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遇到了难题让自己左右为难。放与不放真是难受,但为了自身安全还是决定放弃此次机会,相信,日后会有机会的。但放手也得让他们先,否则会很危险,故要求让白衣郎君先收手。

    将军不明白他其中的意义说,得有个理由。

    要说理由,根本就是胡说八道蛮不讲理。将军在心里暗自琢磨。

    独孤剑其实就说不上一点理由,纯碎的是为了自己那点自私自利,根本无理由可说。但此话已出就得园场,皮笑肉不笑的说到:“我不说,将军应该懂得,因为同是舞刀弄棒者。”

    要这么说还真是,不过,这方势单力薄,再怎么的也不能有先收手的原因。说到:“说来说去,终究离不开一个怕字呀。即如此,但也没理由让他们先收手的理由吧?这样吧,本将军提议,你们同时进行可否?”

    这条件对双方来说都有利,于是无条件的执行了。

    解决了争斗问题,但不知其中的内情。看他们两股实力几乎平衡,由此分析,他们定是江湖门派仇怨追杀。但不知是何原因,所选地点却是皇城重地,想想必有蹊跷。将军慢声慢语的说到:“你们仇恨纷争,本将军无权过问,但在此地那就由不得你们了,而我说了算。”说着看向白衣郎君手中乌金剑黑的出奇且发亮,再加刚才的那道剑气,此剑定是威力强大无坚不摧。说:“小伙子,来,把你手上的那把黑剑给我瞧瞧。”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岂能随意给别人。白衣郎君面带微笑的解释,希望能得到将军的谅解。说到:“将军还请收回刚才讲的话语。你也是武艺超群者,岂能不知兵器对自己的意义?”

    将军有些发怒,但脸气依然没有改变。当然,岂能不知此道理。不过,遇到罕见的兵器,就算得不到也得瞧瞧吧。理由充足的说到:“若不是我,你还会好好的站在这么?你给是不给?”将军话中有话,他的意思是他替自己解了围。要说是这样,的的确确,毋庸置疑,自己承认。但即使

    如此,也不能将乌金剑拱手奉上。将军话意且带威胁之词,看来,轻松的离开是不可能的了。说到:“我谢过将军的解围,要是将军强势责令要我交出乌金剑,本人无法依从。还请将军三思。”

    将军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态度拙劣“你的意思是说本将军强取豪夺了?即便

    如此有何不妥?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是不给?别忘了,你们在皇城周围闹事,本将军有权决定你们的生死。”

    话意明朗,今日定是与他们难缠一阵子。说到:“我意已表,就是死也不会把剑交给你的,所以,将军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

    独孤剑在一旁看好戏,觉得若是不再给将军添油加醋的话,他们双方只会斗嘴,未必会打起来。若是打起来,自己再祝他一臂之力,这样,白衣郎君就是插翅也难逃。“将军,这小子就是一块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不识好歹,若不敲打敲打恐难交出剑来。”

    将军虽对独孤剑一伙心存疑虑,但独孤剑此刻出言让自己信心百倍,于是放松了戒备并有了好感。虽强取豪夺有违军规,但此刻,他们在此闹事行凶,杀了他们理由依然足够。故不再担心什么。“你当真不交?”

    “不交。”白衣郎君斩钉截铁的回答。

    将军再无耐性,叫到:“弓箭手准备。”

    白衣郎君知道,要想躲过弓箭的袭击,只有借将军来玩玩。趁将军不注意没有防备之意,急速的冲向将军。

    他两的距离足有十步远,要想拿下将军就得使出浑身解数,不然,想都别想,更不要说什么前功尽弃事半功倍之类的话了。但事到眼前必须得做,不然,就是坐以待毙,死翘翘的结果。

    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将军面前,一跃四米高,一拳打在了将军的胸膛上,像受到冲击波一样向后倒去。就在他倒地瞬间,白衣郎君也是随他走便将他接住,又来个急步便将一身横肉的将军带到了绿凤身边。

    白衣郎君此举,独孤剑一伙人见的清楚,想出手阻止已晚亦。

    独孤剑很清楚白衣郎君的用意,有了笨的出奇的将军在手还怕不能脱身?

    但这样一来,也是对自己有好处,机会往往就是在这样不经意的瞬间造出的。但凡事都不会尽如人意,总是弯弯曲曲,需要大量处理后方可笔直。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料定,他们的逃脱就是给自己制造了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