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绿凤对白衣郎君爱的公示,让公孙雯对白衣郎君的看法有了一丝丝改变。左思右想,但脑袋里面只有仇恨,故,对白衣郎君的偏执见解没有一点减步,还是停留在仇深似海的状态。开口大骂:“你好不羞耻。一个大姑娘,尽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一个十恶不赦之徒,真是不害臊到家了。试问,你的爹娘没教你身为女儿家的一些礼数吗?”

    此话一出,引起公愤,都是责骂公孙雯好不通情趣。

    最为生气的是独孤剑。但冷静细思,此刻倒是不在乎绿凤如此的做法。因为将来,她的终身大事定是有她选择,自己不会干预的,也无法干预到,要是在家或许还有能力说话。对于公孙雯的话语很不顺耳有些不让,说到:“你怎么说话呢?”责问。

    在公孙雯说出此话时,义泉就意识到独孤剑定会生气,好在他并没有发火而是责问,看来,还是有所顾及的。或许,是因为此时处于劣势的缘故吧。说到:“独孤宫主,你不要介意,娘子说话没轻重,若是得罪之处,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她这一次吧?”

    义泉之语,像是替公孙雯求情。也罢,看在他与自己暂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就饶过她这一次。说到:“现在情况特殊,老夫就不予追究了。不过,事不重启。”独孤剑的语气变的深沉,寓意悠长。

    义泉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如若地点不在此处,想来,定是不好的结局。说到:“多谢独孤宫主,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的。”

    公孙雯还不服气,还在扭着性子,还想开口说话与独孤剑对上几句,但被义泉拦阻了。

    白衣郎君对绿凤的举动感到一惊,并没有想到感情这方面。而是认为,或许是绿凤姑娘激动了,一时冲动,所以,表示理解。说到:“瞧你,别激动。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绿凤羞涩,第一次亲了男子,也不知如何来的这股力量让自己情不自禁有此举动。难道,真是自己冲动了?一时陷入沉思。

    王秀红微笑说到:“既然喜欢就不必害羞。我支持你。”

    绿凤更加难为情再没话语,表情告诉大家,王前辈求你别说了。

    大家一阵欢喜。

    圣旨卷动后,暂时没有什么情况发生。就在大家放松警惕之时,一道微弱的蓝光从圣旨卷里冉冉升起,直至顶部。就像一股炊烟被物顶住,然后顺着顶板四散开,整个空间都是弥漫着蓝色恐怖。

    这样的局面,毫无疑问又是妖后制造的迷幻空间。大家无不高度紧张。

    陈将军叫到:“大家小心,幻觉杀手又起。”

    原本战战兢兢的姿态,再加他这么一嗓子吼,无疑是雪上加霜,各个更是诚惶诚恐。

    这些表现,只有陈将军这样贪生怕死之辈的人才会在此刻瞬间毫无保留的突出。

    而无己老人一伙虽是有所反应,但不会表现出惧怕。因为,有了白衣郎君的灵活应变,再加他的睿智,相信,一切困难都不会难倒。故,十分淡定,冷静。

    经过分析,白衣郎君觉的不像是要攻击的架势,倒像是一个被拘谨好长时间的犯人从此得到了解放似的。看它四处游走,东闯西奔,想来,是在找出口。如果猜测不错,呆会,它定会显身或是发出声音。又一想,不对,应该是声音。因为,若是有身体,就不会像轻烟如此飘逸。

    绿凤一直在观察白衣郎君,看他望着蓝色发呆定是思考着蓝色如何发展。但见他脸色露出喜悦,说明已经了解了蓝色之气并有了解决方案。于是,心里那种担心少了好多好多。说到:“白大哥,看你表情,应该对它有了概述吧?”

    白衣郎君没有否认的点了一下头说到:“是的。”

    “既如此,还请白公子明细一二,也好让我们有所了解。”陈将军抢言说。

    “依我所析,这道蓝光不是我们的敌人,倒是对我们有着帮助。,,,,,”

    话还没说完,便又有人抢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