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将军暗自发誓,只要是到了安全地界,定让违自己心愿者死无葬身之地。说到:“这位仁兄怎么称呼呀?想必,你了解我。”

    子云子冷哼一声说到:“你虽脱去军服,就如王八换了马甲,再怎么换,到头来还是一个王八呀,你说,我说的有道理不?”

    这句拐弯抹角又是直言的骂人招数,独孤剑从来没有做过。话意很显然,自然而然的晓得。奇耻大辱焉能忍受。要是遇自己定会让他魂飞魄散,但搞不清楚,陈将军怎能忍受的住呢。

    不过,此时还未走出困境,忍耐一时得天空。

    有此心理,陈将军是一味的忍着,因为,听的出,对方的实力着实厉害,不可小觑,所以,小心为妙。风趣的说到:“王八归王八,人归人,不能混为一谈,否则,意思就不一样了。对了,还请你亮出尊号吧。”

    本想打算不告诉,又觉无所谓。“本人坐不更名立不改姓,云中雨是也,江湖朋友送一外号,人称子云子。”

    子云子?听起来好熟悉。

    对江湖门派的掌门全部有所了解,所以,几乎知根知底。“那你就是崆峒派掌门?”

    陈将军肯定的说。

    “是的。”子云子毫无保留。

    陈将军注视着底气十足的子云子,没有再说话,脸上表现的十分客气,但在心里阴狠歹毒。

    此刻,或许是一只狮子毁灭,另一只狮子有所反应,从它的嘴里喷出一股黑气,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

    空间看似很大,蔓无天际,但此时,显得十分渺小。

    白衣郎君意识到,此气浑厚模糊不清,定是蹊跷。

    还在思绪观察,尹馨刀客紧张的对独孤剑高声说到:“宫主,小心,此气能让人意识模糊,神情好似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所控制。”

    “悄点声,别让他们知道了。”黑虎使着责怪着。

    笑面虎看着绿凤已久,虽在心里特别特别的不愿意看到她与白衣郎君走的近,但在危机时刻,还是不希望她有事。尤其是临近生死瞬间,理因好好表现一把,这样,就会改变绿凤对自己的看法。说到:“娘子,小心,此气有魔障,闻了让你神情有所抑制。”

    绿凤最恨笑面虎这样称呼自己,但这一点做法让自己克制了发火的性格,因为,他的言语毫无疑问的拯救了大家,但不代表改变自己的初衷,于是没有看他一眼,显得不理不睬。对白衣郎君说到:“白大哥,你怎么看?”

    看了独孤剑一伙的表情,似乎是真的,再有自己的分析,看来,千真万确不容置疑。

    要是毒雾弥漫,就得想法解去,如何解,不由自主的想到发光的珠子。拿出珠子,瞬间发亮,但是光的颜色有所改变。

    在给无己老人一伙解毒时,颜色是深绿色,此时却是墨蓝色,难道,在解什么毒就会出现什么颜色?要是如此,看来,宝贝也。

    白衣郎君很欣慰,也很骄傲。

    随着亮光的四处照射,毒障慢慢褪去,空间原本看似就眼前一巴掌大,此时变得了无边际。

    原本头顶灰蒙蒙一片,此时也是清晰可见,眼前总感觉蒙着一层啥,不见了。

    随着空间清晰,呼吸不再是有点困难,畅快多了,舒服美了。自进了山洞,呼吸一直缺痒,此刻,恢复了往常,大家兴高采烈起来,各个姿态万千,以表不一样的心情。

    空间的变化,所有人感慨万千,赞声连连,无一人不说此珠的奇妙。

    唯有一人始终如一不放过白衣郎君,她就是公孙雯。恨恨的说到:“什么是狗占人世,你这点像极了,再没有什么词语适合你了。人面兽心,你不配活在当下。你的存在,就是侮辱活着的每一个人。你为什么不立刻死去,省的祸害别人。你就是个害人精,让人不得安稳。”

    不论公孙雯多么的恶意攻击,白衣郎君视作无视。因为,心里清楚,自己怎么解释她都不会听取,干脆不理会。

    绿凤不愿意,哪有这样的人,三番五次的辱骂人,简直是恬不知耻,得寸进尺。如果一味的从容和忍让,就不叫包容了,而是懦弱行举。说到:“白大哥,无需如此,再是同情,也不能唤醒她的良知。一味如此,她还真以为就是你害了她的一家,要不然,你的行为,在她眼里就是心虚,或是感到愧疚,所以,你才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白衣郎君心里清楚,一直这样,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会让她认为就是自己杀害了她的一家老少。可是,自己又能怎么样。

    “我也曾想过,但是,真的是无计可施。”

    王秀红说到:“不是没计划,而是你下不了手。其实,我们也同情公孙雯的遭遇,但是,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公孙雯听着她们的言语,似乎明白都是责怪自己,难道,真是自己错了?

    坚定的给出答案,不会。

    “你们与他都是一伙的,自然是向着他,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歪曲事实,助纣为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