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在眼前慢慢变化着,每进一寸便小一点,好似被空气吞噬一般渐渐消除变小,然后,剩下的便是红色粉沫渲染了整片空气,飘置整个空间。(书屋 shu05.com)顿时,不大的空间迷雾重重。毒雾浑浊,想吸也吸不成。

    珠子的颜色由最初的正常的颜色频繁变化,最后,甚至是暗淡无光了,说明,对方内力强劲,毒物不易解去。由此看来,此僵尸法力无边定是极难对付。

    珠子的光消失,大家惊呼大惊,看来,毒雾没法得解,说明,全都死于此地。

    陈将军那种绝望的表情显得很无奈,想说话却是不能,只好看着白衣郎君,希望他有绝招。

    绿凤用右手比划,意思是说:“白大哥,没有招数了吗?”

    珠子失去光亮,只有一种解释,就是珠子本身的内力不足,若是有人相助,或许能给它一臂之力。想此,用眼神告诉绿凤说到:“我需要大家的力量相助珠子,点亮它的光辉。”

    绿凤读懂白衣郎君的意思转告了大家。

    在这种生死忧关的时刻,众人不敢懈怠,就连独孤剑也很积极。有绿凤为头,第一个站在白衣郎君身后,然后有王秀红,华玲玉等人,一字长蛇阵为序,直到独孤剑收尾。

    而义泉和公孙雯则是睁着眼睛看着大家的一举一动。

    有了众人的力量,珠子有了起色,慢慢的亮了起来。

    初起是淡绿色,然后深绿色,再接着便是墨绿色。

    看着珠子颜色的变化,空气那种浑浊性质渐渐清淡了很多。

    看到有这么大变化,众人信心浓厚。相信,定能战胜僵尸。

    空气中的红颜色完全消失殆尽,如此,空气就可以大口的抽吸了。看情况分析后,白衣郎君说到:“各位,现在可以吸气了。”

    听到此话,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然后深深的吸了几口空气来弥补身体缺失的氧气。

    绿凤说到:“白大哥,接下来怎么做?”

    白衣郎君非常清楚,僵尸的探路毒粉被解,接着,便是它亲自出马了。要是猜测不错,立刻就会见到此僵尸。

    按探路毒粉的内力来判断此僵尸有多厉害,应该有几分把握。就算不是百分百,也会八九不离十。此僵尸比起前面的那三个僵尸要厉害的多,不然,不会步步艰难道道坎坷。说到:“我们现在要做的只需等待。”

    等待?

    大家在心里叫着,一时,谁也不能理解此词的奥妙有多深。但是,他们都清楚一点,就是,白衣郎君不会说一句废话的,尤其是现在这种局面。

    于是无条件的执行。

    要说还有人不明白此话的深意,还真有,就是义泉。

    他说到:“姓白的,不要那么神经兮兮的好不好,你这是故弄玄虚蛊惑人心。”

    公孙雯支持义泉的所作所为接着说到:“不错,看他表面一本正经,其实是个特别虚伪的小人。”

    白衣郎君听在耳里,思在脑里,记在心里,一点焦灼的态度都没有,显得相当平静。。。。过了好久,依然没有说出一句话。

    义泉公孙雯的所作所为,真让人不可理喻。陈将军有些不高兴的说到:要不是人家主持大局,恐怕我们,现在都已经是一具具僵尸了。做事做人不要违背良心,更不能忘了救命之恩

    有那么严重吗?

    义泉嘴里嘟嘟着。

    还不等大家把纠纷争个明白,棺木内突然冒出了一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