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所构想,大家听后觉得可行并认可。

    无己老人说到:“既有机缘认识太子殿下,那此事就好办多了。白公子,务必抓紧办呀,时不我待。”

    兰花仙子接言催促说道:“不错,我之意也如此。白公子,此事就看你的了。”

    白衣郎君答应了兰花仙子的要求,一定完成任务。说到:“仙子可否随我一起去?”

    随行自然可行,只是被困数年,虽是法力没被反噬依存,但仙光受损严重。如不是仙光护着,恐自己的法力早失故生命休亦。兰花仙子说到:“我的仙光受损,避不得阳光照晒,所以行动不便,因此,不能与你同行了。”

    白衣郎君明白仙子的苦衷,再没有说什么。

    去见太子非同小可,不过有一面之缘就不再担心。那么,有谁去昆仑山见昆仑老祖?这一趟地宫行,自己与大家都是舟车劳顿,精力耗尽,本就是精元受损,再加地宫的折腾,算是剩了半条命。要不是奇异光球出现,怎能躲过这一关。此去长安路途遥远,怕是大家不能与白公子同行了。

    子云子想到此问题,觉得白衣郎君应该可以一起去完成的。说到:“白公子,此去长安见太子,定能一切如意。事后,就可以去昆仑山见的昆仑老祖了。此一去一举两得呀。不是我们不与你同行,我们的身体状况,想必白公子清楚,所以请谅解。”

    白衣郎君知道大师们的状态,说自己一个人能将此事办好,让大家放心就是。

    子云子的提示合情合理。的确,顺风顺水一气呵成,众人纷纷表示支持。

    “终于做好了一顿美餐。大家等不及了吧?”绿凤话出,一股饭香气味飘至四方,让大家有了饿意。

    大家围着石桌,看着四道小菜都已口馋。小菜有酸辣土豆丝,爆炒苦瓜,醋溜菠菜和轻漂白菜。每道菜清新别致,馋一口味美可口故爱不释手,连连夸赞好厨艺。待绿凤把白花花的米饭盛好给每一位后,迫不及待的张口了。

    唯有一位默默无闻观察着大家。她就是兰花仙子。

    白衣郎君一向礼貌没有先动筷子的习惯,见大家都已入座,就差绿凤和兰花仙子。看那道蓝气凝固,便知兰花仙子在观察什么?凭自己的聪明,想来,一定在看大家吃饭。若是如此,白衣郎君有些纳闷。仙子也是人,难道,没有吃过饭?好奇的问道:“仙子,你这是何原因?”

    兰花仙子这才悟醒说到:“好长时间没有闻到饭香味儿了,太香了。”

    原来是这样。“即如此,仙子何不尝一尝?”白衣郎君玩笑的说。

    仙子乐了几声说到:“我已经闻到了饭香味儿,算是品尝了。你不要管我了,快吃吧。饭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众人你争我抢,把小菜吃的底朝天。

    公孙雯一伙人随着独孤剑到了红宵。

    一排排整齐的房屋成四合院,门口绿树成荫,环境优雅,显示气派。借着屋内的蜡烛的灯光将外面的景色看的一清二楚。公孙雯叹口气,表示好个江湖一派,气势非凡呀,连声称赞赞不绝口。

    许多言语上的夸赞让独孤剑洋洋得意,几乎得意忘形。不错,自己对红宵的设计相当满意,毕竟,是自己一手承建的。然后,笑口常开的请公主屋里坐。

    屋里的摆设相当奢侈。虽然桌椅是木制,它们的面子上都铺设了一层黄悠悠的金属制品。桌面上摆放有金碗金壶金盘子,土豪到家了。这么气派的一幕,让公孙雯不由的在心底有一丝敬仰,不过,自己所需并不是这些,而是站立在自己面前的千千万万的大队人马。不过此布置与装潢说明此人家财万贯。说到:“独孤宫主实力庞大更是家财万贯,从这里的布置就可以说明一切。但不知,独孤宫主现有人马是多少?”

    这个问题,自己从来都没有算过,不过自己清楚自己门下有多少直属自己的小门派或是合作者,把他们全部加之,相信数万足矣。说到:“回公主话,粗略估计有万记。”

    这个数字比自己想象的要多一倍,没想到逍遥宫有这么大实力,值得高兴。如此,足迹遍布整个江湖,得来蛛丝马迹的消息便不费吹灰之力了。说到:“要独孤宫主粗略的统计,让我惊讶。江湖大小门派数不胜数,眼线更是遍布武林的每一个角落。如此,江湖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满不过你的耳朵,如若不然,我们怎么会相遇地宫。”

    对于这一点,独孤剑从来不否认,若不是眼目众多,自己怎可知晓金刚经的下落?说到:“公主秒赞了。不错,这点我从不否认。”独孤剑很是自豪,表情表现出他唯我独尊不可一世。

    公孙雯又扫了一眼布满黄金的整个屋子说到:“黄金对我来说司空见惯,但在世间见之几乎是零。如若不是今日一见,我会毫无疑问的把它认为这里是皇宫。因为,太气派了。”

    “公主只是见之这一处摆设我能理解,实话说,这是我的宴客厅,所以,装饰奢侈。”独孤剑解释说。

    不管怎么说,此人也是一个野心家。野心家对野心家,自然而然,在心理上有所防备,不过这样的人对自己相当有利,多个十个八个的更好自己也能摆平。公孙雯细细琢磨着面前这个实力庞大的独孤剑。

    “爹爹。”随着声音洪亮的传来,独孤飞燕快速的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