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议论纷纷,祈求平安和冒险的分成了两派。**shu05.com更新快**

    好奇心是每个人必备的,可是里面真的很危险,看来,有必要将实情告知。

    白衣郎君说到:“各位前辈,里面机关重重,危险随时随地出现。要是觉的不去而心中着急的话,不妨一去,不过,还需小心为妙。”

    这么一说,大家不再拘探首探尾了,而是准备大展拳脚,即便是阎罗殿也得闯一闯。

    子云子兴致冲冲迫不及待的说到:“那我们启程吧。”

    尹馨刀客一伙见到两座狮子相东摸西抓,忽然之间,一道白气从狮子嘴里喷了出来,幸好,他们都在狮子旁边没被喷到。不过,狮子好似附了灵魂,瞬间灵活多变左右转动,追着他们打斗。

    看着他们围着狮子拼命地跑而且越跑越有劲,这是咋回事?

    陈将军看的傻眼,问鹿会空:“他们跑什么?你看出些端倪没有。”

    鹿会空也是莫名其妙的,跑啥呀,周围没有什么东西呀。说到:“我也搞不懂。”

    鹿成说到:“我看,要想晓得就的身临其境。”

    陈将军:“你是说,和他们一样。”

    “是的,不与他们为伍,永远不知真相。”

    既如此,就的有人冒险,这任务自然的交给鹿成了。陈将军说到:“鹿成公子,还需你走一趟了,不过,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

    鹿成看了一眼鹿会空,希望父亲说句话,免了这份差事。心里在说凭什么呀,凭啥是我而不是你,你个老匹夫,但敢怒不敢言。

    鹿会空明白自己儿子的意思,但人家是谁,就连独孤剑也是呼来呵去的,实在是惹不起呀。说到:“去吧,我们会见机行事。”

    走到跟前,鹿成想和他们说话,但是无人理会,就似不在一个空间。看着他们疯跑,无奈,快速的插队,融入进去他们的队伍了。

    原来,是一只狮子嘴里不停的放星光,那光射到地上后,即刻焚烧了起来。

    原来如此。

    鹿成的纹丝不动,让陈将军鹿会空迷惑不解,大叫几声让他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可是没有反应。鹿会空说到:“我去看看。”

    还不等起步,鹿成也是跑个不停。

    或许是狮子发现了鹿成的到来,星光攻击也对他了,于是不得不跑,唯有如此,才是躲过攻击的好办法。

    此刻,白衣郎君一伙到了,而独孤剑几人也是到了。

    陈将军问独孤剑:“这是怎么了,跑个不停。独孤宫主,你快想想办法呀。”

    他们的奇怪表现让人匪夷所思,更是迷惑不解,独孤剑也是束手无策。

    面对这么让人费解的奇异事情,真是莫名其妙。白衣郎君看着四周,希望有所发现。

    他们都是不停的跑,不停的跑,都是围着狮子寸步不离,这点,让白衣郎君注意到了,说明,与狮子有关。至于如何成这局面,还待需要进一步考察。

    既是与狮子有关,解开这迷局,还需从狮子入手。

    仔细研究狮子的每一处,并无怀疑目标,要是有所发现,就的清楚刚才他们的一切行动。有了了解,才有解开迷局的线索。可是,他们四人起先至此,无人晓得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有两种解释。一,他们一开始就是受到了攻击。二,是他们财迷心窍,乱摸狮子,故启动了机关。

    两种猜测,要是选择,自己绝对选第二种,因为,自己走时并无受到伤害。既是第二种情况,那么,就好解释了。关闭机关,万事大吉,可是,要想做到岂是易事。

    有了鹿成的前车之鉴,所以,无人能靠近。如何找到破解的机关,现在,比登天还难。

    白衣郎君思索着,研究着,揣摩着。。。。

    子云子见到他们大气粗喘,跑的跟逃命似的,呵呵大笑。

    笑了一阵子,停止说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精彩呀。”

    他的意思,独孤剑十分清楚,但是没有发火,而是装作无事人似的,在心里,却是恨得要命,随即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