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黑手已明,原来是独孤剑一伙。无疑,绿凤所中之毒便是逍遥宫独孤剑所配。如此,绿凤无忧。听到他们要动手,白衣郎君感觉到危机来临再不能装作昏迷,否则就是坐以待毙。

    尹馨刀客拔出刀,速度及快的一闪而过劈向白衣郎君。

    刀锋光闪,嗖一下接近自己的头颅。闻听刀速,足以能将自己的脑袋一消为二,刀刃过,定是不见血。

    了解危险后,原本趴着桌面上的姿势瞬间改变,随着屁股的移动,整个身体一晃向前两尺,脑袋顺势移位不在原位,这样,尹馨刀客的那一刀劈下便落在了桌面上,正好是桌角,噔一声响,桌角落地,桌面立刻成了五角形。尹馨刀客纳闷,怎么也想不通,他怎么就不见了?一个昏迷之人难道还会动?不会,是不是自己没有瞅中目标?也不会呀?疑惑的急速的揉揉双眼,一看,的的确确,白衣郎君就不在自己攻击目标之内,这是怎么回事?还不等弄清问题所在,自己的大刀已经被一折为二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由于白衣郎君的动作迅速敏捷,尹馨刀客哪有反应。待有了反应,自己的大刀已丢。

    接着,白衣郎君一掌袭来击中胸部。此力威猛,尹馨刀客中掌后,就像被一团劲风冲击,顿时头重脚轻不翼而飞了屋顶接着掉地,摔得尹馨刀客呲牙咧嘴鲜血口出直流不止。

    白衣郎君的动作只有武艺高强之辈独孤剑义泉见的清楚,要尹馨刀客小心已是来不及,自己出手也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尹馨刀客被打飞。

    白衣郎君清楚,击飞尹馨刀客,然后就得预防独孤剑和义泉这两人,稍有差吃必败无疑。到时,生死难料,绿凤还会被他们撸去。这样的结局让人心痛啊。论距离,自己离他们并不远,所以,加倍努力的加强防范,警惕到稍有动静都的注意。不过,好在眼瞅四方耳听八方,对嘈杂之动静分析的头头是道,因此,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明锐的判断和认知。

    白衣郎君已中毒,按理说这样的动作是不该有的,难道,他并没有吃菜?到底是什么原因自己不得而知,是事实他还是清醒的。想弄清楚问题的所在,但没有时间给他了。目前,是想法怎么样才能将它至于死地才是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

    独孤剑看了精明的白衣郎君一眼,觉得这家伙警惕性很高,想搞定绝非易事。说到:“小子,你再是精明厉害,今日也让你插翅难逃。”说着话双手往前齐推,示意大家一起上。因为他知道,论单个力量,就算内力所及也不能制服白衣郎君。

    独孤剑的言语证实了他们的实力,要想平安的离开岂是易事。于是扫了周围的环境看到一扇窗户开着,要是应付不过来可从此处避难。但这样做岂不不管不顾绿凤了,将她丢之此地再次落入魔爪,即使是这样,绿凤也不会有危险的,最糟的结果就是被囚禁起来。不过自己多么希望绿凤能尽快醒来,两人安安全全的离开。想此看了绿凤,有什么动静。

    观察甚微,此举被独孤剑一目了然。说到:“你别痴心妄想见到绿凤醒过来,不妨告诉你,她虽服了解药最快也得一个时辰,失望了吧?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是怎么个死法吧。”

    白衣郎君探好了地势有了如何逃生的路线便不在担忧独孤剑义泉的攻击,而是胸有成竹底气十足的说到:“就凭你们也能伤到我?真是自不量力痴人做梦。”说这么口气大的言语不是说自己有能力应对一切,而是想激怒他们,让他们方寸大乱好趁虚而入救走绿凤,这样,便会逃过一劫。最终安全离开。

    义泉说到:“小子,话大会闪着舌头,一个临死之人能有你这般气魄难能可贵呀,只是可惜只能在阴槽地府逞英雄了。”

    独孤剑暂时没有言语,思索着白衣郎君此次心态用意何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