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需之力,如有自己打拼所得的晋朝的实力有它的五分之力更为壮观。s`h`u`0`5.c`o`m`更`新`快料想,一个节度使定是一番霸主应该能满足自己。有军队,有政权,完全合乎自己所设定的人选,这样的分析所得情况正是自己所需的。不过搞不懂一个节度使的权利究竟有多大?到时可不要闹了笑话。说到:“陈将军,能告诉我,节度使的官衔到底有多大?实力庞大不?”

    此问题一出惹得陈将军差些笑喷,脑袋急闪出,公主是百年不问世事之辈,自然,不了解现在的官衔属正常。忍了笑解释说到:“节度使官衔正二品,管千千倾地,数十万人口,可大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公孙雯点点头很满意的说到:“这就好。”此等条件正合自意,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不抓紧时间,恐有变,连声叫好。目的就是表明自己的决定。

    公主态度再次表明,说明主意已定,不用再担心,提心吊胆的顾忌独孤剑从中作梗牟利。陈将军此刻非常自信,公主定能说服家主起事的。若能真霸得天下,这些财宝又算得了什么?虽是与一些军队有着牟利勾当,但那些事的目的只是得到一丁点财宝小打小闹而已终不成气候。而霸得天下此等事从来想都不敢想,而今,却是有人相助,相信,家主定会思虑或是直接答应。说到:“只要公主见的家主,家主定会和你有所商的,说不定就此达成共识。”

    如能照此他说那就是天助我也。:“如此更好,但愿你家主明白世理。”

    独孤剑此刻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反复争斗。为什么自己救了她,不能得到该得的,而一个局外人凭什么?在心里恨恨的,可是不能将这种心态丝毫表露出来。罢了,切走切看,只要能得到自己所需,什么样的事情都憋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相信,功夫不服有心人的,总会逮到机会让自己的梦想成真的。这样也好,不妨先借他们之手来完成自己的宏伟目标。

    独孤飞燕听他们说话好似听天书,一点不知。说到:“公主,咱们不说这些了,走,到我房间去,我们好好唠唠。”

    公孙雯觉得这样也好,通过她对独孤剑更深一步的了解,相信,会有一定的收获。说到:“既然飞燕妹妹诚请,我一枝花乐意。”转身告别众人离开了。

    陈将军想着尽快离开红宵到了范阳,最好现在启程。但见夜已深,就不再开口拦阻。

    还有些问题要弄个明白,但看得出公主对安禄山怀着极大的希望因此兴趣浓厚,若这个时候提出一些扫兴之事,想来定不会有所答案,还会遭人猜疑故没有说什么,但让独孤飞燕照顾好公主便是。

    其他人让丫鬟带到了休客厅。

    义泉心中不是个滋味,少了公孙雯就好像少了整个世界一样,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的,今日这是怎么了?突然间,心中空落落的。或许是以往都有公孙雯在的缘故吧?

    独孤飞燕的房间,装饰,摆设都蕴含着一种个人爱好所布置的。粉红色的墙壁,是用纱绸布置的,摆设则是一号色浅蓝丝绸。所有的桌椅都展现出不同风味的特点。公孙雯在内心有些喜欢真需要拍手称赞但被独孤飞燕阻止了。公孙雯说到:“飞燕妹妹的房间装饰别致,显露着一种年轻的气息。翱翔,活跃,自由自在。”

    独孤飞燕毫不谦虚自豪的说到:“那是自然。公主所言一点不假。不过还得多谢公主的夸奖,本人不甚荣幸呀。”

    “不必谦虚。房间布置完全合理,显露出一条思维方式,让我很喜欢更加欣慰。”公孙雯妙语连珠喋喋不休,夸赞独孤飞燕有抱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