的去的,即是刺激更是要去了。”子云子不顾后果的说。

    王秀红说到:“瞧你说的。”

    “我是想寻求刺激嘛,不过,我真的不是想去,但是,这么好玩的地方不去怪可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