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玲玉早闻绿魔大法功何等厉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心中不由一惊。自己的内力在武林算是在上上等排列,而今,见到如此厉害的气道算是大开眼界,一饱眼福。自己的掌力气道如口呼出的气那么粗,而对方的气道有六尺见方那么大袭来,真是小巫见大巫。如此境况该如何面对?要是强行必败无疑,要是撒手,白衣郎君和绿凤定会遭遇不测。如果白衣郎君有个三长两短,就意味着危机不除,后果定是不堪设想,说不定,这里所有人都得死。想想两者关系,只能在大义面前没有小我,牺牲自己换取大家的安乐,值。于是,扑了上去。

    公孙雯的狠招,大家一目了然,如若没有人相助华玲玉,必是危亦。

    王秀红着急的说到:“华玲玉有危险。”

    方丈大师也着急说到:“众人齐出手,一来防备公孙雯,二来相助白公子。”

    此等时刻已是火烧眉毛,大家很清楚这一点。提气用功,霎间跃至空中,齐心协力出招,众志成城,一道道內气冲向公孙雯。有了大家的相助,公孙雯的毒掌接触到华玲玉掌气时,华玲玉没有被强大的内气推走后退,而是腰杆挺直丝毫未动。觉的她的内气不过如此,就好像不可一击软绵绵的。

    众人联手,内力相当。公孙雯自然明白这一点,自己失利属正常,要是自己也有人相助那该多好。相助自己的人只有夫君一人,而没有其他一人,这种局面让自己很是纳闷。为什么他人有危险就有人相助帮忙,而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孤立无援,这是为什么?白衣郎君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维护他,关心他,深怕他有危险,冒着自我牺牲也是值得的,这又是为什么?想不明白,他们这么做的意义何在?让自己想了又想无法想的明白,只能一个劲儿的抵抗着众人,但无济于事,眼看就要被攻击到自己的身体了。

    义泉早就注意到无己老人一伙的举动,要是与他们真动手,恐怕两败俱伤谁也不会站到便宜,只是这样做的后果非常的值,因为,由此一局,便会借机间接性的除了白衣郎君这个祸害,于是决定出手与大家周旋。

    独孤剑陈将军鹿会空也明白这一点,但是白衣郎君破不了机关就等于在此受死,这样的结局他们万万要不得。

    陈将军劝说到:“义寨主,切莫动手,还是让你娘子住手吧,大局为重。”

    对于公孙雯的出手,独孤剑很不满意但未出面拦阻,知道,无己老人一伙不会袖手旁观的,只需要静待就好,她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的。有了陈将军言语,觉的,该是出面的时候了,再不露面可就真没面子可言了。说到:“陈将军言之有理,义寨主还是大局为重吧。就算杀了白衣郎君,但后果,我想你比每一个人都该清楚。”

    义泉犹豫了,自己岂能不知后果,但此刻是最佳时机,要是再妇人之仁,定会后患无穷,说不定,自己的一切都会让他给毁了。可是,他们说的又不无道理。这危机不除,自己也别想活着离开,这样一来,创造的一切终究都会是一无所有。结局如此狼狈为何还要做无谓多余的举措呢?想此,绝不能动手,动手就是愚蠢至极。说到:“独孤宫主所言甚是,是我考虑不周了。”说着话转身对公孙雯说到:“雯儿,住手吧,和他们动手简直就是浪费力气,不值。再说,你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呀。”

    公孙雯不理解义泉的做法说到:“你这样做,我的大仇何时得报?”

    “现在就算你杀了他又有何用?你也成陪葬品了,想想,多不值。”

    “陪葬就陪葬,只要大仇得报,值了。”公孙雯很激动。

    “不错,你是大仇已报,心愿已了,陪上你的性命自然是心甘情愿,可是,你想过没有?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世上太过寂寞,难道,你就这么狠心撒手而去?难道,你忘了我们曾发过的誓言了吗?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句话听起来如此耳熟,就好像在耳朵边时常回荡。什么时候自己说过此话?什么时候与他发过这样的誓言?公孙雯全然不知。他既是自己的夫君,想来,这句话定是说过不会错的。是啊,自己是大仇已报,死不足惜,可是丢下夫君孤零零活着,是多么的残忍。罢了,今日暂且罢手,来日方长,不怕大仇不报。说到:“夫君,我听你的。”又对华玲玉说到:“今日就放他一马。好了,你们去解围吧。”声落收手向后一个空中翻滚落地在义泉身边又说:“夫君,是我自私了,对不起。”

    义泉在心里美的乐翻了天,说实话,自己都佩服自己是一个多么能言善变的天才,表演技能超强,哄的公孙雯死心塌地的对我任由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