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云子自醒来那一刻起,脑海里深深的记得,独孤剑是怎么样祸害自己的,再是斗不过也的与他抗衡到底,最好激怒他,好好与他打斗一番,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在这个时候,料定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如自己这方,于是,有把握的吼着。“说白了,就想和你过招,以雪前耻。”

    独孤剑再也不能忍耐,瞬间用功,忽,不见了踪影。

    在子云子眼里,独孤剑如空气般消失,但在白衣郎君眼里,独孤剑是从自己面前三步并作两步幻然而过,这下,他的行动看的清清楚楚,不会再四处寻找,漫无目的了。

    独孤剑一招锁骨手,想必,是将子云子的喉咙掐住,然后捏碎,这招,极其危险,若不及时阻止,定会叫人眨眼间脑袋搬家。

    独孤剑瞬间从自己面前走过,他的招式心中有数,绝不能让他得逞杀害了子云子。但是独孤剑似乎已经到了子云子面前,目的就要实现,要想用轻功拦阻看来不现实,那么,怎么样才能阻止他?唯有乌金剑。于是拔剑挥动一跃至空中,临空一剑刺下,剑气霸道,比起以往,剑气略粗,如一道彩虹霎间立在独孤剑面前,就差半尺,独孤剑便会被刺到。

    独孤剑一个急刹车,脚底似冒烟,不止步不行。因为自己识得此剑气,碰之定会被伤害。就算急刹车,也不能即刻停步,于是一个后滚翻三百六十度退回了原处站立。说到:“今日,算你走运。”

    刚才的一幕,子云子根本不知咋的,突然乌金剑剑气在自己目前出现受了一惊,还在思绪,白公子在耍什么把戏,再听独孤剑的话语明白了,原来,独孤剑瞬间不见,他已到了自己面前,要不是白公子出手阻止,恐怕自己已经遭遇毒手了。有了白衣郎君能轻易克制独孤剑,想来独孤剑再是不可一世,也无可奈何白公子。有了这种分析,子云子更是信心满满怕你个球。说到:“独孤老贼,没想到吧,强中自有强中手。”

    独孤剑愤愤不平又能咋地,看得出,白衣郎君的乌金剑在这山洞吸纳了众多灵慧力量,不然,刚才的一幕就不会出现,这样下去岂能得了。原本和陈将军商议,得到宝藏就来个大屠杀,不曾想被这个该死的子云子给破坏了,真是该死。那么,现在这个局面已经不利于自己偷袭,若是一意孤行定是败的满地找呀。此刻,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他们那边,动手,就等于以卵击石,找死。

    尹馨刀客抱不平说到:“宫主,既然有了导火索,还等什么,干吧。”

    长枪鲁一手附议说到:“是呀宫主,宝藏已在眼前,若不在此消灭了它们必是后患。”

    陈将军老奸巨滑,他的目的自然是宝藏,可是,谁能保证前面的路平安无事。再说就眼前,接二连三一茬接一茬的事让人摸索不透,要是没有白衣郎君的提醒,恐怕,都会被玩完于此。说到:“大家不要激动,应该稍安勿躁,同心协力找到出口,是目前的重要任务。要是一味的刀枪相见,我想,跟自杀无两样。目前,就狮子问题都没有解决,试问,谁敢保证再无陷阱机关。”

    公孙雯等待机会已是许久,终于时机到了,无论无何不能让机会再度错过。听陈将军话意,胜是一推六二五,狗添油锅锅,两家都有错,扯平言和。要是这样,等来的机会又要泡汤,急言说到:“陈将军此言差异。”

    陈将军奥一声是嘛,愿闻其详。

    公孙雯的开口,定是挑唆陈将军与独孤剑联手起兵置自己与死地,所以刻意的离开独孤剑走到了无己老人跟前,故意躲避,最好不要听到公孙雯的话声,免得痛心疾首。不是自己怕面对公孙雯,而是有一万个不得已。难道,这就是情非得已?不,这不是情的缘故,那么,是因为什么?

    自己无从撸顺这层关系,总觉得歉疚与公孙雯。

    这种思绪,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起始的,没有任何答案。

    绿凤明白白衣郎君此举,是不想见到自己的ai心爱之人再度刺激自己,让自己无言以对。

    刚开始,听后介绍,绿凤对公孙雯特别同情,但是经过公孙雯几次的出格举动和恶语攻击,,再也没有使自己那份同情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怜悯心了。劝说白衣郎君:“白大哥,有些事情必须的解决,再是不能面对,但此事始终要解决的,否则,公孙雯没完没了的揪住你不放。”

    白衣郎君也不想这样,但是,没有机会,只是点了下头,没有是话。

    无己老人说到:“一对恋人搞成现在这样,让人心痛。绿凤姑娘,让他静静吧。”

    公孙雯搭上言,自然是挑重点说,绝不浪费一个字。“我还是那句话,少一个不少,难道,没有姓白的我们还不过日子了。这么些年头,想必你也是久经沙场,为何现在畏首畏尾,依靠与他?难不成,以往的辉煌全都是虚荣?”

    话意很明显,说自己胆小怯懦,要是这样理解可就冤枉了。这番话,若是别人,定会不轻饶。但此话出自公孙雯之口就不难理解了,无非是让自己动手一起对抗白衣郎君,可是,现在的局势非常复杂,前方路途又迷雾重重,若是不计后果贸然动手,恐怕全部葬身于此。说到:“义氏话意明确,本人怎能不知,不过眼前迷雾连连还需人手,所以,这类想法不急与眼前,应该压后。要是一意孤行,后果不堪设想。还请你收回刚才的话,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分歧。”

    陈将军意思,再是明确不过了,气的公孙雯怒气丛生。“怕什么?怕这怕那的亏你还是一员猛将。”

    陈将军无语,她怎么是这个样子,泼妇一个,不可理喻。于是看了义泉,希望他出语劝说,走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