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将军苦思冥想拿不定主意。是独孤剑对自己至关重要还是白衣郎君?两股势力可以说一善一恶难以抉择。对于君子定是大可放心,但对于出尔反尔阴险卑鄙到家的独孤剑而言,要是与他联手,恐后患无穷,甚至是致命的选择。左右权衡,利弊端量,觉的现在,还不是时候除去这两股势力的时机,若是强行,搞不好适得其反,必会引火烧身。罢了,再寻时机吧。说到:“独孤宫主,咱们前去吧。”

    还未起步,黑虎使着手握金笔向大家指指点点。

    金笔落到黑虎使着手里后,笑的一本正经,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丝危险存在,然而,恐怖的危险却是一步步逼近了他。一股微弱的蓝色气体人不知鬼不觉的悄悄渗入了鼻孔,侵了全身,抑制了神经,黑虎使着开始意识模糊不由自主,随着金笔为所欲为。他依然面带豪笑,每点一下金笔都感无比荣幸。

    金笔在点,点点出一股蓝色气体,气点小,如枣般形体射向众人。一点一点的攻击,对大家造不成任何伤害,但它的攻击力还是很猛的,相信,只要被它攻击到,明显,没有好果子吃。

    大家非常清楚这一点,小心翼翼躲避着,警惕警惕再警惕。

    黑虎使着见到众人相安无事,便不再得意大笑,脸色顿时拉下变的怒气冲冲,由此它的速度越来越快,如雨般射击。这样的攻击,众人如翻江倒海来回防御,即是如此也不能轻易地躲过攻击。

    陈将军累的气喘吁吁,有求独孤剑说到:“独孤宫主,你手下太厉害了,命他快住手吧,要么攻击他们呀,不带这么开玩笑的,怎么敌友不分呢?不然,要出人命的。”

    听他话意好像是说自己命人所为,真是冤枉死了。自己也不知这是何故。说到:“陈将军误会了,我并没有命他如此,我也不知道是何原因。”

    陈将军彻底懵了,不过由此明白了,他是被一股力量控制了。说到:“既是这样,那独孤宫主快想办法制止呀,可不能再让他如此了,否则,大家都会,不被他射杀也会被活活累死的。”

    独孤剑了解了情况觉的也很可怕,可是又能怎样。示意尹馨刀客和长枪鲁一手将黑虎使着控制。

    接到独孤剑的命令,他俩一起出手,用足了力气,一人一个肩头抓住,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的控制住黑虎使着。不料,他们低估了对手。

    在他们双手搭肩后,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将他两吸住了,顿时失去了知觉,然后,一起合力攻击大家。

    这下,原本不强的力道变本加厉,变的更凶猛,更不可一世,有蓝色变成了深蓝色,威力加翻。

    独孤剑,陈将军大眼瞪小眼傻比比了,不知所措。

    白衣郎君一伙,有乌金剑的相助,双剑合并,三百六十度转动成剑墙挡去了攻击。

    看着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瞬间加入,那光点的威力巨是担心,再不想法制止,定会被他们攻击了。

    开始,黑虎使着的举动,说明独孤剑一伙对自己开始下手了,但从他的攻击了解,并非如此,而是被毒气侵体又生幻觉。说明,危险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