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对白衣郎君此举感到欣慰。正愁没得机会杀了他,这倒好,自寻死路,故坐视不理,观望四周,看官兵如何运作再做打算。不过又想想,他们的头已被虏获,蟹兵蟹将是不会有任何脾气的。难道,自己就这样自信,他们能逃脱?想了一时,觉得不妥,他们逃脱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还是好好的利用这些官兵,就地杀了白衣郎君为上策。可他手里捉着官兵头,要想利用官兵,就得解决了官兵头,否则,想唆使他们随自己愿根本就是妄想。想此,给了黑虎使者一个眼色,要他灭了将军。

    官兵头还没有弄清楚是咋回事,就被白衣郎君稀里糊涂的捉了来,而且牢牢的控制着。

    想想自己是何等的威风,从未这样的耻辱,今日却是没有一丝防备反应就被抓了,真是窝囊。将军气不过,这才明白,遇上了江湖好手。但自己身经百战,哪次不是生死攸关性命危亦之时,不都一一挺了过来。今日被他抓算是他祖坟冒青烟运气旺认栽了,但士可杀不可辱,就算死也得有个气节,死了也是鬼雄。说道:“要杀要剐随你,别这样磨叽。”

    白衣郎君哪有心思动他,只不过借他身份玩玩罢了,为了自身安全必须的。说道:“我本无意与你作对,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你平安无事。”

    将军被抓,自身就有些许怯意,若真被杀,真是有冤。听到此话,意思明确,疑惑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白衣郎君不想给他解释太多。

    “你说。”

    “我的意思你不明白吗?”

    将军想了一下终于明白了,奥一声说道:“我懂,当然懂了。”调转头颅说道:“将士们,听我号令,给他们让开一条,,,,,”

    话还没说完,一支毒镖飞了过来正好击中咽喉部位。将军呼吸困难双手抱毒镖慢慢倒了下来。

    将军倒地,无疑是独孤剑一伙人干的,目的就是嫁祸与人,真是绝。这样的结果,让自己不敢往下想,面前的死对手本几人,而现在,将军死在自己手上,说也说不清。没有将军的存在,几百官兵,他们会像疯狗一样一拥而来咬死自己。但要真如此,他们岂不中了独孤剑之计了。

    刚要开口辩白,说明独孤剑之意。但义泉早有准备夺去了他的发言权叫到:“瞧,他杀了你们的头。”

    义泉此举,是因为他知道独孤剑下一步要干什么。是的,哪怕独孤剑一个小动作都会引起他的注意。谨小慎微,一向都是义泉做事的原则。

    听到头被杀,官兵们的枪头纷纷对准了白衣郎君。他们的气势排山倒海般涌向自己。口里喊着要为将军报仇雪恨。而此刻,独孤剑一伙觉得时机已到,目的达到,趁火打劫形容他们好不夸张,伙同官兵将白衣郎君彻底的消灭。

    对当前的形式,白衣郎君分析的头头是道,因此,独孤剑意图清晰可见,举动也就习以为常了,只不过,如何才能摆脱他们而琢磨。要是不受无休止的纠缠,最简易的方法就是大开杀戒,但无论无何也不能如此做,否则,草菅人命,乱杀无辜,所有的罪名都会统统落于自己的肩上,从此臭名昭著,臭名远播。那么,即如此,如何才能离开。

    细细想之有了解决之道。

    如今之策,只有利用乌金剑制造一种气势,不然,这些官兵岂肯罢手。说到:“绿凤,跟我配合。”说着举起剑解释喊到“兵大哥们,你们的头不是我杀的,而是他们,你们千万别被他们利用了。”

    另一兵头叫到:“胡说八道,人是你抓的,谁会相信你的鬼话。将士们给我杀。”

    原本给他们解释清楚,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幼稚了,即如此就不用多此一举了。说到:“绿凤,准备。”

    绿凤与白衣郎君心心相依,自然晓得其中的意思,举起剑与白衣郎君同劈了下去。

    双剑合并,剑气依然气势强劲。一剑劈下,一道豪沟瞬间即现。