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注视着陈将军的一举一动,也注意着白衣郎君,看他们有没有动手意向,结果两方都是避让相安无事,这种局面,是自己想要的,安安稳稳拿块金砖多好。陈将军的眼神,让自己说话要公孙雯不要冲动坏了好事,即是这样就卖他这个面子。说到:“夫人,陈将军此言胜是道理,现在动手为之过早。且不说门内凶险占几成,就眼前的狮子这一关,就让我们很难应对。若说除了白衣郎君,我们其实也能想法对付,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凶险的边缘必定不会站稳脚的,少不了危险重重,甚至还会丢之性命。夫人你说,这么危险的任务,除了你我来完成,你觉的还会有其他人吗?”

    公孙雯很想反驳义泉,只要能杀了姓白的,什么都好说,要自己闯难关也无所谓。但听夫君之意,是让姓白的替自己挡去威胁,若是来个连环机关,将他一分为二,甚至碎尸万断,这样,就不用自己动手了,借刀杀人一举两得岂不美哉。不过这家伙好运老是照着他,再是危险也能逢凶化吉绝处逢生,所以,不能存有侥幸心理欺骗自己,以至最后,还是让这家伙逃之夭夭了。说到:“这家伙狡猾成性,不好对付,要想“借刀杀人”,就得做的十足的把握,天衣无缝环环相冦,否则,就是为别人做嫁衣了,让他逍遥快活。所以,还是亲手宰了他踏实。别忘了,在楼上的那一次。”

    那次,的确是疏忽大意了,谁知他会因祸得福。要说借助机关暗器除去他,谈何容易,虽是设想“借刀杀人”,自然,成功率低至又低,此举,也只是安慰公孙雯而已。说到:“这次定不会让他有机可趁,我会在后面时刻盯着他,魔障一除,就是他的末日。”

    公孙雯这才冷静了下了,不再像发面团继续发酵。:“即是夫君有打算,我自然是支持,相信。”

    听闻此话,公孙雯的态度有变,看来,她的这头算是解决了。既然两方搞定,接下来就的集中精力找到宝藏是首要。陈将军说到:“各位,即是精诚团结了,我们就应该互相理解,不要为了个人恩怨葬送了大家的姓名,所以,不要再自私自利,破坏了和平气氛。”

    此话引起了公孙雯子云子再度冲突,怒气丛生。

    公孙雯被义泉压制住了,而子云子被无己老人阻止了。这会,在这个时候,就是要有一点容忍大度,不然,显得素质低下。

    陈将军说这番话,就是让他们的恩怨搁置一边,不要动不动挂在嘴上滋生是非,影响找到宝藏的大计。果不其然,他们都是知趣,如此,再无琐事安心寻宝。说到:“各位,想必大家此刻万众一心了,理因开赴前进。好了,不废话了。白公子,眼前一事就需立刻解决,还请你伸出万众利益的双手,破了这狮子的机关好开路。”

    白衣郎君为了和平共处不再有相互伤害的事件,只能是答应陈将军尽力而为。不过,对付这座狮子并非难事,一剑之下必是不见踪影。若是不嫌麻烦,还能进一步研究,这是何种科学。但这样为之太过危险,罢了,干净利落立竿见影,将它夷为平地什么话也不说了,让大家进的门去。想此,挥动乌金剑,剑气飞衡,直击狮子。只听一声响,瞬间眼前如平地一般。

    若是狮子带有灵性,狮子绝不会坐以待毙。

    狮子已除,接下来该是闯进门内的时刻了。或许是刚才的一幕,让尹鑫刀客几人心有忌荡,再不会轻举妄动,省的吃哑巴亏闭门羹。只要白衣郎君不前行,自己绝不迈出一步。于是好几双眼睛死死盯着白衣郎君。其实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揣有一个小九九,心思各一,所以,最大程度上讲,不希望白衣郎君跨越前面,要是有什么暗置机关,随着他的走过,会将自己无形中抛至绝地之中。有了这份担心,他们决定与白衣郎君寸步不离。

    义泉看不惯,随着他,危险来临还是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与他贴那么近没用。说到:“别跟那么近。”

    子云子实在是看不惯尹馨刀客一伙的行动,真想给他们几个嘴巴子。说到:“别怀疑白公子的为人处事了,堂堂七尺男儿,说的出,做得到,不会愚弄你们的,还请你们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