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木有了动静后,霎间冒出了一团碗口粗的蓝气。

    见到这情况,大家警惕了起来,更是忧心忡忡。自问,什么把戏又上场了?

    绿凤问到:“白大哥,这是什么情况?莫不是另一类毒雾?”

    白衣郎君分析一会,绿凤所说,也是有可能的。真要是另一类毒雾,其毒性定会更加厉害,就的做好一定得防范措施。可要是,它不是毒雾,那就说明僵尸就要出来了。说到:“你说的是有可能性的,但不能确定。”

    绿凤虽不清楚另一层意思,但能确定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在脑袋里面依稀有所设定,定是跟僵尸出来有关。有心问其原因,但看白衣郎君他没言语,说明,白大哥也不是一清二楚,便不再细问。

    冒出的蓝气由原来的碗口粗变的越来越细,如针。突然,原本直直升起猛然九十度拐弯,如似一根针,在它转动后,蓝气眨眼间成了无数个小针袭向大家。

    要说它是毒雾,就得用珠子。要说它是一种兵器,就的用乌金剑对付。可是这两种分析不能得到确定,就不能做出有效的应对之策。

    如何得到结论,真不是一件易事。

    细小如幻的针眨眼间就到了面前,要是再犹豫不决,定会情况不妙后果不堪设想。

    是毒雾还是一种兵器,着实让人难以定夺。

    既然没有答案只能选一项。

    按开始的节凑分析,应该是毒雾。要说它幻化成针的顺序,说明它又是一种变相的兵器。思来想去不能笃定。若是分析错误,耽误时间,后果不堪设想。罢了,不去想,就按它出场断定出手。随即,拿出珠子,用足内力相助,希望珠子能有作用。

    见此情况,绿凤随即用乌金剑发出内力,剑指珠子相助与它。

    其别人也是如此,不约而同的发出内力相助。他们晓得,如助珠子成功,就等于自己的危机解除。

    珠子光亮有了大家的相助变得明亮刺目,那些针遇到光后瞬间消失不见了,

    白衣郎君自语说到:“果然又是毒雾。”

    毒雾被灭,众人的心理有了巨大的变化,激动不已。心里说,看来这僵尸也不过如此。

    绿凤高兴的叫起来:“白大哥,你就是厉害。我,,,,,,,太高兴了。”

    白衣郎君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收起珠子说到:“若不是大家齐心协力,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不是我厉害,而是大家一致努力的结果,所以,我向大家有礼了。”说着话双手抱扣。

    原本不用如此口气,大可以不说什么。不是说此举多此一举,而是白衣郎君觉得众人能有所悟性,难能可贵,因而值得一礼。

    子云子说到:“白公子不必如此,我们是什么关系。倒是某些人,甩手掌柜的,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呀。”

    其别人都是竭尽全力解除危机,自然不去揣摩其含义。唯有义泉公孙雯不动声色的打坐,听到子云子的话语自然是心中有数明明白白的。义泉起身抖抖衣袍一副绅士样子,走了几步厚颜无耻的说到:“你们武功非凡,又是一致联手便能轻而易举的挫败那毒雾,何须我出手?”

    他的理由在他看来充足,但对他人来说就是强词夺理,胡说八道,都是不予理睬。

    但子云子心直必需口快,不说不快,因为,他永远不会让他这样的人得了便宜还振振有词。说到:“像你这样的人,就会说些没用的。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此言惹怒了义泉,但他没有发火,因为他知道,要是惩戒他就得毫无疑问的动手。要这样做了,势必会引起众怒。斟酌后果后怒面说到:“不要给脸不要脸,我的忍耐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