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馨刀客三人的异常,说明危机依旧,若不及时制止,后果不堪设想。白衣郎君琢磨着如何下手。

    他们的异常,子云子并未发觉,以为这是独孤剑向自己动手的先兆。急切的说到:“你们看吧,这些狼心狗肺的家伙终于忍不住本性了,开始攻击我们了。”

    众人皆知,自然是怒气丛生,各个破口大骂独孤剑一伙狼子野心,毫无仁义道德,不念刚才的救命之恩,恩将仇报。

    清苦大师说到:“白让他们捡了个便宜。没想到,这只笔这么厉害。”

    “谁说不是,好比咱们把武器递给了人家,人家不领情,反而来打咱们。”子云子有些怨恨。

    无己老人注意到了事情发生的细节,但是没有看出端倪,不过总觉的哪些地方不大对劲。想着疑问又看了攻击目标,目标不单纯,是大众化的。又看了独孤剑几人,也是躲躲藏藏,应付着攻击而来的蓝光。有了这两点,足以说明,尹馨刀客三人的所作所为不是独孤剑指示的,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们是被金笔控制了,身不由己。说到:“金笔的确厉害,它能抑制人的大脑,并且随心所欲。”

    此话意欲何为?莫不是为独孤剑一伙开拓罪名?但话意很明确,似乎原本就不关独孤剑一伙的事,难道,是自己多想了?子云子此刻对待问题有了实质性的转变。看来,他们又是中了幻术之毒。说到:“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又被妖惑了?从何说起?”

    无己老人肯定的点点头说到:“看他们的攻击目标就一清二楚了。”

    有了提示,大家才注意到蓝色光的攻击。观察了攻击对象,果然不是针对性的。

    王秀红说到:“看这样子,他们已被抑制了神经,失去了自主能力。白公子,如何才能破解危机?你有没有良策应对?”

    对于这个问题,白衣郎君想了好多种应急方案,但都不妥。因为,无法靠近那东西。从尹馨刀客和长枪鲁一手刚才的接触情况分析,金笔威力强大,靠近者必受其害,便被它轻而易举的俘获。即是如此,唯一的办法便是毁了它,只有这样才是上上策。说到:“办法是有,这样做,大家很危险。”

    王秀红不明白的问:“怎么说?”

    “除了乌金剑,没法除去金笔,所以,乌金剑不能再为大家遮挡攻击了。”

    大家明白了,乌金剑要撤回。不过没关系,只要能把那只笔打败,危险点算什么。

    方丈大师说到:“小义堪比大义?我们自会相互照顾,白公子不必顾虑,快快停手收剑去对付那只笔。”

    王秀红接言说到:“是呀,再是危险,还得顾全大局。去吧,我们自会小心的。”

    看着如雷震冰雹般的蓝色气点,白衣郎君真担心他们的安危,故犹豫不决。

    绿凤晓得白衣郎君的心思,自己何尝不是一样的心情。但在这种情况下顾不得这么多了,相信,只要速度快,大家都会逢凶化吉的。说到:“白大哥,事不宜迟,容不得我们半点迟疑,否则,金笔会起势,威力更加强大的,到了那时,再想收拾它比登天还难。”

    这番道理,白衣郎君怎不知。但是收剑后的后果较为严重,说不定,前辈们会受伤害。但是此时,不得不收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