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飞燕被公孙雯夸赞的言语十分自傲,尾巴都要翘上天了。不过自己有自知之明,这种自傲的态度便慢慢的消沉了下来。说到:“公主言辞凿凿,夸人一绝,让我欣喜若狂更是令本人受益匪浅又受教了。公主好口才呀!佩服。”说着举起大拇指。

    “你不用这么说,我这人喜欢实事求是直来直去,藏着噎着本人做不到。所以,有什么说什么才是坦诚相待。虽你我不是朋友但一见如故也算是趣艺相投,因此,我们不必局限各自应该畅所欲言才是。”

    公孙雯说了几句着实让各自的身份不搭边的问题,这让独孤飞燕受益匪浅,没想到堂堂一位公主殿下尽是没有一丝身份高贵之显摆算是平易近人。不过又觉,有种人口如蜜饯却心如蛇蝎,但现在自己无法区别面前此人。

    不错,独孤飞燕分析的有一定的道理。公孙雯说这番话的目的就是让独孤飞燕放下戒心,什么都不再隐藏,像竹桶倒核桃般无阻止哗哗而出。

    公孙雯看出独孤飞燕在思索或是考量自己,但自己隐藏的很好,秉性再臭她也不会察觉到。说到:“飞燕妹妹,逍遥宫实力庞大,想来历史悠久,但我还是请问一句,逍遥宫始创与何年?”

    这个问题不影响逍遥宫的自身利益告知无妨。说到:“自我懂事起,逍遥宫已经存在了。据爹爹说起过,已有三十年光景了。”

    还想说些问题但见独孤飞燕十分警觉便打住了自己幼稚的想法不再说什么,于是乎,准备好好休息一下。自己本无困意,但附身公孙雯之身后老觉非常疲倦,没想到这丫头身负如此之大仇。不然,也不会身心疲惫。

    白衣郎君一大早就起床了,不顾这几日的折腾让自己受难不浅的身躯、精神疲劳当头,还是坚持的起床了。收拾收拾行装准备不辞而别,目的是不打搅他人的休息,尽快赶至长安见到太子将实际情况告知,以防万一。

    闻听郎君哥哥独自一人要去长安,绿凤暗自下决心决意随白衣郎君奔长安。有了自己相随,一路相伴彼此照顾,定是多一个帮手,因此顺风顺水平平安安的到达长安。因此,天不亮就起床等候白衣郎君。听到响声,料定是郎君哥哥,从另一个小山洞走出,见白衣郎君已在大厅,又见他收拾行装的举动说明他不想打扰到大家休息。小声说到:“郎君哥哥这么早。”说着话已走到白衣郎君身旁。“就这样走了不合适吧?不用招呼吗?”

    绿凤的出现让自己悄无声息的离开的计划泡汤了,仔细想想,也是,绿凤怎么可能呆的住呢?自己走了还不把她急疯。她起这么早意思明了,是要与自己共赴长安。也好,有个伴相随总能以防万一。说到:“我的用意你应该明白。”

    绿凤当然知晓便再没说什么而是直奔主题。说到:“郎君哥哥,我也要去,把我也带上吧。”

    白衣郎君微笑说到:“即你有此意,我也不能拒人之千里。不过,此去风尘仆仆舟车劳顿会很艰辛的,绿凤你要做好准备了。”

    只要能与郎君哥哥在一起,什么样的困难在自己眼里都是微不足道的。说到:“郎君哥哥你就放心吧,这点你就不用操心了,本姑娘自由分寸。”

    “这就好。”白衣郎君点点头。

    兰花仙子自知,自己的仙光不能遮光避日也就不能与他们同行,便在一处角落里暗自修练希望能尽快修复仙光让自己自由行走。白衣郎君绿凤的离开自己没去打搅,是因为自己也希望他们能马到功成,一切顺利。故没有出声在山洞口看着他们离去。

    陈将军虽是困倦但他一直担心独孤剑会使用什么招数来破坏自己的计划因此彻夜未眠。天刚有亮意便迫不及待的起床,一直在宴客厅等待魔族公主的到来。

    过了一个时辰,独孤飞燕和公孙雯有说有笑到了宴客厅。同时,独孤剑也到了。

    独孤剑不敢懈怠对魔族公主的照顾,因为,自己的前途全掌握在她的手里。于是派了属下关注魔族公主的举动,若起床即刻禀报。由此,公孙雯的到来,他便也是紧随而至。进了门内,先是礼貌的让座,接着,奉茶。随后,又是早点众多,点心,包子和奶茶。

    如此丰富的早餐,公孙雯已是有些厌倦,但出于自己野心需要,必须假装喜欢。因为,自己要把他们的心牢牢系栓。

    早餐用完,陈将军便催促公孙雯即刻启程赶往范阳说到:“公主,早餐可否和口味?”

    公孙雯对早餐十分讲究,但在这种情况下不合自己口味也只能将就。说到:“早点味儿足,很不错,我喜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