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和绿凤的行踪早被独孤剑一伙人发现了,看到他们落脚于饭店,于是一计生成,准备用毒药毒死白衣郎君。

    义泉说道:“要想毒倒姓白的,就得想法支开绿凤,不然,此计难成。”

    鹿会空说到:“不必管那么多,相信,独孤宫主自有妙计。”

    不错,虎毒不噬子,这点道理还是知道的。虽然在心里气恨,但要让自己杀了她自己真的永远做不出来。不过,要是太过分了还的大义灭亲。独孤剑冷冷的说到:“不错。待会,他们要吃饭,想法将药放到菜里就好。”说着话从胸前取出一小纸包说到:“谁去完成?”

    鹿成好想表现一下自己,若是能有所功绩,在魔族公主面前就能说上话,由此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迫不及待的说到:“独孤宫主,此任务就交与我去办吧。”

    听到此话大家不敢相信此话由他说。若是不了解真实情况的人定会赞扬他。不过此举勇气可嘉,也算是有为青年。但此事非同小可不是儿戏必须成功。就依他现在的武功而论,绝非是最佳人选,故不能达到自己所要求。独孤剑原本蔑视鹿成,但考虑到他也是一片诚心便不再有言语和动作上的一些歧视动态说到:“你的好意我们大家都领了,不过此事关乎大家的前程,所以行动要快而且只许成功,若败,大家没有一点回旋余地。我说之意你可懂?”稍停“因此,你的伸手告知我们你不是最佳人选。我知道你这样做的目的,但这一次丝毫不给我们任何的懈怠,故没有再次机会。”

    鹿成撇撇嘴表示无奈。不过自己清楚自己的武功,或许,自己真不适合去完成这次任务。说到:“独孤宫主教诲的是,令我茅塞顿开见识不小呀。多谢独孤宫主指教。”

    虽是鹿成识时务,但鹿会空还的教训几句,不然,让人取笑。

    他知道儿子对武艺不上心更是对武艺厌恶到了几点。但他此举明了,就是完成一项任务好在公主面前邀功,以至能让公主另眼相待。但公主是何人,魔法无边岂能糊弄?接言说到:“别自不量力。自己几斤几两难道不知吗?退下,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转身又说:“独孤宫主见笑了。这样吧,我去。”

    独孤剑相信鹿会空有这个能力,定能完成此任务说到:“务必做的悄无声息,人不知鬼不觉。”

    鹿会空应声,保证完成任务。他绕过所有人进了门内直奔后堂,目的是在白衣郎君的饭菜里面下毒。

    后堂人有五人,掌厨两人,打杂三人两男一女。

    看之情况,鹿会空知道怎么做了,就是等待时机。

    一会功夫,一个打杂的伙计肚子不舒服要走茅厕,此之情况算是时机已到。鹿会空绕过眼线,观察一阵子后终于逮住了空子,就是在打杂伙计回来的路上设伏。果然,让他得手了。一招轻点脖中穴位,即刻,打杂中年男子不省人事昏厥了过去。换好衣服大模大样的进了后堂做他该做的,低头无语默默无闻辛勤劳动。此举,让旁人刮目相看,都默默夸赞他有了长进,故无人去打搅。有这样的熟手,是鹿会空观察多时熟悉了打杂男子该干的工作。若不是由此观察,定会漏洞百出。待听到老板说几道菜重要,猜测定是给白衣郎君做的饭菜,于是特留意了起来。听饭菜已好鹿会空拿出了药包伺机下药。看着三道菜自己都想吃,分别是,酸辣对对鱼,就是一盘两条鱼齐放。大杂烩,其实就是牛肉羊肉鸡肉,还有各式各样的蔬菜。另外一菜便是清蒸王八。除了这几道荤菜,还有四个素菜以备喝酒。菜已好,便是行动之时了。鹿会空低着头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走到菜跟前,装作找寻东西,趁大家不注意将药安全的洒在了菜上面,此药无色无味而且速化,根本不留一点痕迹。确保万无一失,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了出去见到独孤剑一伙说到:“大功告成,一切如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