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将军的语言让兰花仙子极其愤怒,恨不得给他一嘴巴子。打断他的话说到:“少在这胡说八道。”

    若是他人定会言语不休,而面前,是天界大仙,此不敢放肆,只好装作哑巴不言语。

    魔族公主趁势而为,料定,此时让独孤剑一伙助力自己是最佳时机。说到:“仙子,莫要怒气丛生。陈将军说的对呀,我们应该和平相处,你要是执意下去,对我们一定不会有好处的。两败俱伤,谁也不会把谁怎么样,但是,受罪的可是你我。不错,我是始作俑者灭了大魏,但你儿子之死可不是我所为。不过话说回来,当时那情况已大势所趋,给谁都会如此的。”

    兰花仙子再不愿意听下去责令住口。“你说的轻巧,我儿之死好像与你毫无关系似的,要不是你狼子野心,我儿怎会落得灭国人亡的地步?”

    “你要是这样胡搅蛮缠下去,试问,你的修为何在?何况,当时的情况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奉劝你一句,该是放下的时候了。”

    “你说的美。不管怎么说,是你害死了我的儿,今日,就是你我的大决日。”

    仙子的态度没有丝毫松懈,要是如此下去,自己的美事就会泡汤。这样的结局,万万不可有的,否则,一切美好的东西便会被她毁之一旦。

    独孤剑想此理直气壮的说到:“仙子,你若执意如此,我们绝不坐视不理。毕竟,魔族公主关系着我们的命运天盘。所以,请仙子多多谅解。”

    “这么说来,你的矛头已经对准我了?”兰花仙子质问。

    独孤剑依然恭恭敬敬有礼,不敢发脾气,说到:“若是仙子不肯放手,再下只好助公主一臂之力了。”

    “都是些愚不可及的家伙。”兰花仙子很生气,但对他们的出尔反尔真是无力阻止。

    子云子忍不了独孤剑如此目中无人,说到:“无得之人总会让人耳目一新呀。卑鄙。”

    独孤剑心中有着美好的前程,自然是欣喜若狂,哪还对子云子不敬言语放在心上。此刻,只要能安全救得魔族公主,不坏自己好事便可,理因不计较他人怎么看。说到:“你们再不住手,我可动手了。”

    面对如此困境,结果只有一个,妖妇安然解脱。若是坚持下去,结果不会改变什么,但自己必须坚持,否则,血海深仇何日得报。

    兰花仙子的坚持,影响着白衣郎君一伙,自然,竭尽全力。不过,独孤剑一伙要解救妖妇而插手,此事,不可幸免。而此刻,顾不了这么多了,坚持最为重要。于是大家拼着全力抵抗。

    独孤剑一伙见白衣郎君一伙没有收手之举,便眼眸一合,示意出手。

    他们的内力全部推到了黑影子的肩头,瞬间,魔族公主的内力大增。原本黑色气道被压制到临近身体了,有了助力,黑色气道渐渐顶了过来,不利的趋势倒向白衣郎君这边。

    独孤剑一伙人为了自身利益背叛了初衷大打出手,目的就是迫使白衣郎君一伙人弃手,接着平安离开,然后各自安好。

    见到此刻的局面,义泉心里偷着乐,自己的目标终于有机会实现了。但看到白衣郎君一伙人,又觉这些人都是自己成功路上的绊脚石,不除不快。怎么样才能顺利的挑起事端?想了想,终于有了。想到公孙雯对白衣郎君恨之入骨,就借她的理由起事想来没有人会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说到:“雯儿,我说过,让白衣郎君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这不,机会就在眼前。”

    不提此事,公孙雯在危机时刻怎么都不会想起仇恨。有了义泉提醒,心中的仇恨一下子涌到嗓子眼了。叫到:“姓白的,拿命来。”

    激起公孙雯,这样,自己出手无可厚非。

    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时候。白衣郎君知道这又是义泉的计谋。借公孙雯之手起事,好让大家就此停手,或是直接灭了自己,真是阴险歹毒。若是继续,公孙雯定会趁机攻击自己,若是放手就等于认可他们的做法。怎么办?一时为难起来。继续?有他们的加入反抗定不会占到上风,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如今,公孙雯又提报仇之事,定是难缠,如此,战的妖后就不会有结果,不如与他们和平收手。说到:“兰花仙子,今日收拾妖妇,看来不能如你愿了。要是再这样继续,想来也是徒劳,不如先且住手再寻机会。”

    要仙子放弃报仇比登天还难,但眼前局势的的确确不能再延续下去。也知,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有机会不知是何年何月之事。不过,这样的现状又怎么能继续呢?

    现状如此,兰花仙子不是不知。放弃此刻,等于放弃报仇,若不放弃,又由不得自己。如今局面,自己无法左右。也罢,再寻机会一定将妖妇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说到:“事已至此,也好。”

    听到兰花仙子此话,魔族公主快要乐的发疯了,终于躲过了此劫。若不能躲过此劫,自己知道,该面临什么样的劫难。虽不是灰飞烟灭万劫不复,但自己将承受百年修炼重塑元气之苦。万幸躲过此劫,这都是一个人的功劳,她就是公孙雯。若不是她的怨气深重,自己哪有此等机会,决定要好好利用她的身体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有了兰花仙子的出话,大家都收手了,虽是心不甘情不愿,但事态如此不得不依照游戏规则发展,都在心里憋着一口窝囊气倒不出。

    双方休战,显出两股势力齐虎相当。

    独孤剑一方谈笑风生,而白衣郎君一方默默无闻。

    事已至此,白衣郎君一方不再争辩什么,因为口舌之快浪费精力。

    魔族公主得到平安心中乐开了花,瞅了兰花仙子一眼,见她仙气变明她生气不小。有心挖苦几句又担心引起不必要的事情,假惺惺的说到:“仙子英才,你的决断让我敬佩,因为你阻止了一起杀戮。你伟大。你我的恩怨毕竟是以往之事,不过迟早会有个了结,不急与一时。你也不要怪罪与他们,毕竟,没有独孤剑一干人等,你也不会与我重逢,更不要提什么报仇了。所以,你获自由,都是他们的功劳。你若怪罪他们,难道,你要忘恩负义?所以,没有什么资格与他们计较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