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子悄然出现,其实白衣郎君早已发现了。s`h`u`0`5.c`o`m`更`新`快

    尹馨刀客三对兰花仙子的不见身影感到敬畏,莫非真是鬼魂叨扰?说了一些离奇之话让独孤剑责怪向仙子道歉。至此,引起大家的关注,故忘却了奇异法力的去向。

    在大家转移目标的时候,奇异法力先是通过几个黑点转移到边上,又从一角溜了出去。然它的踪迹被白衣郎君注意到了。

    在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后,白衣郎君意识到绝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准吃亏。于是做了假象看热闹,实则用耳朵聆听动静。果不然,微弱的声音让白衣郎君警觉,逮了个黑影子正着。

    看黑人影扫了大家一眼,像是追寻目标。同时,黑人影便注意到了白衣郎君在看它,于是毫不犹豫的迅速的一道黑气直冲而去,目的是即刻让看到自己的人瞬间消失,以免引来麻烦,他们再一次的无休止的进攻。

    黑气煞然,杀气腾腾,似一股高度溶剂,若被击中,霎间,尸骨化为乌有灰飞烟灭。

    当然,这种速度,白衣郎君在眼里只要能看到算是已达至高境界,不过,只是看的功夫却没有防御能力,毕竟,人的神经反应是有限的,怎能在万分之一秒间有此防御。因此,只有挨打的份。

    就在黑气似火攻击眼部成功时刻,一道兰气顶住了黑气。

    两者力道相当,不分高低。一眨眼功夫,黑气迅速膨胀,稳稳的压制着蓝色气道。

    要说蓝色气道哪来?毫无疑问的猜到是兰花仙子出手了。论刚才的对决,兰花仙子的力道对于它就是微乎其微,若不出手帮忙,必败无疑。想此说到:“大家快出手,魔鬼出世了。”

    大家正在议论兰花仙子的修为,品质,道德,听到白衣郎君的呼叫才焕然大悟,无条件的,手忙脚乱甚至慌张性的攻击黑影子人。

    见之黑影子,众人大惊失色,才显得乱七八糟的局面。好在本意识的出手攻击了,没有给对方丝毫机会。

    黑影子人的法力在众力的打压下渐渐变弱,甚至危在旦夕。它知道,离开水晶石,就等于失去了救命的稻草,但现实情况如此,必须放弃它,否则无法逃脱他们的追踪。原本悄无声息,来个人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这个白衣郎君很贼,识破了自己的计划。可惜现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对付他,有朝一日,定会将他搓骨扬灰,以泄今日之恨。但现在,时局对自己相当不利,看来,逃走很难。

    见到妖后节节败退,兰花仙子相当得意,总算报了仇以雪前耻。说到:“妖妇,看你还能撑多久。拿命来。”

    众人惊愕,她是妖妇?

    白衣郎君不愿相信的说到:“仙子,你没算错?”

    “她就是化成灰,我也熟悉她的属性。错不了。她若不是妖后,我们岂能这般轻易地收拾了她。”

    “那刚才的奇异法力去哪了?”

    “奇异法力,其实也是妖妇之力,只不过她借助了水晶石之力罢了。”

    大家明白了,原来如此。

    要说水晶石,那么水晶石有何力量让它借鉴,还如此厉害。白衣郎君打破沙锅问到底:“水晶石只是一块石头,妖妇在此盘居,为何力量翻了几番?莫非此石不一般?”

    “不错,的确别致。如所料不错,此石就是世间传说的温晶石。”

    温晶石?

    众人大悦,都说没有听错吧?仙子说千真万确。

    温晶石只是一个传说,没想到,今日有幸所见,而且一饱眼福真是大快人心之事,造化,造化呀。

    听义父讲解,温晶石是块奇石,借助它力练功便在短短瞬间内提高自己的力量。此刻,想必众人都知此事,不然,他们不会一片哗然的。不管怎么说,先对付了妖妇,此事以后再议。说到:“各位,成败在此一举,能不能顺利走出此地,切看大家的了。”

    众人岂不知这个道理,但白衣郎君特意提及定是有寓意在其中,深想必得知,边战边想。

    知道此石厉害的,莫过于一些老江湖,对于绿凤,公孙雯,逍遥一郎几人来说就是听天书。绿凤不明白的说到:“郎君哥哥,这温晶石是什么石头?为何大家对它这么惊奇?”

    白衣郎君微笑说到:“此石相传威力无比,是天降之物,若是借助它力练功,瞬间让你的内力大增,而且去百病。传说还说,若是鬼魂神仙得之,定会法力无边,如今看来,它真是温晶石不假。还有最奇特的,一个毫无内力之人借助它力,在瞬间,也会有不一样的奇迹发生,神力丛生。”

    绿凤明白了说到:“要是这么说,妖后在在世之时就已经拥有了它,怪不得,她能助司马家族霸得天下。”

    “或许吧。”说着话,思了一时,有了肯定的答案。若不是生前,怎会把它打磨的如此奇观。“应该是在生前拥有的。绿凤姑娘,你真聪明。”

    绿凤心里美滋滋的,能有郎君哥哥的夸赞,是多么的荣耀自豪。笑笑没有言语发出。

    此刻,妖后再无能力抵抗。在这种负面情况下必须得从容打算,不然,真的被他们灭了魂魄,最终灰飞烟灭。

    那么,在这种千难万险的时刻,有什么办法才是唯一逃生的机会?

    面前的众人,都是要自己立刻化为灰烬的人群,各个如狼似虎恨不得吃了自己而后快。想寻找机会也是无处可寻,真是密不透风,可谓天衣无缝。

    如此境界,看来,只有死拼到底才是唯一的出路,不过这样做的后果显而易见必死无疑,但不这样做,后果也是一样的,无可改变,甚至更糟,不如一拼,拼他个轰轰烈烈荡气回肠。

    想了这没多,可局势变化让自己无处立足。瞪着面前的众人,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喝了他们的血,以表对他们的仇恨。

    可是,想归想,恨归恨,终不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