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此消息,独孤剑一伙幸灾乐祸。

    义泉得意洋洋的说到:“看这小子再猖狂。今日终于报仇了,大快人心那。哈哈哈”

    义泉乐的脸都走样了。

    别人都是很高兴的样子,只有独孤剑老谋深算。他料定此事不会轻易成功。因为,在每一危机时刻之时他将死之,然而,每次却是左右逢源逢凶化吉的逃过一节。若这次还是不能将他致于死地,这就怪不得别人了,也不能怪自己,都是天意。

    饭菜很快上好了。满桌子的菜不是很丰富,但色香味俱全,一看就想吃几口解解馋。

    白衣郎君绿凤几天几夜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见到这等饭菜怎能不馋。不是说见了好吃的就馋,而是饿的前心贴后心了。

    绿凤说到:“郎君哥哥,我们吃一口吧,闻得这菜的味香就够馋的了。”

    王老板接话顺势而为来个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说到:“既是美味,应该多吃几口。两位请。”

    说着话将筷子递给了白衣郎君和绿凤。

    白衣郎君和绿凤接过筷子后谢过王老板然后各自夹了自己喜欢的菜。

    要说真喜欢这些饭菜那是假的,毕竟,这样的表现只是为了敷衍了事罢了。因为,心里装的是其别事。

    尝了菜吃了饭,一个劲儿的赞词不断,听的王老板美滋滋的不知东南西北自己是谁?说到:“两位,只吃菜不喝酒是不是有些单调?”说着话,空碗倒满酒“白大侠,绿凤姑娘,来,咱们喝一个。”

    绿凤从未喝过酒,听到王老板的招呼有些诧异忙解释说到:“王老板,我从为饮过酒,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王老板拍拍脑门好像记起什么事,有些自责的说到:“瞧我,疏忽了。对不住姑娘了,是我以为你也饮酒。”

    绿凤吃着菜说到:“没事的,,,,”说着话像是瞌睡了,很快就睡着了。

    王老板说到:“这姑娘,还没吃好,怎么就睡了?”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有些疑惑,不对呀。刚想问题,自己的脑袋有些发晕,心里也恶心。辩知此症状属中毒。想用功护住绿凤的心脉觉的不妥。按自己的症状分析,此毒不属于剧毒类,绿凤应该没事。

    此毒是何人所为?

    装作昏昏沉沉的样子偷看了王老板一眼。见他满脸喜庆愉悦并且自己也拿着筷子正准备吃,看他样子分析,他不是下毒者而是另有其人。

    既如此,会是什么人?

    难受了一阵子,恶心的症状慢慢消失了,脑袋开始恢复了清醒。身体的点滴信息告知自己,自己所中之毒已被身体拥有的特有分子给化解了。

    是帮绿凤解毒还是稍停?

    要是帮绿凤解毒就不会弄清楚谁是幕后凶手。要是不帮,绿凤姑娘会不会有事?不过好在毒性属温性一个时辰内不会造成任何伤害。有了此解释笃定,白衣郎君不经意的假装昏睡了过去。

    有此情况急死王老板了,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就无辜都睡了?看他们症状,分析不属正常,看来有问题。那么,是什么问题?开口大叫伙计没人答应感觉气氛不对,忙站立找原因,一伙人急匆匆闯了进来。

    还不等自己弄出个道道来,独孤剑一伙人得意洋洋的走了进来。气势震荡逼人耳目好不威风。

    此处的地理位置属二楼单间,它的面积不大也就二十多平。随着独孤剑一伙人的进入,整个房间人满为患。

    见到众多人闯进来,各个凶神恶煞好个吓人。不过,此处是天子脚下,而且还是太子殿下经常出没落脚之地。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活腻了是吧,敢在此造次。王老板底气十足叫到:“你们是什么人?来此做啥?你们知不知道,此楼是太子爷落脚之地?识相的速速离开。”

    独孤剑一伙人管你是太子爷落脚点,反正自己决议要推翻他的政权了怕他求。

    鹿成呵斥道:“不关你事滚一边去。再说一句话灭了你。”

    王老板见势不再多言,毕竟,顺势而为识时务者为俊杰保命要紧。

    见到白衣郎君已失去知觉,这下满足了独孤剑一伙人的要求。

    义泉高兴的乐不拢口说到:“独孤宫主,是不是在这结果了这家伙?以免闪失?”

    独孤剑没有急于回话而是取出一包药示意给绿凤服下。

    鹿成接过药完成了此任务。

    独孤剑没作声定是有他所思,既是如此就不在催促。义泉又说:“鹿镖头此事干的漂亮,值得一赞。”不过还的要个准确的说法,还是得催催,不然,意外真发生那就晚了。“独孤宫主,是不是该动手了?若是不然,夜长梦多呀。”

    独孤剑此想,他已中了自己的青红青玥毒,要不了半个时辰就会毒发身亡急啥?说,一个将死之人有何担心?难道,你信不过老夫?

    此言问的义泉哑口无言支支吾吾回答说哪里,我不是着急嘛。

    量你也没胆。

    独孤剑恨恨的说。

    闻听他们话,看来他们要动手了。若不此刻反击可就插翅难飞了。现在真相大白,又是绿凤所中之毒已解,该是绝地反击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